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三十六章 白眉最良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白眉最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真的话如同刻刀一般在众人的脑袋中留下深痕。

  吕蒙如何?江东如何?这个层面的问题压根就没思考过,

  况且此事之前,没有人会认为江东会趁机搞偷袭。

  且不提孙刘联盟如何,单单看江东势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没有长江这道天险和庞士元当年的连环计,恐怕江东二乔早就成了人曹操的禁脔,如此一来江东不对刘备感恩戴德,反而还趁人之危,倒打一耙。

  倒是让这些文人雅士所不齿。

  因此徐真此话,虽然有理,但也不叫人觉得如何惶恐,毕竟关羽坐镇荆州,即便真的来了,又能如何?

  关羽虽然骄傲,但并不是诡辩是非之人,听闻徐真此话,此时也是凤目闭合,似是在复盘当时的局面。

  他心中确有愧意,无论是当年的东吴联姻还是辱没东吴来使,此时看来,都是为败笔,唯有失败可以让人认清自己的原貌。

  前线久攻樊城不下,还不是自己过于大意,忙于册封周边小吏却不急于攻城,加上粮草考虑不周,导致士兵怨声载道,原本势如破竹的气势早在围城战中消耗殆尽。

  原本关羽打算耗尽最后一口力气也绝不退兵,直到后方传来糜芳快信,得知公安即将遭到偷袭,虽不知前因后果,只是如此一来,倒也给了他关某一个台阶,此时的退兵,并非是兵败使然。

  从本心上来讲,关羽并无心怪罪糜芳等人,只是听闻了糜芳所说的缘由后,自己的智商似乎受到了侮辱,一个外来之人的空口白言,居然成了决定撤兵策略的关键因素。

  如果此事不实,他关羽岂不是背上了延误战机的大罪。

  如今确有其事,倒也让他觉得舒坦了些,只是他依然想不明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又是如何未卜先知,提前预谋好了一切。

  他倒不是妒才嫉能,一个老将的心态,所见所闻多了,自然对事情多加个考虑,再加上对随性士卒的问话,才有了刚刚的判断,此时的问话,也只是想看徐真如何作答。

  然而他急于示威,却忘了这其中最不合理之处。

  如果徐真乃江东之人,何必绕这么大一圈,难道仅仅是为了让他撤兵,这样岂不是舍本求末。

  而据徐真所言,吕蒙一死,江东如何他并不知,只是如果自己战死沙场,想必大哥刘备那是铁定会倾国之力前去征讨。

  汉中不比荆州,那般灵活便利,光是大军长途跋涉,就已经失去了战争的先机,自己身死是小,蜀汉气数将尽事大。

  一时间,他也不知该如何收场。

  “敢问徐兄,当时如何医治这吕蒙都督?起死人,肉白骨,即便那华佗之术也是相差甚远,而徐兄又是如何妙手回春?”

  徐真看向说话之人,这是位白面先生,相貌俊秀,看上去30余几的年岁,须发却生白毛,若是乍一看,莫不以为是个精怪。

  辨识度太高,徐真瞬间便知道此人的身份。

  马家五常,白眉最良。

  此位先生就是马良马季常,原本的剧情中,马良当随关羽北伐,兵败之后被关羽遣到汉中求援,之后跟随刘备大军死于夷陵之战中,此时关羽的命数转变,自然也影响了马良等一干谋士的命数。

  此位马良跟神笔马良自然是没什么干系,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便是此人的弟弟。

  马家五位后代,卓尔不群,若是平论才学,便是以马良尤为突出。

  马良并非真的关注徐真如何救人,只是看关羽凤目微闭,良久未语,便猜出其中的大概,此间问话不过只是个噱头,让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徐真救人的话题上来。

  于是众人的焦点,再次定位在徐真的脸上。

  有人将话题引走,徐真自然乐得配合,若是真的闹僵,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马良先生,徐某早有耳闻,近日得见实乃幸事,”徐真先是客套了一番,凡事对完成任务有帮助的人,都需要建立良好的关系,于是接着道:“这医治之法,自然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

  一时间众人被徐真所答吸引,就连关羽也睁开了凤目,徐真倒是无所谓,然而所有的重压再次落在那名神机营士兵身上。

  他连忙高声呼喊道:“将军,在下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亲眼所见,千真万确啊!”

  徐真向前一步,走出了席位,立于那名士兵的身侧,关羽身边侍卫都握紧手中钢刀,倘若公然行凶,这可自然由不得这人嚣张。

  然而出乎意料的实情发生了,徐真将那名士兵从地上扶起,象征性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和色道:“不必惊慌,你说的自然都是真的。”

  这下不光是众人,就连那名士兵也懵逼了。

  搞毛啊!

  差点都尿了,

  那名士兵有些怨毒地看向徐真,只是他也明白,这位相处时间不长的徐将军,绝非阴测之人,此时恐怕另有所指,便低头不再吱声。

  “喂!小子,你这一会真,一会假的,把你家三将军当傻子耍吗?”张飞最为不快,厅堂中多为文人雅士,儒雅是否不知,但却都能耐得住性子。

  张飞,见到此时话题已经不再如此严肃,反而有些故作生气道。

  “翼德将军,莫急莫急,来此事与三将军可密不可分。”徐真缓缓道,笑盈盈地看向张飞似乎并不着急点破。

  张飞大眼小眼地打量着徐真,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些出神,似乎印象中某个人影与此时的徐真对应了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的,最终还是断了线索。

  “你是说那怀表?”他突然想起,惊声道,又连忙压制下继续说出口的话,毕竟万界的存在,兄长可是特地交代过,千万不可说与他人。

  “三将军果然文武双全,聪慧至此,徐某也无需多加解释。”

  怀表?

