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雪伊李晟 > 第二十九章 血染黄沙、最后的英雄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血染黄沙、最后的英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障吗?吕建义低头思索,如何破除魔障成了这场战斗的关键

报告、怪物前进1000米,距离我们还剩9000米

8500米

8000米

7500米

7000米

作战室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迫

怎么做、我该怎么做,短短的一分钟,吕建义的全身都被汗水浸透,要知道现在可是深夜,沙漠中的温度都在个位数以下,可见他着急到什么程度

报告首长,六连问我们还有没有穿甲弹,他们也要上战场,一位通讯兵跑到吕建义的身边,高声询问

上什么战场?要什么穿甲弹?没有,等等、穿甲弹?吕建义脑海中灵光一闪,我想到了、我想到方法了

吕指挥官,怪物距离我们只剩6000米,快下命令吧,吕建义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催促声,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坦克方阵、调整作战方案,所有炮口瞄准一个点位,打、给我打穿那层魔障

砰、砰砰,上千门坦克连发,这些坦克每一辆都携带了五十枚穿甲弹,可以说整个护龙城的穿甲弹都在这里了

短短的两分钟,他们竟将五十枚穿甲弹全都打了出去,尤其是那些装填炮弹的队员,都累瘫了,他们用的可是五十公斤重的穿甲弹,两分钟、他们足足搬了2500公斤,而且还是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现在他们的精力和体力都是直线下降

正如众人所想,五万枚穿甲弹齐齐打在一片区域,黑色魔障应声破碎,将近万怪物的身影显示出来



干的漂亮

城墙上,众人齐齐叫好,吕建义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坦克方阵撤退,激光炮准备

虚空中、巴尔赞似笑非笑,看着撤退的坦克方阵,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好奇之色,这些东西竟然破了我的黑羽魔障,他分明感觉到那些东西并没有半分的灵力波动,看来是这个星球的产物了,只是可惜威力有点小

到了现在,巴尔赞突然失去了兴致,自己这一方都损失五分之一了,对方还毫发无损,对他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哪怕这些人只是他的奴隶

大衍魔天术,巴尔赞手掐异术,破碎的魔障化作漫天魔气涌入下方的奴隶之中,顿时身躯暴涨数米,境界在破一层



杀杀杀

万魔怒腾,气焰高涨

退,快退,吕建义对着通话系统连连催促

但迟了,失去魔障保护的异界魔者们速度暴涨,五千多米的距离对他们来说转瞬即到,境界再次突破的他们,化作无数个死神,收割着身边的生灵

坚硬无比的坦克对他们来说,仿若轻薄的纸张,触之即破,有些屠戮魔族的魔者甚是残暴,直接用双手撕开数吨重的坦克,将里面的人攥在手心里,砰的一声,鲜血横流,随后,将手中的尸体随意的丢在沙漠上

更有甚者,抓起人直接丢进自己的嘴里,咀嚼开来

霎时,整个坦克方阵哀嚎漫天,血流成河

玛的、玛的、我艹他玛,我艹他玛,退、你们快退啊,看着远处的一幕,吕建义眼色通红,双手无力的捶打着城墙

开炮、开炮啊,吕建义,你他妈的下命令开炮啊,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各种叫骂声,他彻底奔溃了

开炮?怎么开炮,他怎么能下得了这种命令,那都是自己的兄弟啊

诸位,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兄弟们,救救他们,吕建义跪在四大长老面前,砰砰的磕头,才两下、他的额头便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但他却全然不顾,只为求得一线生机

吕建义,你他妈的搞什么,他们是我们最后的底牌,是为最后战斗准备的,你怎么能为了我们,让他们提前出手,开炮、快开炮啊,你想让我们的努力白费吗,耳机里传来的咆哮声更让他心生悲凉

艹、吕建义,你他妈就是一个飞舞,劳资就算下地狱也会记得你,兄弟们,老王我先走一步了

轰,耳机里传来轰鸣的爆炸声,让他心中猛颤,吕建义明白那是手雷爆炸的声音

娘,孩儿不孝嘞,下辈子在来孝顺您,怪物们,劳资来找你们了

轰,又是一声爆炸,作战室里,所有人双眼含泪、泣不成声,他们能清晰的看到战场上发生的画面,那一朵朵爆炸的云烟犹如灿烂的焰火,代表着生命至此终结

战场上,那些忠诚无畏的军人深知自己的处境,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们的速度没有那些怪物快,既然明知生路以断,那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呢

