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二十九章 被改变的剧情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被改变的剧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暗里,势成水火的两拨人马乱糟糟地一顿乱斗。

  刀剑相向,火光四射。

  屋内的人,也全被屋外的景象给吸引住了,一时也没人再去围攻徐真,纷纷看向屋外。

  听声辨位,

  这屋外的争斗是从江畔的方向传来。

  徐真皱了皱眉,按照他的计划,此时江畔的吴军应该悄无声息地被干掉,猫女带领神机营再与自己汇合,最后将烽火台内所有人生擒活捉。

  此时却引起了激烈的搏杀,不符合他的预期啊。

  然而此刻,并没有留给他思考的机会。

  一支火羽从江畔冲天而起。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火羽飞向了空中,忽明忽灭的火光引起了徐真的警惕。

  不好!

  这是东吴的人在发起信号,那藏匿于长江中的水军怕是即刻就要杀过来。

  徐真顾不得那么多,猛地看向身后的赵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赵云手中七星宝剑自剑鞘内猛地拔出,发出仓啷啷一声惊响。

  寒光迸射,赵云一闪,一名船工人头落地。

  其余的船工瞬间回过神来,火羽冲天他们看到了希望,此时距离最远的一名船工竟将烽火台的门给扣上,分明是不想给他们逃走。

  虽然死了两人,昏迷了一人,此时处于烽火台内的江东前锋仍有20余人,密密麻麻的簇拥在狭小的空间,想要直接开溜显然不符合实际。

  唯一的选择就是死斗。

  赵云虽然神武,然而刚才那一击能够做到瞬杀显然是趁其不备,此时其余的东吴前锋已经重聚了斗志,再想一剑封喉却是不大现实。

  一时间,

  三名船工将赵云围攻在一处,显然这些人并非普通士卒,手中刀如长月流星,招式娴熟,行云流水,竟一时找不到破绽,局面陷入了缠斗。

  这是徐真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屋内的其余人并不知道那徐真,赵云二人的身份。

  只是刚刚那柄诡异的巨剑此时引起其余人的警惕,剩下十多人竟然都看向了徐真,显然此时他们的头号目标并非赵云,而是自己。

  徐真咽了口唾沫,他想将达摩克利斯之剑直接锁定在距离门最近的那名士兵身上,只是中间隔了好几层人墙,显然这个想法也不符合实际。

  没有更好的办法,先声夺人已经失去效果。

  若此时用巨剑破开十人的菊花,

  恐怕自己也会因脱力而昏厥过去,赵云无暇顾及,最后丢了小命太不划算!

  可以死道友,不能死贫道。

  叹息了一声,徐真的巨剑插在地面,此时也只有检验蛤蟆功的威力。

  唤醒了本魂精灵,女孩的声音出现在徐真的脑袋中。

  史莱姆从徐真的上衣中探出头来,看清了场中的局势,虽然徐真的视角会与她共享,只是本魂精灵能够跟看清楚目标的实力。

  “什么情况?”稚嫩的声音响起,徐真感受到精神被人窥视,他明白,这是本魂精灵在同步自己的记忆。“你想用蛤蟆功来突围?”

  “没错。”

  “你是在开玩笑吗!蛤蟆功虽是高级武功,但你自己属性多少心里没数吗!白给知道啥意思不?”

  “我靠,那可咋办!”

  徐真与精灵交流的同时,他再次拔出巨剑,发动巨剑能力,一剑捅穿了迎击而来的士兵。

  金手指的能力虽多,但是全他么是镀金的啊,一到关键时候总感觉不够用!

  “此人的武功有些问题,不要轻举妄动,护后自己的后门。”那名副手在警告自己的同伴,顺势坐在了木桌旁的板凳上。

  竟将菊花给护住了。

  我尼玛,居然这么快就想到了针对的方法!

  徐真脑袋上布满了黑线,有些鄙夷地看向此人。

  不知道为何,徐真看到此人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明明如此消瘦,却是个偷袭烽火台的前锋,并且唯独他没有进攻的意思,倒也看不出手上的功夫。

  徐真心思电转,看向那名躺在地上的“都督”,瞬间明白了这群人的用意,这他么是个假货。

  居然想用狸猫换太子的伎俩遮盖吕蒙的身份,别人不知,但徐真明白,吕蒙虽有武将之名,但并非真正的武将,善于攻心用计,因此才成为了江东的三军都督。

  所以孱弱多病才符合他的人设。

  那名地上躺着的船工,分明受巨剑那么重一下,却只是陷入昏迷,想来这人应该属实是个彪悍的武将,而并非吕蒙。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徐真,已经定下了计策,擒贼先擒王。

  达摩克利斯之剑锁定在吕蒙身侧的士兵身上。

  一瞬间,徐真起飞,巨剑捅穿了士兵的那个地方。

  然而,

  徐真所谋求的效果并非杀人,而是借巨剑的攻击瞬移到吕蒙的身边。

  此时目的已经达到,那个士兵的眼睛不会再睁开了。而目睹这一切的孱弱男子顿时懵逼了,原本还寻思能够击杀这两人,结果还没动手,就被别人给擒了。

  “别动!”