  旁边的文官连表是什么都不清楚,恐怕对于信息量庞大的怀表两字自然是摸不着脑袋,对此徐真倒是无所谓,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家伙,知道与否没那么重要。

  “纵然如此,你医治那匹夫吕蒙,便是假以敌人喘息之机,迟早会再度兵临城下,到时荆州又该如何?”

  不和谐的声音再度响起,说话的人徐真并不认得,看上去只是寻常文官,却不料怎会在大厅中口出狂言,好不容易被马良引走的话题又被带了回来,显然是分不清局势的弱鸡。

  “敢问先生姓甚名谁?”徐真打量着说话的人。

  “在下潘睿!”

  原来是潘睿,此人并非声名显赫之辈,是与江陵的治中从事,放在现代来讲,这是个高级秘书。

  只是徐真记得,此人在蜀汉时并无实绩,与关羽还颇为不和,降了东吴后倒是颇有建树,孙权也极为赏识此人,最终官拜刘阳候,其子孙世袭爵位。

  史书中记载的潘睿是个正直之辈,却不料此时出来插科打诨,是与他徐真过不去,还是与关羽过不去。

  “此事牵连甚广,徐某也不便当着诸位将事由说清,若是先生执意追究这医治吕蒙的罪责,在下愿意与潘兄一赌,如何?”

  “赌什么?”

  “如果吕蒙死于年末,算徐某赢,若是吕蒙活过今年,则算先生赢,潘兄意下如何?”

  徐真话音未落,潘睿反倒大笑起来,“有何不敢,小友可有什么彩头?”说罢潘睿还下意识地看了眼那立于墙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的身份不高,自然坐在外置位的末席,与徐真兵刃距离不足两米,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徐真这两天的摆弄下,可是没少中伤那个地方,再加上他又懒得清洗。

  久而久之,自然成了一柄有味道的剑。

  而潘睿,则成了味道的唯一受害者。

  潘睿再道:“小友,你这兵刃在下可无福消受,切莫拿此来当作彩头!”

  徐真白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人的脑洞为何如此跳脱,代码列的宝物跟你闹呢,随便就给你了?

  “在下有一本武功秘籍,乃是异界之物,练得此功便可一日千里,速度快得飞起,若是配合暗器,定然例无虚发。”

  徐真悻悻道,又走到了赵云的身侧,伸出了右手。

  起初他想装作不知,眼睛看向别处,可他知道他骗不过徐真。

  他纵有亮银枪在手,一手百鸟朝凤枪让所有人望风而逃,但是他还是骗不过徐真。

  他几经沙场,即使置于死地也能战胜敌军,所有人都望风而逃,可是他还是骗不过徐真!

  他是刘备四弟,蜀汉虎威将军,军师诸葛亮最为欣赏的武将,然而他还是骗不过徐真!!

  .......

  那天神机营于公安城操练之际,赵云离场后便独自跑入了治所的别院中,傅士仁为公安守将,住所自然不难辨认,只是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赵云还真在他的枕头下面找到了葵花宝典。

  习武之人,对于武功秘籍自然是万般眼红,可他是谁?五虎上将,岂能找一个普通副将去索要武功秘籍,万般无奈,只能用此下策,将葵花宝典偷到手中。

  只是掀开书的第一页时,他就傻眼了。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八个大字如同晴天霹雳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思考着傅士仁身上的变化,决定去问问徐真。

  可怎知?徐真说他也修炼此功法却没有任何问题,看他与那名女子似乎还能行房事,于是赵云便猜想,莫不是割了还是长出来?

  当晚,赵云望着手中的匕首,一时间有些痴呆,窗外的月光洒进房间,反射在匕首刀身上映出白芒...他也清醒了过来。

  一身冷汗惊出,忙不迭将手中匕首丢出了窗外,鬼迷心窍,居然被绝世武功吸引至此,看来自己的心性依旧不稳。

  .......

  赵云无奈,只得从怀中将葵花宝典掏出,顺便幽怨地看了眼徐真,似乎在埋怨他为何当众让自己交出秘籍,若是被看了内容,还怎么想他赵子龙!

  徐真自然不在乎赵云的想法,用绝世神功来吸引众将军的眼球,这是他目前最好的策略。

  “这本秘籍不适合将军,如若子龙将军早些向徐某讨要,在下这里还有很多适合将军的功法!”

  同时,徐真将秘籍拿在手上,面对大厅中所有的人道:“此本秘籍,其中厉害不再赘述,公安守将傅士仁曾练得皮毛,若是诸位有兴趣,将傅士仁叫到江陵,一看便知。”

  接着徐真转头又看向一旁正在发愣的潘睿,此人是个文官,原本这人会成为东吴未来最牛p的几位统帅,虽然改变了命数,潘睿再降东吴的概率不大,但是武功秘籍什么的,最有吸引力了。

  “徐某的彩头,潘大人可还满意?”徐真含笑看着场中潘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