我、张学博,守护护龙城三十八年,今日圆满结束,兄弟们、先走一步了,来生再见,一声轰然,尸首全无

我、魏俊豪,守护护龙城二十三年,今日圆满结束,哥哥们,我们来生再见

我、凉星雨,守护护龙城二十一年,今日圆满结束,虽死无悔,来生、我还要做一名军人,一名华夏军人

我,成文彬,守护护龙城五十三年,今日圆满结束,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做华夏人,无悔、无悔啊,杂碎们、你成爷爷来了

轰,轰,轰,一朵朵焰火在诉说着他们的故事,而这种场面在战场的各处一一上演,作战室里,有一部分人甚至哭晕了过去

激光炮,给我打、给我打,我的兄弟,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群畜生手中,吕建义怒吼着,血泪、两行血泪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兄弟们,等此战结束,我下去陪你们

以为相逢仅是一次缘分,以为相识仅是多余缘分,殊不知一切,从来不是缘分交织而成,以为人生聚散无常,陪伴身侧可是自己选择的那个人,朝夕相伴、殊不知命运从来不予选择,

以为此生已是全部、再无遗憾,殊不知以为,从来只是以为,聚也如何聚,离也如何离,聚也应难离也难,此生无依附

未存名姓的孤琢斑驳,曾经亲手埋葬,而今回首一望,犹如残梦,人生苦短思念长,聚是误,离是误,终须一朝分明

伴随着数百门激光炮发射而出,五千米外的战场瞬间化为虚无

哦?这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威力都快赶上元婴期了,巴尔赞来了兴致,屠戮一族虽说体质强悍,防御力更是超越龙族,但这种攻击力若是打在他身上,他也会感觉疼痛,更何况下面那群奴隶了,只是简单的几次攻击,近万人就损失了五成,只剩下五千不到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巴尔赞扬起手掌拍了下去,近千丈的鬼手轰然盖下,所有的激光炮全被拍的粉碎

嗯,这样好多了,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巴尔赞双手环抱,他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搜集情报,确认这个世界是否适合他们族群生活,是否有大能镇守,屠戮魔族为了打通空间隧道可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们可不想刚刚破除的空间壁垒,再次被封印

所以,哪怕自己这一方的实力强过对方数倍,巴尔赞依旧是小心形事,他是来打前站的,若不是那些大人过不来,这种事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看着巴尔赞一掌拍碎数百门激光破,护龙城的上百神境齐齐后退一步,那种威压,那种攻击,恐怖、太恐怖了,这种人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面对这样的人物他们还有胜算吗,更何况还有数千个神境期的怪物

该死、该死,吕建义在墙头上无力的咆哮着,就在刚刚,又有百位兄弟葬生在这荒芜的沙漠之中,连尸首都没留下,他恨、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恰在此时,空中传来无数的咆哮声

嗡嗡嗡

夜禽已到底指定位置、请指示,夜禽已到底指定位置、请指示,上百架新型战斗机咆哮而至,西北军区的支援到了

瞄准下方的那群怪物,给我打,打死他GRD的,吕建义眼中满是复仇的怒火

夜禽收到、夜禽收到

一小队、二小队、三小队成斜行飞行模式,四小队、五小队、六小队成剑行飞行模式,打完炮弹,立即返回基地,记住,我们面对的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怪物

夜禽的大队长夜狼艰难的下达指令,四五米高的怪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千米长的空间裂缝、仿佛整个天空要被撕裂一样,巨大的城池,一切都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若不是电子仪器一切显示正常,他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怪不得来的时候不明确任务内容,还要签下军机密令、原来、原来这就是原因所在,看着地面上那浓浓硝烟,深深的弹坑,这里、显示经历了惨烈的战斗

嗡嗡嗡,战斗机四散开来

重复,这些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怪物,一定要小心,炮弹打完立刻返回基地,重复,这些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怪物,一定要小心,炮弹打完立刻返回基地

夜狼看了一眼身前的照片,照片里、一位靓丽妇女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老婆,等我、我很快就回去,殊不知,夜狼这一去,差点跟自己的家人阴阳两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