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雪伊李晟 > 第十七章 吴家当灭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吴家当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血口喷人,你竟敢如此污蔑我吴家,当真可恶,我一定要向你讨个公道,这里空间太小,有种去演武场一决生死,吴寻说完便转身离开大厅

心尘,有把握吗?沈正清低声问道,这里可是吴家的地盘,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放心,吴家留不住我,他们没有这个资本,心尘扫了一眼临安在和吴天林,只是两个筑基期的家伙,有什么资本能留住他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寻儿哪怕刚入宗师境时,也轻松击败了宗师中期,观那个小子仅仅是宗师初期,寻儿必胜无疑,哎、只希望那傻小子出手不要太重啊,临安在长叹一声

但在场的众人哪个不是人精,话语种浓浓的称赞之情谁听不出来

吴氏庄园的演武场内此刻围满了人,心尘看着周围的人群,突然有种耍猴的感觉,而他就是那个猴,这让他很不爽

别浪费时间了,吾对你没兴趣,若是换成那两个老家伙还算有点看头,心尘开口言道,他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不值得

大言不惭,让你见识下我暗龙的绝学,龙鬼斩,吴寻一声暴喝,一颗硕大的虚影龙头冲了出去

一声轰然,整个演武场烟尘漫天,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心尘,林雪伊惊呼,若不是沈正清拉着,她早就冲上去了

夫人,相信先生吧,凭那家伙还伤不了先生,莫寻远在林雪伊身边低声说道

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像那些小家族的家主已经开始欢呼了,吴公子好样的、吴公子好NB

而场内的吴寻却是笑容满面,他很喜欢这种被人围绕的感觉,而且对方中了他这一招,就算是宗师中期不死也要重伤,何况是一个宗师初期的家伙

笑够了吗?冷漠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为之一震,烟尘散去,一道单薄身影傲然而立,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毫发无伤,我不信,我不信,吴寻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这?还有吗?你还有一招的机会,一招过后,吾、渡你入轮回赎罪

赎罪?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来说教我,吴寻眼色通红、显然已到了疯狂的边缘

醒来,当头棒喝的一声,让吴寻慢慢冷静了下来,出声人竟是场边的临安在,这让很多人都有些不齿,双方决斗、旁人不许插手不是你们暗龙制定的规矩吗?结果你们自己倒是先把规矩破坏了

好、很好!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我会让你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吴寻眼色冷的吓人

是吗?那就让吾好好一观,你的决心究竟到底何种程度,心尘淡然回道,丝毫不把吴寻放在眼里

你这种态度真是让人讨厌啊,吴寻怒气横生,全身的真元力全都汇集到一处

吴寻、不可,临安在猛然站起身来,可惜已经迟了

龙圣枪,只听吴寻一声怒吼,演武场上空的雨水竟然完全凝滞、随后一道数十丈高的枪影在吴寻身后凝形而成

这、寻儿竟然修炼成功了,临安在一脸吃惊的模样

临兄,可是有什么问题?吴天林看着场内的枪影也有些吃惊,那道枪影散发的淡淡寒意让他都感觉有些威胁

龙圣枪、不到宗师后期禁止修炼,我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修炼成功,不愧是我临安在的徒弟,哈哈!

没问题就好,吴天林也甚是高兴,这可是他孙子啊

龙圣枪、给老子出,吴寻单手下压,枪影夹杂着无比寒意破空而出,在场众人无比色变,这一招他们接不下来

就连莫寻远的心情也紧张到极致,对于释心尘的实力他只是猜测,但要是猜错了,他们可都要交代这里了

林雪伊甚至双手合十,祈祷释心尘能够平安无恙

唯独场上的心尘面色不变,永远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这就是你所谓的决心吗?不堪一击

破,心尘轻轻吐出一个字,只见数十丈长的枪影应声而碎,化作天地灵气消散于虚空之中

我不信、我不信,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眼前发生的一幕深深刺激着吴寻的神经,他怎么可能会败

吴家中人当入轮回忏悔、赎罪,心尘挥手间,吴寻的身体龟裂开来,仿若撕碎的纸张让人头皮发麻

小子、你好歹毒,为了杭城武道界的安宁,老夫只好代表暗龙抓你回去接受审判了,临安在闪身入场

杀我儿孙,今日、你插翅难逃,吴天林紧随其后,若是眼神能够杀人,心尘可能已死了上万次了

暗龙抓人不讲证据吗?更何况武道界的人禁止对俗世界的人出手,吴家有错在先,你不去抓他们,返倒抓起我来了,真是可笑,心尘嗤之一笑

我的话就是证据,华夏大地不允许你这样的危害存在,临安在说的很是严肃,不明事理的人还以为心尘是一位杀人狂魔呢

呵呵,暗龙?心尘冷然一笑,若是暗龙都是你这样的人,那吾不介意废掉暗龙,让他消散于世,给吾趴下!

