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爸爸!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九章 爸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苏篱落和安沐赖了会儿床,然后再把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到了中午十一点了。

苏篱落看了眼时间,一琢磨,发现这个点出去的话人家几乎都在吃饭。

如此想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等到安沐从房间里慢腾腾的出来的时候,苏篱落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好半天了。

“篱落!”

一觉醒来收拾完之后走到外面,发现客厅里根本就没有苏篱落的我影子。

安沐不免有些慌了。

完了完了,篱落该不会是因为嫌弃她太能赖床,而自己先走了吧?

正在厨房里洗菜的苏篱落,听到安沐慌乱的声音,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正好看见安沐慌慌张张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

听到笑声,安沐这才反应过来,朝厨房那儿看去,便看见苏篱落正站在门边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

于是,安沐立即哭唧唧的跑了过去。

“嘤嘤嘤,篱落,我还以为你嫌弃我太慢而抛弃我了呢!”

见安沐想要扑倒自己怀里,苏篱落直接一个闪身躲到了一边。

挑挑眉看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的安沐,道:“给你一分钟思考中午吃什么。”

中午吃什么?

安沐狐疑的看着她,“你不会是要亲自下厨吧?”

这些天来,基本上都是自己做饭给苏篱落吃的。

一来是信奉孕妇不宜下厨,二来她实在是不太相信苏篱落的厨艺。

你要说苏篱落的厨艺能有多好?

她是真的不相信的!

别问她为什么,这是女人的直觉!

见此,苏篱落直接一巴掌招呼上去了,“说什么呢,我不亲自下厨,还给你喊外卖?”

见安沐点点头,苏篱落顿时哭笑不得。

“你看我现在像那么有钱的人吗!”

她现在可是连奶茶都给戒掉了好不好!

虽然说是因为怀孕了不可以喝这些的,但是也还是有因为自己没有钱,不敢喝。

“行了行了。”苏篱落摆摆手,然后把围裙穿好,“不和你说了,我自己看着做一些吧。”

这么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发现安沐的口味和自己是很像的。

她们两人都不喜欢吃香菜,也不喜欢吃芹菜,还不喜欢吃苦瓜的。

别的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忌口的,只不过由于自己是孕妇的原因,有些菜是不能吃的。

虽然大致猜出安沐的身份可能不一般,但是根据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的情况来看,安沐也不是那种娇气的人。

会自己做饭,并且做的菜也都是一些寻常的家常菜,在吃的东西上面跟自己的口味也相同,不是很挑食的那种。

苏篱落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候的时间,做了两菜一汤出来。

都是当时她还在苏家的时候学会的,因为总是被苏家的那两母女压榨,所以不得不自己学会了做菜,然后自己做给自己吃,避免自己会饿着。

“哇,篱落,想不到你还真的会做饭啊!”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安沐早已迫不及待的坐在了饭桌边,然后顾不上其他,直接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肉,然后放入口中。

超级美味了!

瞧见安沐心满意足的神情,苏篱落的心里也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自己做的饭菜得到别人的认可,那可是一件非常让人感到开心的事情。

简单的吃过饭,两人瞧见时间还早,索性就呆在家里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

电影的名字叫温暖的尸体,一部关于丧尸和人类唯美的爱情故事的丧尸片。

虽然说听起来非常的扯淡,但是内容却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看完电影,便也到了下午一两点钟了,两人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两个年轻貌美的女生出现在卖材料的大市场,与众多中年妇女和大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圈看下来,发现这里的全新的机器都挺贵的。

苏篱落一琢磨,便打了个电话给金老板,看看她有没有什么熟人的店铺可以推荐一下。

毕竟

对于现在的苏篱落来说,能够少一百块钱,那都是莫大的帮助了!

