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拍卖所 > 第四十一章 菊花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菊花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真凑近那小学徒的身边,刚想开口问话,却被小学徒手中的木雕惊得一时语塞。

  如果说那木雕技艺绝伦也就罢了。

  如果说那木雕雕的是个正常玩意也就罢了。

  可偏偏那木雕上摆着歪歪扭扭的线条,让人根本看不出这雕刻的到底是啥。

  非要说的话,从外形的凹凸曲线来看,雕刻地应该是个女人,只是这木雕太过粗陋,别说这水平远不及有模有样,更别提达到传说中落笔传神的层次,这不完整的残躯上,胳膊还搞掉了一只。

  断臂维纳斯吗?

  搞毛呢,自己一个外行人都看不下去了。

  徐真一脸黑线,只是身旁的小学徒似乎这几天见惯了师父的新手艺,首先从呆滞中挣脱出来,打量起来忽而靠近的徐真。

  这人身穿锦袍,金线刺绣,眉宇有神,不到而立之年的年纪,衣衫鼓鼓囊囊的,估计装着不少的银两。

  恐怕是哪位大户的世家公子。

  这可是个肥羊,可不能因为手中木雕丢了客户。

  于是小学徒连忙嫌弃地将木雕揣在了背后,显然不想让徐真再这么看下去。

  “这是我拿来练手的木雕!”小学徒吐出可爱的小舌头解释道,稍有些窘迫地看着徐真,“客官可是有事来我们铺子吗?”

  徐真这才回过神来,扫了眼这小学徒,不到十三四岁的模样,头发盘成一个小小丸子,虽说是个男童,却有些姑娘的清秀,说不上好看,却十分讨喜。

  “是这样的,在下有一木盒...”徐真边说着话,边从上衫中掏出从侯府带出的木盒,拿给了小学徒接着道:“不知道这木盒,是否由你们制作?”

  小学徒看了眼便答道:“这自然是咱们店铺里的木雕,不过寻常的木盒都是由铺内其他技工打造,客官是想多制作些这同样的木盒吗?”

  “嗯...”徐真原本只是想找这制作之人,打造几个盒子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用处,接着道:“能否让在下见见这设计出木盒的人?”

  “你要见师父?”小学徒有些怪异的看向徐真,继而一脸凝重地凑到徐真耳朵旁,只是他的身材矮小,徐真见状连忙俯下身子。

  “我跟你说啊...我师父这两天可不太正常...”小学徒压低了声音道。

  徐真还等着接下来的话,却不料那小学徒突然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小脑瓜。

  王大江不知什么站在了他俩的身后,一时徐真竟然没有发现,看到地上滚落的小木球,显然小学徒刚刚吃了个爆栗。

  “小兔崽子,手艺还没学精,就学会砸师父的招牌了不是?”他有些嗔怒,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爱的鞭策。

  小学徒捂住了脑袋,眼含水光,却一句话不说,嘟起了小嘴向着铺子内跑去。显然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小孩子不懂事,这位公子还多见谅。”王大江堆笑道。徐真看在眼里却有些背后发冷,那小学徒刚刚的声音细若蚊声,如果不是耳语,恐怕自己都未必能听得清楚,而这突然冒出来的中年汉子似乎听到了小学徒说自己的坏话。

  徐真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对,说出了心中所想“王师傅好耳力,那小童不过是低语两句,连徐某都听不大清楚,却逃不过王师傅的耳朵。”

  那汉子听到徐真此话,先是一愣,继而大笑道:“这小兔崽子光天化日之下却偷偷摸摸地讲话,显然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于是才出手教训一下这小崽子。”

  似乎什么都对,又似乎有什么不对。

  徐真只是干瞅着中年汉子,继而将真理仪带在眼睛上,一个普通人的三维出现在他的镜片中,似乎真的只是个普通人。

  “公子究竟为何事造访小铺?”王大江没有在意徐真怪异的动作,依然含笑道。

  徐真扬了扬手中的木盒,讲明了自己的来意,王大江扫了眼道:“这是小铺里最为普通的香盒,公子若有需要,小铺里还有很多。”于是他带着徐真朝着铺内走去。

  周围的墙壁和木桌上摆满了模样各异的雕刻,五绺长髯的将军,威风凛凛;闭月羞花的女子,体态婉转动人。除了人相,还有的是神龙凤凰等神兽,又或者是某些不为人知的精怪,妖魔鬼神,如此等等,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他用手轻抚着一只褐色木雕,这是一根圆柱体的木材所制作,他分不出这是何种材质,只看到上面雕刻着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人手,有些像狮子,又有些像麒麟,兽身上点缀着海浪波纹,好看极了。

