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二十章 一柄专捅菊花的剑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一柄专捅菊花的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人两骑,奔行在乡间林野,此时的官道不太平,倘若贸然前往,难免被隘口军队阻拦,反而耽误了行进速度。

  林间小道,徐真等人的路线被一伙人拦了下来,看这甲胄似是被冲散的曹兵,站在最前方的大汉手握一柄大刀横在身前。

  “前方那小子,跳下马来,将小娘子交与你家三爷,放你平安过去。”

  那人的眼睛正盯着马背上的猫女小绿,色眯眯的眼神不知道在猫女的丝袜上扫描了多少回,似是要把她生吞了一样。

  乱世中,钱财美色,是所有战争燃起的祸端。

  不然怎会有铜雀春深锁二乔千古佳话,锁的怎么不是关张二将!

  徐真没有慌张,因为此时赵云已然摘下了亮银枪。

  英雄救美,这个设定不错!

  徐真向赵云摆了摆手,示意先不要轻举妄动。

  问些情报出来倒也是必要的。

  “挡路者何人?”徐真看向正在步步紧闭的中年汉子道。

  “呦!?死到临头了,还想知道你家祖宗的名头?”

  “我劝你还是报上名来,这位将军的枪下不死无名之辈。”徐真指了指身旁的赵云,慢条斯理道,似是从未把眼前这伙逃兵当回事儿。

  “将军?”

  大汉脸上嘲讽之意尽显无余,将刀扛在肩上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弟兄,“兄弟们听到没有,这里有位大将军,原本还想看在小娘子的份上放你们一条生路,现在谁都别想走了,既是将军,人头留下给你家三爷领赏买酒去!”

  手中大刀朝着徐真猛然劈来,赵云未动,似是对于徐真的武功颇为好奇,也想借这逃兵的手试探徐真深浅。

  当时,大刀距离徐真的面门不足一寸。

  徐真眼睛都直了,眼看那大刀就要从空中将自己劈成两段。

  身后的小绿双脚踩在马背,从徐真背后爆射而起,竟直接迎向了劈来的大刀。

  电光火石间,徐真只看到猫女用双手接住了刀。

  空手接白刃?

  “蠢货,刀都不会用。”冰冷的声音响起,熟悉的猫女又回来了。

  后方的众人哄堂大笑起来,似是没将这猫女当回事,一个女流之辈,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泄欲的工具,想必也是三爷没有用力,被轻易接住也不是什么怪事。

  只是众人没有看到,那领头大汉的脸上已经绿了,脑袋上的青筋暴起,冷汗咕噜噜从头上滚落。

  那一刀用尽全力,可是将无数敌军砍落下马。

  竟被一个弱女子就这么接了下来?

  色心全无,大汉用力的抽刀想要逃离此处,可惜那猫女的手抚在刀面,竟然丝毫不动。

  猫女听到后竟回过头来看向徐真,吐了吐舌头:“主人没事吧~”

  酥麻的声音再次响起。

  徐真已经懵逼了,这他么还接着刀呢,怎么回头聊起了天?

  “姑娘好身手!”

  话音未落,赵云一催胯下马,一声长嘶向前冲去,一枪将这大汉挑飞了出去。

  “你竟敢伤我三哥?”其余十几名同样打扮的壮汉冲了过来,将三人彻底围在了中心。

  “徐小友,不妨露上两招。”赵云勒住了马绳放声道。

  如果说刚才赵云未动还有反应不及的可能,那么此时的言语就是明显要试探徐真手上的功夫。

  明显是不相信窥探天机之人啊!

  只是自己还未习得任何功法,身体弱地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此情此景,倒也不能乱了章法,让赵云看出些什么。

  “倒是没有件趁手的武器!”徐真情急下自己找了个台阶。

  尴尬地看向马上的赵云。

  “小友莫慌,二将军的青龙刀借你一用。”说罢赵云将马背上的长刀取了下来。

  MMP

  这个拿不动啊!

  倒不是徐真不想用,只是回忆起当时仓库中的窘迫,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是撼动不了青龙刀分毫。

  “将军不知,徐某所练武功异常,这青龙刀与在下属性相斥,并不适合在下。”

  “哦?那这巨剑如何?”