金老板接到她的电话之后,听明白了苏篱落的缘由,便一拍大腿决定把店内原有的机器设备都留下来。

只不过考虑到成本的费用,需要苏篱落多给那么两三万块钱。

至于机器可用于否,金老板是打了包票的。

毕竟这店铺她虽然也开了一两年了,但是设备都是当时买的最好的。

这些年因为赚了一些钱,再加上又同情苏篱落的,与苏篱落也算是投缘。

琢磨着让她加个几万块钱,自己就干脆把设备留下来算了。

毕竟自己以后开不开店也还是个问题,这些设备要着也没用,倒不如留在店里,自己又能再多赚一些,也能帮到苏篱落。

倒是一举几得的好事情。

苏篱落一听,当然是愿意的,和安沐一商量,便决定现在就过去看一下设备。

两人去了之后,发现金老板说的也都是实话,这些设备都还保存的非常的好,再用个几年也不成问题的。

便与金老板谈下来了。

解决了机器设备的问题以及店铺的问题,接下来要管的便是员工的问题了。

一些服务员还是表示原意留下来的我,而苏篱落也保证工资还是和原来的一样。

至于甜品师之类的

在贴了广告后没多久,便有人前来应聘了,而应聘的人

居然是那天在酒吧里招待他们的那个服务员小哥哥!

安沐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却抵不过这个小哥哥做的甜品实在是非常的好吃,为了苏篱落着想,便劝着本是打算拒绝这个小哥哥的苏篱落,将他应聘下来了。

时间过的很快,距离苏篱落招聘员工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

转眼便到了苏篱落的咖啡厅开业的时间。

而也正好是这一天,宋知恩出院了。

“知恩,真的没事了吗?”明华帮宋知恩把衣服的衣领整理好,担忧的看着他几乎是苍白的面色,忍不住问道。

宋知恩笑着摇摇头,“没事的。”他将明华的手拿开,打算是牵着明华的手离开的。

可是纠结半天,最后还是没有。

明华似乎是察觉到了宋知恩的意图,可等了半天,却还是没有等到他的动作。

她有些失望,可也只是失望了那么一下子,便释然了。

宋知恩对她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做不出这样的举动来倒也是正常。

自己也不求他能够一夜之间喜欢上自己,反正慢慢来就好了。

现在苏篱落也走了,宋家那边也被她用计谋暂时按住了,虽然谈不上会帮她,但是至少只要她不做出伤害宋知恩的举动来,便不会阻拦自己。

“走吧。”

宋知恩站在病房门口,回头看向还愣在原地的明华,柔声道。

明华回过神来,便看见宋知恩正站在病房门口等自己,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温柔,仿佛在看自己的心上人一般。

这一念头让明华大喜。

她笑着小跑到了宋知恩的身边,并没有主动挽上他的胳膊,而是站在他的身边,道:“我们走吧。”

仿佛联系过了千百次一般,有仿佛这些话、这些动作说过、做过千百次一般,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自然。

宋知恩把门打开,率先走了出去。

明华跟在他的身旁,目光直视着前方。

保镖跟在身旁,黑压压的一片形成了一堵人肉墙,格外的引人注目,却又没有任何人敢上前。

住院楼的大门口早已聚集了许许多多的记者,长枪短炮的都在等待着宋知恩和他妻子苏篱落的出现。

而宋知恩这一干人,却直接乘坐电梯抵达了医院的负二楼。

宋知安则带着吴依依走了住院楼的正大门口,转移大部分记者的注意力。

负二楼的电梯外也聚集了一些保镖,见电梯门打开,宋知恩从里面走出来,便要上前去采访他。

却被他身边的保镖给拦住了。

“宋先生!宋先生!请问你这次住院是因为中毒吗?”

“中毒”二字让明华的身子猛地僵住,就连身旁的宋知恩也察觉到了。

他扭头疑惑的看向明华,抬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的力道让明华放松下来,脸上又恢复了温柔的笑容来。

没事的没事的,宋知恩现在已经失忆了,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

只要宋知恩不恢复记忆,那么自己未婚妻的地位便不会被撼动。

如此想来,明华便想起了萧芊芊给自己说的话。

让他失忆的药我没有,但是让他死的药,我有一大堆。

上辞萧芊芊给自己的药不就是要让宋知恩死的药吗?

可是自己不也还是加了点东西进去,改了方子,让他失忆了吗?

明华升出了一个念头来。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宋家别墅的大门口,宋知恩率先下车,然后便打开门等待明华下来。

他的举动让明华受宠若惊。

“爸爸!”

娇嫩的童声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声音的来源地,包括宋知恩也不例外。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小身子,在朝着这边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