一声怒喝夹杂着毁然于世的气息充斥着整个虚空

噗,临安在当即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躯被一股强大虚无之力的牢牢的压在地面上

你、你不是宗师,临安在颤颤巍巍的回道,他现在说句话都感觉十分费力

吾何时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你却让吾有些意外啊,姬无双身上的血煞之力很浓,但同样他的功德之力也不少,可是、你该如何解释,为何你身上没有半分功德之力,反而死气环绕、血煞侵身

当心尘说出姬无双名字的时候,临安在已经傻了,姬无双是谁,那可是暗龙的二把手,眼前这位竟然直呼他的名字,这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啊,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怎么?说不清楚,那吾替你说,那是因为你身上沾染的无辜者鲜血太多了,看在姬无双的面子上,吾不送你入轮回,但你这一身修为却是留不得,至于后面的事,他自会给吾一个交代

砰,心尘身躯微微一震,临安在直接被轰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围观人群的脚下,再也不复往日的风采

修、修为没了,真、真的被废了,在场众人吓得连连后退,暗龙的人说废就废,更是扬言让姬无双给他一个交代,这哪是一个毛头小子啊,分明是一个大魔王啊

释、释先生,我们···

哦?害怕了?不急,好戏才刚刚开始,心尘微微一笑,但在吴家父子看来却犹如恶魔的微笑

都给吾过来,心尘虚空一抓,数十道身影从人群中飞出,跌落在了在演武场上,这些人身上都充斥着浓厚的血煞之力,而他们也同样来自一个家族、吴家

先、先生,您这是何意?吴家父子冷汗直流

何意?吴家风水不错嘛,心尘微笑着看向四周,水随山而行,山界水而止,看来是找专业人士看过啊

但,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阻止那上百冤魂吗,早在心尘到的时候,他就发现吴家上空乌云密布、血煞遮天,上百鬼魂盘踞在四周,奈何吴家乃是极阳风水之地,他们无法近身,只得在四周盘旋,仇恨未消、他们无发步轮回转世

弟弟,你说的上百冤魂是怎么回事,林雪伊突然喊道,鬼魂啊、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呢

释先生,你这玩笑开的大了,虽然你实力深不可测,但这样的污蔑之词,我吴家可真承受不了,到了这个时候,吴玉林还在挣扎

先生,您的实力我等望尘莫及,但关于冤魂的还希望您能说清楚,这关系着我们杭城武道界的清誉,若是吴家真做了这种事,不用先生出手,我等必定为那些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秦家的代表人躬身说道

请先生明言

请先生明言

在场众人纷纷附和,刚才站队吴家的那些家族早就转变了立场,释心尘实在是太吓人了,暗龙的长老都给废了,他们可比不过临安在

何须明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何不自己一观,心尘说完,吴家庄园内,不少的建筑轰然炸裂,整个夜空霎时阴风阵阵,散发着凄惨寒意

你、你做了什么,场内的吴家众人个个面如死灰,完了,吴家完了

破你吴家之根为先,废尔等修为在后,吾说过,吴家今夜当灭,心尘神情冷漠,抬手间,一道金色佛印轰然盖下,覆盖了整个演武场

一掌之下,吴家众人个个筋脉寸断、丹田被毁,就连沈正清几人都被吓到了,心尘好凶残啊

昨日之因换来今日之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们好好感受一下绝望是何等滋味吧,明佛引咒

一道奇异的金色波纹在空中四散开来,整个天空被染上了一层佛光

快看,有人、天上有人,一声惊呼打断众人思绪,只见演武场上空漂浮着密密麻麻的身影,足足有上百之多

但令人奇怪的是,那些人的装束、表情全都一样,一身白衣,眼神空洞,脸色惨白

一阵微风拂过,上百人影竟随风轻摆,仿若没有一丝重量

他们是鬼,是鬼啊,一声凄厉的惊喊,有几个胆小的人竟然吓晕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