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雪伊李晟 > 第十四章 明月断泪,不属于地球的产物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明月断泪,不属于地球的产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伊姐,单单是这两样礼物,就花了一个多亿,你不怕姐夫生气吗?谢灵梦打趣道

心尘不是外人,给自己人花钱我不介意,沈正清毫不在乎的说道,林雪伊不在乎释心尘是何身份,但他却不同,有个如此人物当弟弟,他也很乐意,更何况,他准备的东西完全不逊于自己老婆送出手的

哎呦喂,这话说的,伊姐,我怎么闻着空气中满是醋味啊,谢灵梦又开始调侃沈正清了

你这小妮子,两天不收拾皮就痒,看招、林雪依直接搂住谢灵梦的肩膀,玉手探向了她的腰间

紫云烟见状,也连忙凑了上去

啊,哈哈、痒,哈哈,两位姐姐,我错了、我错了,痒、不要挠了、啊哈哈,一分钟不到,谢灵梦直接求饶了

终于来了,正当三大美女嬉闹之时,一辆霸气非凡的悍马驶入了8号别墅,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十几公分的刀疤在其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沈正清径直迎了上去,东西带来了吗?

当然,沈董开了一个令我无法拒绝的价格,我刀疤自然也要成人之美,子诺,把东西给沈董拿过去

好,一位身穿白色运动装的年轻男子点头回应,从车里提出了个一米多长的檀木箱子

虎父无犬子,贵公子越来越有江先生的风范了,沈正清称赞了一声

沈董谬赞了,跟父亲相比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年轻男子微微欠身回道

年轻男子名为江子诺,是刀疤男唯一的儿子,至于刀疤名为江鑫海,江湖人中给面子的人都会称呼其一声海爷,是杭城地下势力的教父,脸上的刀疤就是拜其对手所赐,只不过他的对手更惨,直接被江鑫海丢进运河里喂鱼了

沈先生,沈大董事长,请问这是什么?林雪伊开口询问,自家男人的小金库刚刚被他搜刮一空,哪还有钱买东西,更何况江鑫海的大名和为人,她还是了解一些的,能让他特意跑一趟送的东西,价格肯定不菲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把剑而已,江鑫海笑呵呵的回道,沈董,我那边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就不多打扰了,来日方长,改日来天上人间,我一定给你准备最好的酒

那就多谢海爷了,改日我一定去,沈正清亲自送江鑫海出了别墅

你们什么时候跟他有交往的?紫云烟轻皱眉头、看向身边的杭泽,做生意、最讨厌跟地下势力扯上关系,虽然有时候他们出面会很方便,但一旦他们出了事,那第一个被出卖的也是他们生意人

杭泽无奈的耸了下肩膀,之前在拍卖会上见过一面聊了几句,所以就留了下名片,今天也是第一次联系,你们若是不信,可以问谈城,那天他也在

嗯嗯嗯,的确是这样,见三女全都看向自己,谈城连忙点头,一个谢灵梦他都搞不定,何况是三个

一把剑也值得江鑫海亲自送一趟,难道这把剑有什么名堂?林雪伊有些好奇

嗯,怎么说呢,挺漂亮的一把剑,叫什么来着我给忘了,谈城摊了下双手

明月断泪,这把剑的名字!沈正清提着檀木箱子走了过来

明月断泪?这把剑的名字吗?好奇怪的名字,可一把剑怎么能用漂亮形容呢,三女有些不解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过它的真面目,沈正清提着檀木箱子走了过来,心尘,因为你是武者,我跟谈城、杭泽合计了一下,所以送你一件武器,希望你能喜欢

沈正清缓缓打开檀木箱子,一把银色短剑静静的躺在其中,剑身通体雪白,表面泛着些许月芒

好、好漂亮,三个女人不由得惊叹一声,这就是明月断泪吗?

咦,明月石,心尘楞了一下,明月石乃是魔界的产物,因为环境原因,魔界的天气,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昏暗, 有一种石头能散发淡淡的月色光芒,故被人命名为明月石

在魔界,明月石随处可见,因为其质地坚硬,重量极轻,故被当做炼器的基本材料,但那是在魔界,可地球上怎么会有明月石?也从来没听别人说起过,有石头能发出月光啊,若是有这样的石头,早就被网民传出来了,现在可是互联网时代

有什么不妥吗?沈正清不禁开口问道,释心尘脸上的表情被众人看在眼里

这把剑出自于何地?心尘问的很简单

有人将它放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就连拍卖会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一位中年男子,因为带着口罩,并不清楚长什么样,怎么,这把剑有问题?沈正清心中一惊,花了一个多亿买的东西,要是有问题,可就不好办了