  “这是饕鬄。”王大江看着正在发呆的徐真道。

  “饕鬄?”徐真有些诧异,正常人谁买这玩意回家,这不成了凶宅了吗。

  “这些可以算作是小铺的门面,虽然无人会买这样的凶兽,然而凶兽品相诡异,雕刻难度远超寻常豺狼虎豹,客人看到如此程度的雕工,自然便放心委托小铺为其雕制。”

  此话不假,核心竞争力是所有行业的壁垒,同质化的产品终究会被淘汰。

  徐真看着这些制作精妙的小玩意儿,根本想象不出这与刚才那雕刻断臂维也纳的是同一个人,有些狐疑地看了眼中年汉子,徐真倒也没说什么。

  穿过铺子的门面,紧接着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宅院,约有几百平米的样子,没有布置任何的园景,空荡荡的地上躺着几根圆滚滚的粗壮木材,怕是几人合抱才能将其围住。此外,墙边上还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荆条,显然也是制作某种雕品的原料。

  庭院内,几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正在打磨着木雕边角处的碎屑,不同于他之前看到的那种精致的小木雕,这巨大的木板上只是简单勾勒出了花边,中间还是最初的木材纹路。

  “我说大江哥,咱们这客人都催了半月了,您看什么时候能开工将凤龙图篆刻到这屏风上啊?”一名汉子抬头时正巧看到了步入后院的王大江,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这是位当地的巨富所委托的龙凤呈祥屏风,一个月前委托王大江制作,只是过了许久,这屏风的木框边缘已经打磨的光滑纤细,可还是不见王大江动工,若不是他们没有这上乘的手艺,也不会等的这么久。

  “不急不急,等先忙完手头的活儿,自然会处理。”王大江有些不耐道,似乎在职责这名汉子当着客人的面拆自己的台。

  那名汉子只是暗叹一声,没再言语。

  徐真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跟着王大江走入铺子的仓库中。

  这是一间不透光的仓库,若不是此时白天,恐怕进入这仓库内还真得两眼一抹黑。

  徐真站在门口,整个人完全呆滞了。

  如果说前铺称得上是琳琅满目,而库房绝对可以称得上万千世界,序列整齐的木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木雕,射入门口的阳光洒在这些木雕上,仿佛所有木雕在这一瞬间都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徐真。

  栩栩如生,传说的手艺原来是真的。

  墙边堆满了刚开封的米袋,显然是顾忌南方的潮湿,特地用来防潮。

  “客人,您需要多少个这样的香盒?”王大江从门口一侧的木架上取出一只香盒递给了徐真,果不出所料,跟自己手里的那只一模一样。

  肉眼可见,这木盒的纹路及雕文都没有任何差池,在没有制式工厂的时代,这种难度,不言而喻。

  “在下并非为木盒而来,”看到此处,徐真将身后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取了下来,握在手中,剑尖直至王大江的身体道:“你到底是谁。”

  多次的吃亏已经让徐真明白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

  见面先开大!

  这是万无一失的做法,

  能用拳头的解决的,尽量不要用多叨叨。

  原本他还担心找不到合适的地点,没曾想王大江将他引入的仓库却是极好的地点,屋内昏暗无光,密闭的墙体结构完全让外人看不到屋内的发生的事情。

  他只需要一剑便能解决,起码至今来看,还没有人能逃得出这个规律。

  “公子这是干啥,俺叫王大江,咱们有过节吗?”王大江看到徐真真的拔出了身后那柄巨剑,神色慌张道。

  “有没有过节,先让我捅一桶再说!”徐真没有犹豫,瞬间发动了达摩克里斯之剑的能力,剑尖携带着自己的身体,飞速向着那个地方袭来。

  这他么是人干的事吗...

  王大江此时嘴巴都快咧开了,

  瞬息间,徐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猛地被定住了。

  因为巨剑的席卷速度非常快,此时的停滞险些让他撞在巨大的剑身上,前后惯性引起的冲击在脑袋中造成剧烈的眩晕感。

  整个人的视野模糊了起来。

  他急速运转蛤蟆功,体内真气爆棚,脂肪飙涨,整个身体也急速膨胀起来,圆滚滚直接撑在了地上,这才好受了些。

  他费力地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幕,

  只见巨大的剑身稳稳地停在那人的双手之中,或者说,那人用两只手就将巨剑给接住了。

  空手接白刃?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荒唐的一幕,毕竟那日刚到三国界时,绿茶就曾玩过这一套板子。

  都是李靖的错!为什么要发明如此可笑的招数。

  然而此刻,眼前的形式发展远超过自己的想象,他紧张地关注着王大江的动作。

  生怕他一把抢过达摩克里斯之剑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菊花残,

  这一幕他根本不敢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