  徐真将粘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指向距离不足一米距离的吕蒙,那意思分明是你动一下试试,菊花不要了是吧?

  吕蒙虽然算计过人,终究也有被人算计的时候。

  然而此时的情景,让他的大脑陷入了片刻的迟滞,被人用如此手段威胁生命,这还是第一次。

  若是技不如人,杀了也就叫人杀了,怎么说也能落得万古清誉。

  可是被人用菊花作为筹码,如果从了,晚节不保;如过不从,臭名远扬。

  好纠结!

  “让你的人都出去。”徐真威胁道,此时江边出了异常,显然是猫女带领的半队神机营出了问题,若是此刻直接开溜,恐怕跑不出三里就得让人乱箭窜死。

  所有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空气凝固,屋内的气氛压的每个人喘不过气来。

  徐真担心东吴援军,如果敌人放弃偷袭改用明争,虽未必能攻下南郡,但绝对拿得下自己这几百个人。

  吕蒙担心江边受袭,那冒出的冲天火光,是万不得已使用的信号,也预示着偷袭南郡假话完全失败,这是撤退前的信号。

  因为信息差和立场的不同,双方都处于极度敏感中。

  此时屋内,围攻赵云的三人,两死一伤,那唯独还没倒下的士兵,此时右肩处也被赵云用七星剑挑穿了韧带,已经抬不起手来。

  赵云迅速走到了徐真的身前,虽然不知道那名男子是谁,可当徐真劫持他后居然没人再敢动手,可见一斑。

  “朋友,你劫持我有何意义?都督已经让你伤成这样,东吴是不会放你走的。”那孱弱的男子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那名船工。

  “赵...赵无极,听闻你去过江东,可曾见过地面上这位吕蒙都督?”徐真险些说出了赵云的名字,虽圆了过去,不过这下就有了污点,整个故事就变得不圆满了。

  当年赵云送刘备迎娶孙尚香时,据说跟吕蒙还起过冲突,兴许还能记得。

  他甚至都没去看地上的人,赵云对着徐真说道:“虽有十余年未见,我兴许记不得他的长相,但吕蒙的身材绝非如此魁梧挺拔。”

  “谢过无极兄。”徐真有些嘲讽地看向孱弱男子,那意思你他么还编呢。

  顺手将巨剑背在背上,徐真掏出腰间的匕首搭在了那男子的脖子上。

  轻轻一划,切开了那人的动脉,刀口不大,但毕竟动脉,鲜血一下喷了出来。

  他的动作轻柔缓慢,没有人预料到徐真居然会突然下手。

  不是正他么谈判吗?

  搞毛啊!

  赵云也有些懵逼看向徐真。

  徐真却没有看任何人,环视这包围的江东士兵道:“你们江东是要活都督,还是要死吕蒙?”

  赤裸裸的威胁,众人明白障眼法没有任何效果。

  眼看孱弱男子喷处的鲜血,如果不及时包扎,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一时间,顶顶咣咣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将短刀丢在了地上。

  没有人说话,因为没有人愿意因为一句话的冒失让都督失去了生机。

  这就是他徐真所追求的效果,跟拍卖一样,如果只心静气地跟对方装逼谈判,浪费的时间就真正错过了逃生的一线生机。

  正派死于话多,反派死于装逼。

  他两个都不想沾!

  快刀斩乱麻,两者取其轻。

  这才是他徐真的行事作风。

  在众人的注视下,徐真没有给那名男子止血,只是驾着他的胳膊向门外走去,赵云则警戒着其他人的突击。

  徐真能感受到吕蒙的生命在迅速流逝,原本孱弱的身体此时没有任何气力,所幸吕蒙不是个胖子,徐真也没费多少劲就能抬动。

  赵云推门的那一瞬间,徐真突然想起来,那守在门外的傅士仁到底在干嘛?

  其实说来,练得葵花宝典的傅士仁应该是三人中武功最高的,只是为何跟没看到屋内的情况一样,也没有进门探查情况。

  本性难移,难道傅士仁看到江边的变故又当了投降派?

  如果是这样,他么的徐真即使死也要用达摩克利斯捅了他的那个地方!

  当赵云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门外的月色再次撒在他的脸上,整个人呆滞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