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41章 心颤

我的书架

第41章 心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戚发祥很少来秦家,哪怕在同一个村子,住的也不远,少时还好些,这几个孩子大了,来往就少了许多。

  梁红娟还以为是有啥大事,戚发祥这才上门来。

  “没啥事。”戚发祥抬手,将手里的油纸包递过去,他解释,“我前几天下河摸了不少鱼,拿去镇子上卖,赚了两百多个铜板,就给小莲买了几样点心,我想着宝娣跟——”

  戚发祥的视线又不自觉往秦暖身上瞟,他到底没将秦暖的名字喊出口,“我给她们拿了几样尝尝。”

  作为过来人,梁红娟哪里没注意到戚发祥的异样?

  她心顿时跳了一下,而后装作不经意地挪着脚步,挡住戚发祥的视线,她笑道:“你赚钱不易,得自己多存点,下回可别费钱了。”

  梁红娟本来是想拒绝,可想到家里那点心被秦宝娣偷吃的差不多了,她到底没舍得拒绝,梁红娟怎会愿意将点心分给秦暖?

  别说秦暖了,就是秦宝娣也别想吃,她得存着,留给小书下趟回来吃。

  视线被梁红娟挡的严严实实的,戚发祥不好再多看,他满心的失落,笑容都牵强许多,“没事的。”

  话落,戚发祥刻意强调了一句,“她们是姑娘家,就喜欢这些小点心,也让吃着解解馋。”

  就差明着说给秦暖了。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明知道戚发祥指的是谁,梁红娟却故意曲解,“可不是,小莲跟我说好几回了,你这个二哥对她最好,我家宝娣也总念叨着想要个你这样的亲二哥呢。”

  “二姨,这点心——”戚发祥之所以过来送点心,当然不是为了秦宝娣,若非担心会让人发觉,他哪里舍得将点心给秦宝娣吃?

  虽然是亲戚,可秦宝娣又懒又馋,关键是长得也不讨喜,戚发祥甚是看不上秦宝娣。

  “我知道,二姨真的得谢谢你,等小书回来,我让他去找你玩。”梁红娟打断戚发祥的话,她怎会允许戚发祥跟秦暖有牵扯。

  “发祥啊,小莲脸上的伤好些了没?”梁红娟故意提及戚小莲。

  她就不信秦暖伤了戚小莲,戚发祥还能若无其事地给秦暖送吃的。

  那到底是他疼了十多年的妹妹。

  戚发祥顿时变了脸色,他昨天没有给妹妹报仇,回去随意糊弄了几句,也是小莲信任他,没有多疑,今天提的这点心本来是打算全部给小莲的,他硬实要了几块,小莲差点都哭了。

  要是让小莲知晓他是想送给秦暖,恐怕那丫头都能打过来。

  梁红娟满意了,她催着戚发祥离开,“那你快回去看看她,我估摸着这丫头哭的不轻,二姨这几天有些忙,等明天我闲了就去看看她。”

  “那成,我就先回去了。”左右是看不到秦暖了,戚发祥只好失望地转身离开。

  等看不到戚发祥的身影,梁红娟收起笑,脸沉了下来。

  “小狐狸精。”梁红娟骂道。

  秦宝娣窜了出来。

  她早躲在一旁看着了,倒是没听清梁红娟跟戚发祥的话,她以为戚发祥是过来专门给她送点心的。

  “娘,给我。”秦宝娣恨不得将油纸包盯出个窟窿来。

  手往后一缩,梁红娟张口又骂,“就知道吃,吃死你拉倒,就是个搅家精,早晚被雷劈。”

  后半句明显是在指桑骂槐。

  秦暖吐出嘴里的漱口水,歪着头朝梁红娟看,那眼神清凌凌的,让梁红娟心又跳的不规整。

  也是怪了,以前她咋没看出来这丫头眼睛看人的时候跟个野兽似的,还冒着凶光?

  “娘,我都听见了,这点心就是给我的。”秦宝娣眼里都是那包点心,根本没察觉到秦暖跟梁红娟之间的暗潮汹涌。

  “给我滚边去,你一口都别想吃。”梁红娟只能将气都撒在自己这个又蠢又馋的闺女身上。

  “娘,你偏心!”秦宝娣跺脚。

  “这点心都是给小书的,你要是再偷吃,我打断你的腿!”谁家不偏心儿子?梁红娟觉得自己对秦宝娣已经够好了,要是在别家,秦宝娣敢偷吃,早被打个半死了。

  梁红娟将点心拿回自己屋,小心收好,她再三威胁秦宝娣,要是偷吃一块,就打断一条腿。

  这母女两叫嚷声没有影响到秦暖。

  她方才用冷水洗脸,脸上凉的都生疼。

  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等不再那般疼了,才裹紧身上的袄子,往外走。

  徐婶子今天起的晚,没赶上扫雪,少赚几个铜板,她心里正不是滋味。秦暖就上门了。

  如今的徐婶子看秦暖就跟看行走的巨大铜板似的,她心里总算好受了些,“暖丫头,今天咱家吃的黍米粥,还有杂面窝头。”

  “我吃什么都行。”

  “婶子还腌了萝卜干,你要不要吃点?喝粥最好。”徐婶子又问。

  “谢谢婶子,我想尝尝。”秦暖也扬起眉眼。

  “成,我这就给你去拿。”

  这黍米粥熬的不怎么浓稠,秦暖一口喝了一半,她又就着萝卜干,很快吃完了窝头,这窝头是杂面做的,这时候的杂面粉自然没有后世那样细腻,吃着都割嗓子,秦暖面不改色地吃完一整个窝头,又将余下的半碗粥喝完。

  总让徐婶子帮着自己洗碗,秦暖有些不好意思,“婶子,我洗碗吧。”

  徐婶子笑容一凝,她连忙摇头,“不用不用,就一个碗,顺手的事。”

  倒不是她不愿让秦暖进门,她是怕她家老二看着秦暖又失神。

  她虽日日见着秦暖,可徐婶子还是觉得奇怪,这暖丫头当真是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好看,这样的容貌实在是让人看着心都跟着颤。

  别说年轻的小伙子了,就是她这个妇人看着都会偶尔失神。

  她家娶不起秦暖。

  秦暖是个有眼力的,她也没强求,仍旧道了谢,这才离开。

  没有直接回秦家,她站在秦家园门前,观察四周,之后按照记忆,往南走。

  有些小道上雪还是积的很厚,走的久,棉鞋肯定会湿。

  秦暖看着脚上的棉鞋,寻思着换条路。

  啪——

  没等她想好往哪走,脚边突然被扔了一块小石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