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28章 打探

我的书架

第28章 打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雪停,后日吧,后日午时,我去早上那柳树旁等你。”祁砚看了看天,大片雪花飘飘扬扬,已然是一地雪白。

  秦暖点点头。

  至于学习的地点,到时再议不迟。

  秦家村离镇子要比徐圩村近些,为了秦暖名声着想,祁砚并没有直接将她送到秦家,牛车在村口停下。

  秦暖想解开蓑衣,祁砚却先一步开口,“蓑衣你就穿着,等下回见了我再还我。”

  “不用,我很快到家了。”秦暖摇头,她已经受了很多帮助,该知足了。

  “你这小丫头——”祁砚看出秦暖的心思,不过才认识一天,许多话他也不便多说。

  祁砚让老三接过蓑衣。

  下了牛车,秦暖郑重朝三人再次道谢。

  老三跟强子连忙摆手,都有些脸红,“暖妹妹,你不用这样,帮你都是应该的。”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即便是亲生父母也有不爱孩子的。

  祁砚看着秦暖离开的瘦小背影,抿了抿唇,而后对老三跟强子说,“以后若是见了,就多照看点这丫头,恐怕她在家里过的恐怕不如意。”

  “那肯定不好。”强子赞同地说,“你瞧暖妹妹瘦的,一阵风吹来恐怕都能把她刮跑,还有她身上的衣裳,补丁都打了一层又一层。”

  恐怕衣裳也只比乞丐干净那么一点。

  秦暖眼皮撩了一下,语气听不出息怒,“以后别暖妹妹的叫,让人误会。”

  强子一头雾水,暖妹妹不是老大的妹妹?

  “不叫妹妹叫啥?”强子一头雾水。

  祁砚斜靠在车辕处,吐出三个字,“暖姑娘。”

  他们粗鲁惯了,这文绉绉的话实在是让人不好意思说出口,强子挠挠头,有些不自在,“老大,咱又不是那些文绉绉的书生,叫姑娘实在拗口,要不,叫妹子?”

  祁砚又扫了他们一眼,“随你们。”

  强子松口气,随即感叹,“老大有了妹妹就是不一样,都细心多了。”

  老三也跟着猛点头,“那可不?我们老大总算是有妹子了。”

  老大对他们兄弟都好,要是有个妹子,还不得捧在手心里?

  “老大,要不要我去打听一下暖妹子是谁家的?她在家里过的都是啥样的日子?”老三年长些,想问题也更多些。

  他瞧着暖妹子恐怕不光是家里穷,故意长这么大,没少受磋磨。

  要不然这么乖巧听话的小姑娘怎会大雪天的独自一人上街?方才他还看到暖妹子手上的茧子,那么厚的茧子,没有七八年是积不成的。

  祁砚本想摇头,话到嘴边,又改了,“也成,不过别明着打听。”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家婆娘她表妹就嫁到秦家村,回头我就让我婆娘打听打听。”老三笑道。

  祁砚抹了一把满头的雪花,总算满意了,“那走吧。”

  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护着的秦暖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秦家走。

  这一路秦暖也想了许多,她是不可能一直被秦正河跟梁红娟拿捏的,可他们一个是爹,一个是继母,若这两人拼着不要脸也要将她卖了,她还真有些为难。

  若他是个男子还好,自立门户也容易些。

  秦暖握拳,哪怕再难,她也得脱离秦家。

  看来这十几两银子真的啥都不够干的。

  一边想着,人也到了秦家门口。

  秦家大门紧闭,秦暖用力推了一下,却并没推动。

  “开门。”她使劲踹了一下门。

  之前在牛车上,穿着蓑衣,到底还是能压风的,又有祁砚给他挡着,秦暖不觉得多冷,这脚步一停,秦暖冻的牙齿都在嘎吱嘎吱的响。

  屋里没动静。

  鞋子本就薄,沾上雪,如今湿漉漉的,秦暖的脚已经没了知觉,她方才踹了一下门,整个人踉跄一下,差点头抢地地摔下去。

  心下有些暴躁,秦暖声音大了些,“我知道你们在家,你们再不开,我就去找村长了。”

  屋里,梁红娟正在平复怒火,她方才着急忙慌的赶回来,就看到卧房的门被撬开,当时她心就沉到了谷底,她进门一看,果然,屋里的点心少了好几块。

  好在剩下的几个铜板还在,要不然她肯定得拿刀砍了秦暖不可。

  秦宝娣看她娘生气,还添油加醋地说了秦暖是怎样破开门,又是怎么偷吃点心的。

  “娘,那死丫头要是真的去找村长咋办?”几块点心的事,爹娘打秦暖一顿也就过去了,这要是闹到村长家,恐怕村里人都会知道,秦暖要是把事情抖出来,到时她就得丢脸。

  “让她去,她偷我东西还有理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