  赵云又将背在身后的黑布包裹取了下来,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在其中。

  “这剑我钻研数日,没发现任何异常,还请小友作为万界来使,为子龙展示神威。”赵云压根是没打算放过徐真。

  若是再次拒绝,恐怕这厮要把亮银枪塞给自己。

  真的是搞!

  无奈之下,徐真翻身下马,接过这柄巨剑。

  这剑他曾拿过一回,虽然剑身宽厚,似是重物,实际上自己却能将其完全挥起。

  只是这剑作为代码29的宝物,剑刃却似没被开封过一样,并不是砍杀之物。

  “好剑!”

  在握住巨剑的同时,脑袋上的本魂精灵传音在徐真的脑海中。

  “你认识这剑?”徐真也用精神与本魂精灵交流起来。

  “嗯,我知道这剑的用法。”

  “怎么用?”

  “我来控制你的身体,你看着就行。”

  女孩的声音消失,徐真感觉身体仿佛没有了力气,竟无法操控。

  原来本魂精灵不仅可以共享感官,还有如此用法。

  既然有人出头,徐真倒也松了口气。

  虽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徐真的感官还是一样有效的,只看到自己手中巨剑对准了其中一名大汉。

  没有劈砍的动作,没有穿刺的动作,只是将剑尖对准了那人。

  嗖!

  一道电光闪过,

  徐真连同着巨剑似乎被瞬间转移到那名汉子的背后,

  嗷!

  一声怪叫从汉子口中喊出,达摩克利斯之剑精准地刺向汉子双腿侧后方的柔软处,速度之快,巨大的剑身还引起了破空之声。

  那汉子被巨剑挑飞了两米多高,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嘴里还吐出一些白沫,即刻陷入了昏迷,胯下还流出一股鲜血。

  好变态!

  银盔将军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原本打算试探徐真的武功,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模样,怪不得刚刚半推半就,似乎并不想施展的样子,这他么是正经人练的武功吗。

  徐真呆呆地望着手中的剑,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非人的惨叫吸引了所有汉子们的注意,此时可见他们的喉咙都在吞咽着,脑补出自己被刺中的画面,竟没有敢动弹,跑也不是,打也不是!

  这他么不给人留活路啊!

  “兄弟们一起上!千万别中了这小子的道儿!”一名大汉率先反应过来,大喊道。

  徐真注意到了此人,只是这人喊完之后,身体竞向后方树林中退去。

  MD!

  这是明着卖队友啊,

  该杀!

  本魂精灵与徐真心念相连,此时本魂精灵也明白了徐真的意思,巨剑再次对准那人的身体。

  瞄准,

  发射。

  徐真感受着巨剑处传来的巨力,那力量的来源不是自己,而是这巨剑本身,似乎只要选中了目标后,达摩克利斯之剑就会自动冲向目标。

  与其说这是一柄剑,不如说这是一把枪,一把将自己发射出去的枪。

  不愧是代码列宝物的实力!

  噗!

  宽约半米有余的剑尖刺入了那名后退大汉的菊花,再次将之挑飞起来。

  赵云彻底看清楚了那大汉的伤口,

  如果说第一次是还可能是意外,那么第二次又怎么会如此精准地捅到同样的位置。

  这武功不讲道理啊!

  明明有更容易接近的要害,却偏偏要捅那个地方。

  赵云的脸更黑了些,

  这达摩克利斯之剑或许要跟主公商量一下,被徐真两次插入那污秽的地方,不要也罢!

  这也太强了,徐真呆呆看着手中的巨剑和躺在地上的大汉。

  只是不知道这两次穿刺的同一个位置,到底是巨剑的问题,还是本魂精灵自己的想法?

  仔细想来徐真打了个冷颤...

  莫非本魂精灵被自己那个地方吸收后,变得心理阴暗了起来,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痛恨那个地方!

  想到这里,徐真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后方。

  提防着本魂精灵一时上头,把自己也给伤了。

  “真爽!”

  女孩稚嫩的声音在徐真脑海中响起。

  徐真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专门攻击那个地方,一定是她的执念。

  徐真感受到重新控制回了身体,手中的剑似乎重了一些,重新将剑尖对准其他大汉,豆大的汗珠飞速地从幸存大汉头上滑落。

  扑通扑通,

  剩下七名壮汉纷纷跪倒在徐真面前,头不敢抬地大喊道:

  “我等愿意追随将军,还请将军务必收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