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二十五章 金蟾玉功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金蟾玉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场内比武在诡异的气氛下进行着,再没有人拍手称快,大家都默默注视着场中两人。

  吴刚抡锤,傅士仁平移,

  吴刚抡锤,傅士仁平移,

  没有真刀真枪干仗的酣畅淋漓,两人仿佛是跑过来演戏一般,众人也看的索然无味。

  这种节奏大概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

  傅士仁观察着围观之人的神色,差不多到火候了,先前徐真将军嘱托切不可上场秒杀,定要将这异界密法尽显给众人,此时已然完成了任务,你吴刚敢下杀手,也别怪君义无情!

  嗖!

  破空声响起,没有看到任何兵刃。

  吴刚先是呆滞,再是惊恐,最后跪倒在地。

  没有流出一滴鲜血,

  当众人围拢过来时,大家也都看清楚了吴刚的惨象。

  额头中,一根闪亮亮的银针扎在其中,似是封闭了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并未死亡。

  只是这种技法,让围观的众人更为吃惊,若是刺入眉心或是其他要害,明显更为容易,可他偏偏要刺入这么刁钻的穴位,那实力不言而喻。

  没错,杀掉吴刚比封住吴刚简单的多,只是傅士仁作为此时公安的主将,自然不能对一个士兵使出杀手,至少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

  况且,如此技巧,更能让围观之人浮想联翩,徐真将军的委托自然更是水到渠成。

  赵云懵逼了,

  这他么还是人吗?

  那么细小的银针都能当成武器,

  开玩笑呢?

  糜芳懵逼了,

  傅士仁几把刷子,他老糜还不清楚,

  短短几日,一步千里。

  看来徐真此人,深不可测啊!

  小卧龙一名,并不夸张...

  沉吟片刻,糜芳恭敬地看向徐真道:“徐将军,傅士仁将军的密法可是徐将军所赠?”

  “不错,傅士仁将军也只是练的了皮毛,距离小成倒是还差了些火候。”

  “如此说来,徐将军要将此功传与我公安城内所有军兵?”

  葵花宝典?搞毛呢?

  自己不是皇帝老儿,若是没有后宫三千,他可不想被一大帮太监围绕,况且这普通人若是都学了如此秘籍,且不说是否能练会,最主要的心不再自己这,称不上心腹,自然不能传授。

  想到这里,徐真连忙道:“不妥不妥,此法过于阴狠毒辣,不适合普通人学习,徐某这里还有一门密法,同样高深莫测。”

  听到这里,糜芳更加恭敬了,“还请徐将军不吝赐教!”

  .......

  演武场内,徐真站在擂台的中心,傅士仁,猫女位列一侧,以徐真为主的站在一旁。

  这小眼神不对劲啊!

  看哪儿呢!

  徐真扫视着围观的众将士,色眯眯地扫描着身后的猫女,虽说她已换了荆乡的民俗服装,只是漂亮的脸蛋是遮不住的。

  何况,

  这猫女天性狂野加上行动不便,自己拿剪刀咔咔改良这种传统服饰,硬生生地改成了短裙,再次露出了白皙的长腿。

  能一饱眼福,徐真自然没有理会,虽是可能招来无妄之灾,只是现在的他倒也不怕,毕竟欧阳锋的蛤蟆功,已经被本魂精灵练至圆满。

  倒是自己小看了这本魂精灵的实力,没曾想她要么不练,要么一练就通。

  “静心禁欲,是练就神功的敲门砖!”徐真边说着边指向一旁的傅士仁道,“你们看士仁将军,已经到了坐怀不乱的境界,因此才能练得神功,威风无敌嘛!”

  那不是静心禁欲,那是无技可施。

  听到徐真此言,台下士兵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赵云的嘴角抽搐,

  骗鬼呢!

  以为晚上没听到你房里的动静吗!

