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43章 背心

我的书架

第43章 背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担心,你以后也是有人罩着的小丫头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给你撑腰。”祁砚正了神色,跟秦暖保证。

  秦暖直视他黝黑的眸子,点点头,“谢谢。”

  “小丫头就要有小丫头的样,笑一个给哥看看。”秦暖认真看着他,祁砚心就软了,想对她更好点。

  秦暖这回没勉强,她是打从心底感激祁砚,也真的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可能比想象的要容易些,她嘴角扬了扬,叫了一声,“哥哥。”

  “好丫头。”祁砚揉了揉她的头。

  祁砚家在徐圩村的西北角,也就在村里到处第二排,靠近路边的位置。

  家里就他一个人,他爹娘三年前就过世了。

  祁砚家院子不大,比秦家小些,正房只有三间,东面是石头屋子,当灶房用,西面还有两间,一间做杂物间,还有一间空着,他在外头的兄弟多,偶尔兄弟也会来家里住。

  “家里有点乱。”祁砚一个人住,院子显得有些冷清,他让秦暖去堂屋,自己则去了灶房,再出来时,左右拿着两个烤山芋,右手提着个炉子。

  这里的炉子是泥塑,里头烧的是蜂窝煤,火正旺,他招呼秦暖,“快过来烤烤火,你的鞋都湿了,这里还有两个烤山芋,正好吃。”

  一个大男人自己过日子总是显得糙了些,一日三餐也没个定时,不过这烤山芋是祁砚可以给秦暖准备的,他爹娘过世了,家里的地被收回大部分,只余下两亩,祁砚也不耐烦种地,便将两亩地都租给三强家种了,三强只要每年给他两袋稻谷两袋小麦就成。

  这地瓜就是三强送来的。

  走了这么久,早上吃的饭也消化的差不多了,秦暖接过地瓜,又要道谢。

  祁砚凝眉,有些不悦,“我把你当妹子,你要是总这么跟哥客气,哥可要生气了。”

  “我不谢了。”祁砚对她好,秦暖也愿意听他的话。

  祁砚这才满意,催促秦暖,“你快些烤烤火。”

  自己开门走了出去,也没说要做什么。

  这蜂窝煤不算好,在安静的屋子里,噼里啪啦响声尤为明显,秦暖听着却觉得比她曾听过的任何声音都悦耳。

  很快吃完一个山芋,祁砚还没回来,秦暖起身,开了门,外头空无一人,灶房也没有动静,她歪着头,奇怪地打量周围。

  祁砚家的院墙是石头垒的,一人多高,因昨日下了学,墙头堆了厚厚一层的雪,雪水顺着墙往下流,将石头洗刷的干净,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寻的石块,颜色一样,大小也差不离,看着还别有一番味道。

  院子东南方种着一棵石榴树,冬日里,树枝光秃秃的,略显萧条,让秦暖惊奇的是院子西面还有一口井。

  她还没见过这种人工打的井。

  秦暖好奇地往院子走去。

  还没到井边,木门被推开,祁砚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对夫妻,还有两个孩子,这男人秦暖认识,就是昨天赶车的孙三强。

  “不是让你烤火?快进屋,这外头冷。”祁砚自己都不知道为啥对上秦暖时会变得这么有耐性,甚至还有些絮叨。

  孙三强的媳妇孙马氏惊奇地打量秦暖,越看眼睛越亮,她也是个敞亮人,不用祁砚介绍,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秦暖的手,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秦暖,眼睛都是冒着光的。

  “你就是暖姑娘吧?长得可真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孙马氏是个自来熟的,一个人控了全场,将秦暖方才的那点尴尬也冲刷的干干净净。

  “哎呦,这手咋这么冷?”孙马氏又握紧了秦暖的手,“小丫头可不能挨冻,快进屋烤烤,我给你烧水喝。”

  “嫂子,让她换双鞋子。”祁砚找强子夫妇来,一是怕人说秦暖的闲话,毕竟孤男寡女的在一个院子里。哪怕无人瞧见,也总怕有个万一,二来也是想让孙马氏给秦暖找双棉鞋,秦暖的棉鞋湿透了,恐怕一时半会儿也烤不干。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孙马氏笑着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包袱,笑道:“砚小子可仔细了,怕你冻着,特特让我给你找了双棉鞋,还有一件我自己做的背心,暖丫头,你别嫌弃,我做的背心不好看,不过棉花塞的多,穿着暖和。”

  这背心原本是孙马氏给她闺女做的,好留着过年穿,祁砚给孙马氏银子,让她重新再给闺女做一件,这件就卖给他。

  祁砚给的银子只多不少,孙马氏推辞不过,也就收了。

  “我可从没见过砚小子对谁家闺女这样上心的——”孙三强跟祁砚是兄弟,孙马氏了解祁砚为人,也想祁砚能好,她视线不停地在秦暖跟祁砚身上转悠,心里暗暗发笑,啥兄妹啊?

  这么好看的闺女在他眼皮子底下转悠,她就不信祁砚这小子不动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