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三十九章 文斗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文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斗?”

  徐真看着一脸坏笑的关平,一时不知道这人心里打得什么算盘。

  想想城门外此人被自己击穿了胯下马的愤怒样子,小孩子心眼小,还没有消气。

  徐真并不理解文斗是什么东西,

  不自觉脑补出了这样一副画面,

  他手握达摩克利斯之剑挡下了关平斩来的长刀,身形一稳放声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紧接着关平不甘示弱,长刀于手中旋转乾坤,定睛暴喝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嗯...

  理应是这样...

  他关平一个东汉人最多知道些诗经中的句子,对于背过唐诗三百首的他而言,应该不是对手。

  不过,打到起兴还要豪迈吟诗助兴,好羞耻啊!

  尽管如此,

  徐真还是答应了下来,反正这关平以后还要为自己所用,所幸不如让他输个心服口服,反正背诗什么的,他最擅长了!

  徐真悄悄用真理仪看了下关平的三维,要是还藏着什么铁裤衩之类的杀招,恐怕自己就要马失前蹄了。

  嗯...属性还可以,比赵云略低些,不过同样属于那种非常均衡的类型,是个练武功的好苗子!自己的判断果然没有问题。

  “如此说来,你答应了?”关平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徐真,没想到此人如此果断,自己还是有些鲁莽...只是自己先挑的头,倒也不好不算数。

  “不错,少将军既有想法,徐某自当奉陪到底,不过若是徐某赢了,少将军则需要帮徐某做三件事情,反之亦然,你看可好?”

  “只要不违背大义,应下便是!”关平有些气恼道,越发觉得此人深不可测。

  ......

  两人步入后花园中,这地方属于关羽的内宅,自然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会在一旁围观,倒是让原本觉得有些羞耻的徐真放下心来。

  从背后抽出达摩克利斯之剑,举剑对准关平的下体道:

  “徐某武功专攻下三路,少将军小心了!”

  关平一头黑线,打起架来先暴露自己武功特点的,除了这眼前的奇葩还真没见过其他人会做同样的事情。

  “且慢!徐兄,我俩说好是文斗,这等兵刃自当不能再用!”关平忙不迭道,生怕这人不由分说便向自己攻来。

  哦?

  李白的诗刚到嘴边,却不料被关平拦了下来。

  他选择的是“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此诗与他的招式极为搭配,特别是捅入那地方后,向空中顶起的那段距离,像极了诗中描绘。

  徐真疑惑地看向关平道:“不让用剑,文斗到底为何意?”

  关平把自己的长刀也放在花园中的草地上,刚才那一瞬间的气息险些让他吓尿了,有些阴影会伴随人的一生,他便如同惊弓之鸟,对那巨剑颇为忌惮!

  “额...所谓文斗.....”

  徐真瞪大了眼睛看完关平讲完文斗的规矩,不由得有些鄙夷起这个小将。

  小小年纪,心机还挺深。

  原来是怕他用剑捅他菊花,特此用这种方式发起挑战,美其名曰文斗,然而却不让人用武器,并且打斗的方式特以的让人无语,居然是一人一拳,有些类似回合制的打法......

  他甚至有些可怜起了关平,原本也是一身正气的将军,攻城略地不再话下,手中长刀无所匹敌,居然现在要跟自己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他这心里到底是受到了怎样的创伤,即使这样了还找自己打架,恐怕也是让人逼的...

  话是这么说,倘若真没了达摩克利斯之剑,他徐真可没自信能承受关平这一拳,自己那小身板,恐怕会被人一拳打爆吧。

  徐真刚想借口脱身,“少将军稍等片刻,徐某小腹突生异感...”

  却不料背后传来浑厚的男声:“子龙,你看这主公旗下青年一辈中,谁人可当第一人?”

  赵云缓缓道:“少武侯虽然年轻却身经百战,恐怕青年一辈中无人能出其右,不过徐小友的功夫子龙亲眼所见,怕是不在子龙之下...”

  “如此说来,你认定这外人为青年中第一人?如此说来,可敢与为兄打上一赌!”

  徐真回头看向这两人,嘴角抽搐。

  不知觉这关羽和赵云却站到了自己的身后,显然是从书房内闲言信步,正巧赶上了两人的文斗。

  这样一来,倒是不好退缩了。

  若是让关羽看出自己的虚张声势,反而生疑,倒不如此时先声夺人,说不定还能坚实他北伐的决心。

  短暂的取舍后,徐真反而坚定下来。

  “徐某准备好了,少将军先手吧!”