  “今天徐某,就传授各位一式神功,还望诸位看仔细了,徐某可不演示第二遍。”

  .......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

  糜芳大惊失色地看向场内地一干士兵,张大的嘴里能塞个拳头。

  赵云同样目瞪口呆,亮银枪都掉在了地上,自己还没发觉。

  傅士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还好徐真当时赠与的并不是如此秘籍,看着场中的众人此时的模样,居然有些庆幸自己当时割的比较快。

  呱,呱,呱,呱...众多蛤蟆叫传到了徐真耳朵里,猛不丁一听以为是在放炮,

  然而真正让徐真无语的是,

  当本魂精灵修炼之时,片刻即达到大成的境界,于是功力由体内涌动,那声“呱”是自然而然所产生的。

  此时这群围在演武场中四肢伏地的士兵们,

  那他么不是练功,

  那他么是纯粹在学蛤蟆叫...

  MMP,

  说出去有损欧阳前辈的一世英明。

  这倒不是他徐真藏着掖着,此时他身上的功法,大多都是仙阶的绝世神功,这凡间的低级武功原本就没有几本,比较顶尖的自然不能轻易传授,说不得哪天就成了自己的敌人。

  于是这蛤蟆功,也就自然而然成了为最佳的选择。

  况且他也只会这个!

  “你看我叫的像不?”那名先前上来的挑战的吴刚问向附近同样匍匐在地的士兵,说完情不自禁又“呱”了一声。

  “你这还行,没我的像,呱...你看...呱呱...是不是比你的像?”

  “你可拉到,呱...还是是我叫的更像一些..”

  一时间,诡异的对话和蛤蟆叫响彻了整个演武场。

  糜芳不自觉已经坐倒在地,仰天长啸,却被满场的蛤蟆叫淹没了,六神无主了起来。

  赵云原本还打算偷学上两招,只是见此异状,脑袋中只得记住这功法的玄妙,等到没人的时候再练...

  傅士仁的手中又拿起了那柄短刀,似是想给自己再来一下。

  徐真在场中走动,观摩着士兵们练功的进度,不出所料,果然大半都无法深得其中玄奥,只是一味地浪叫。

  傍晚,

  徐真吩咐人将习得此法的士兵名单记录下来,不多不少正好500余名士兵入了门道,虽然也是蛤蟆叫,只不过体内多了分真气,叫声也更为浑厚一些。

  糜芳走近徐真身前,压低声音道:“徐将军,此法果真能行?”

  徐真撇了他一眼,淡淡道:“若糜大人有意领会,可以与徐某比上两招,自见分晓。”

  “不敢,不敢,哪里敢扰了徐真将军的教学,您继续...”

  糜芳讪讪地退出了演武场,赵云似乎也看透了此法的玄妙,找了个地方呱呱叫了起来。

  傅士仁仍然留在原地,对于徐真,他傅士仁可谓是感恩戴德,虽然失去了什么,但得到却是更多,此时的他的脑子里只有徐真英武伟岸的一面,一种异样的感情竟从心中涌出,似乎徐真变成了全天下最可爱的人。

  徐真没有察觉到傅士仁的异状,将名单递给猫女小绿,吩咐她将名单上的人召集于一处,其他人统统赶出演武场。

  没有资质的人,是不配给他当狗的!

  傅士仁见状,连忙凑了上来到:“这些小事就不麻烦尊夫人了,徐将军交于属下办理即可。”

  属下?徐真没想到这傅士仁居然变得如此听话,居然还主动替他干起了活。

  似是误会了什么,徐真也懒得挑明,毕竟他有朝一日还是要回归万界,夫人不夫人的,自然是没那么重要。

  不过说起来,这三国时期,还真有着几位美女,若是有机会定要当面目睹其风采,只是自己来的晚了,估计美人见面已经人老珠黄,想来貂蝉即使活到现在也应该又四五十岁了吧。

  摇了摇头,徐真长叹一声,还是老老实实做师姐交代的任务吧!

  此时,

  场内的部分士卒被赶了出去,仅留下那批徐真选中的精锐,那些已经蛤蟆功入门的士卒,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后,徐真假借赵云将军的名号,将这些人彻底聚拢在了一起。

  为了彰显实力,

  徐真特此命名,

  神机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