那到不是,只是这把剑的制作材料有些不同,明月断泪,这名字也算是符合这把剑的特性,多谢姐夫了

喜欢就好,刚才我还以为这把剑有问题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沈正清长松了一口气

宝阳山、吴氏庄园大门前,莫寻远停车驻足,手里掐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干什么的,这里不让停车,赶紧滚,一位站在大门前的守卫走了快乐,嘴里骂骂咧咧,脸上尽显不耐烦之情

干什么?为你们送终的,莫寻远眼神一凛,手中的烟头弹射而出

啊,一声惨叫,那名守卫倒退数步,嘴里的两颗门牙被打了出来

奉先生之命,灵云集团特来给吴氏送礼,莫寻远一声长啸响彻吴家上空

好大的胆子,是谁?竟敢来吴家撒野,眨眼间、数道人影从天而降,为首的正是吴家家主吴玉山

吴家?可笑,莫寻远冷哼一声

化劲期的小辈也敢来我吴家撒野,当真可悲,吴玉山缓缓抬起手臂

想动手?来啊,莫寻远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被他从车里拉了出来

嗯?等等、那是老二,怎么会,吴玉山心中一惊,二弟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还有那十名羽林卫呢,为何不见他们的踪影,难道···

不用看了,你的那些人回不来了,他们、都已经死了,莫寻远冷笑,释先生说了,夜幕时分,他将亲临吴家兑现他之承诺,你们准备迎接先生的怒火吧

好,好的很啊!承诺?什么承诺?灭我吴家的承诺吗,我吴家什么时候成了任人欺辱的代表,吴玉山气急而笑

这里是吴家,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死来,吴家的一位长老悍然出手,吴玉林在莫寻远手中,家主不方便出手,出手的任务自然落在他的身上,反正吴玉林功体已废,在吴家中的地位也会大大降低

莫寻远微微色变,吴家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连自己人都能下杀手,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你们不敢杀的

宗师境的高手完全不是他能所抵挡的,尤其是数股凛冽的杀机牢牢锁定自己,莫寻远动一下都感觉十分困难,吴家这是打算群体而上了

真是无耻,古语有云,两兵交战不斩来使,但没想到吴家却是不管不顾,将一切的江湖道义完全抛弃在一边,他早该想到的

但是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掌劲落在自己的身上

惹怒我吴家,这代价就是你的命,众人讥笑,好似莫寻远的结局在他们心中早已注定

但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就在掌劲即将临身之际,莫寻远身上浮现一道奇异光芒,掌劲接触异光,更是以十倍的速度反了回去

方才出手的那位吴姓长老瞬间倒飞而出,重重摔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在看时、已是没了呼吸

是释先生,莫寻远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释心尘肯定是想到自己会遭遇吴家的毒手,所以提前在自己身上做了防范,果然是大佬啊,行事就是不一样

既然如此,那我忌惮什么,莫寻远也不是受欺负的主,打不过宗师,还打不过其他人吗,比如已经成为废人的吴玉林

住手

混蛋

你要干什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送你们一份见面礼,接住了,莫寻远抓起身边的吴玉林扔了过去,随后一掌印了上去,正是他的拿手好戏金刚掌

噗,功体尽废的吴玉林怎么能抵挡住莫寻远的掌力,直接喷出一缕缕猩红

二弟,吴玉山一声悲吼,自己的亲弟弟在自己眼前遭受如此折磨,换成是谁都会不好受

你该死,该死啊,吴玉山怒发悲狂,欲至莫寻远于死地

想杀我?来啊,看看你死还是我死,莫寻远翘首以待

吴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大眼瞪小眼,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他们谁都不想成为第二个亡魂

一群无胆匪类,干脆自尽吧,莫寻远骂骂咧咧的上了车,绝尘而去,只留下了一股黑色尾气

靠,一辆奥迪竟然能开那么快,这速度都快上180了啊,吴家中,一位爱车的中年人惊叹道

不好、我们被骗了,那家伙在装腔作势,有人反映过来,急忙追了出去

不要追了,吴玉山脸色铁青,还追什么,现在影子都看不到了,难道说,你们跑的比汽车还快

不过,灵云集团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当猴耍,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去,通知庆长林,让他给灵云集团找点事情做

庆长林,杭城新任的副市长,很多人都很好奇,庆长林到底有何背景会被破格提拔连升两级,而最有希望任职的风西尚却遗憾落榜,但没办法,文件已经下达了,只是可惜了风西尚这位爱民的好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