  关平险些栽倒,此人借故逃跑的心思可被他看在眼里,此时看到义父和叔伯到来反而变了个人,分明是不把他少将军看在眼里。

  顾不上那么多了,关平收敛心神,刷地亮开黑虎掏心的架式,两只眼睛像流星般一闪,眼波随着手势,精神抖擞地打了一套花拳。

  徐真悻悻地看着关平这一通操作,下意识地也撅起了腚,双手扶地,蛤蟆功的基本招数便露了出来。

  关平刚冲到徐真的身前顿时停了下来,眼见徐真摆出的奇葩造型,一时竟不知道该打哪儿!

  满身都是破绽!

  他居然在这时候,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然而更让他惊悚的是,这徐真饶有气势,似乎分毫不让,并不为自己打出那套花拳所震惊,反而胸有成竹地等待着自己攻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战场上的经验让自己稳定了下来,并没有急于打出这一拳,先手的优势不能白白断送!

  反而观察起了此时的徐真,并没有发现奇特之处。

  不禁暗自咒骂,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旁边两人也是看得起兴,赵云早知这徐真会蛤蟆功,却从未见他施展,假若傅士仁这种等级的副将练功后都能有如此实力,这金蟾玉功想必不会在这之下。

  关羽看了有些惊讶,却佯装淡定,只是轻捻胡须,只是不自觉下,没有发现胡须已经被自己拽掉了好几根。

  太诡异了!

  居然有人练这样的武功。

  关平这么呆着也是不行,说时迟那时快,一拳照着徐真的脸上砸来。

  打人不打脸!

  徐真也无语了,此时要被这么打一拳,恐怕会毁容吧?

  自己长得咋么帅,以后怎么踩着七彩祥云,迎娶自己的师姐!

  呱的一声凭空响起。

  蛤蟆功在危机时刻紧急运转起来。

  徐真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脖颈,腹部,前胸,双臂,双腿,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迅速地变化着,这种变化他也是头一次见到,毕竟上次想要施展的时候,还被本魂精灵给拦了下来。

  此时的变故,显然超乎了他自己的预期。

  整个人飞速地膨胀!

  没错,就是膨胀!

  原本不足140斤的青年,现在恐怕在旁人看来最少也有3,4百斤。

  整个人因为迅速膨胀的身体变得极为不灵活,似乎身体上的每一处脂肪都在互相挤压,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然而这时,关平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

  变故突生,显然他也反应不及。

  拳头砸在了原本应该是头部的后背上,这一拳下去,似乎泥牛入海。

  怎么说呢,那是一种极为柔软的感觉,感觉就像一拳头打在了猪里脊上...

  然而,下一刻,关平脸色剧变。

  拳头之处传来巨大的反震之力,整个人受到自己力量的反噬,反而向后方弹射出去。

  连滚带爬地居然弹出了数米。

  徐真有些不解,刚刚的拳头砸落没砸落到自己身上完全没有感觉,痛感仿佛被这暴增的脂肪给无视了,甚至他都看不清背后发生了什么。

  只看到此时狼狈不堪的关平,想必这一拳是失了手。

  感受着全身反馈处出的磅礴力量,这力量的来源显然不是来自自身,毕竟刚刚暴增后的体格,他是感觉不到任何力量的,反而觉得有些迟钝。

  只是在关平被弹出后,体中的力量才真正涌现。

  借力打力。

  这一想法出现在徐真的心中。

  大喜过望,徐真这才体会到蛤蟆功的真正威力。

  这是一门瞬间增加全身脂肪的功法,增加脂肪后,虽然变得极为迟钝,但抗击打能力显然有了质的提升,不仅如此还可以将所承受的力量转化为体内的蛤蟆真气,变为进攻的动力。

  此时力量涌动,徐真顾不上那么多,便想在关平身上试验一下威力。

  双脚猛地蹬向地面,整个人像一只皮球样从原地弹起,

  蛤蟆前跃,

  划出完美的抛物线,向关平身上砸去。

  嗷的一声,

  关平整个人没了,被巨肥的徐真压在了体下,整个人被覆盖了!

  关羽赵云二人大惊失色。

  “休伤我儿!”

  没想到一时的文斗居然演变称如此恐怖的袭杀。

  连忙从一旁赶来,将徐真的四百斤的身体给拨弄到一旁,虽然此时徐真的重量异常,然而关羽赵云的臂力也不是吃素的,只是片刻就将他拨弄到了一旁。

  关平整个人陷入了昏迷,整个身体陷入泥土约有半尺,口吐白沫,右腿时不时蹬向地面,差点没了小命。

  “你究竟是何人,竟然如此狠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