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城 > 第二百五十章 苏淼淼,闹够了没?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章 苏淼淼,闹够了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久之后,宋知恩摆摆手,道:“行了,你先出去吧。”

明华闻言微微皱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无用的话,点点头后便像门口走去。

待到门边,手搭在门把手上后,忽然回过头来道:“你快些穿好衣服下楼来吃饭,爸叔叔阿姨还有大少和大少夫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她改口之前的那个字还是让宋知恩听去了,微不可查的皱皱眉,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明华站在原地并没有走动,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随后道:“刚才听叔叔阿姨在谈论喵喵上学的事情,待会儿也应该会和你说这件事情。”

宋知恩弄不明白明华说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但还是点点头,“嗯,谢谢。”

他不失礼貌却又带着疏离,这样的态度让明华很是不满,但是却又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好说什么。

最终,明华还是点点头,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宋知恩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已经搭配好的衣服。

纯黑色的衣服,里面搭配着白色的衬衫,暗红色的领带更加称显人的气质。

宋知恩打量了一眼镜中的自己,犹豫片刻后还是按照现在的这番穿着下楼去了。

衣柜里面的衣服都是以前苏篱落帮他搭配好的,他中毒住院的那段日子来并不需要穿西服打领带,所以里面的衣服也自然是没有动过。

再加上他刚出院没多久,也不需要去公司露面,在家里都是穿的家居服,所以衣柜里面的衣服,还是苏篱落走之前帮他搭配好的。

如今再次穿上时,宋知恩已经不知道苏篱落为何人。

穿过长长的走廊,宋知恩来到了楼梯口。

小女孩清脆的笑声传入他的耳中,原本因为照片丢失而有些沉闷的心情,蓦地好转了。

他的嘴角噙着笑意,然后缓缓朝楼下走去。

“爸爸!”

正坐在宋老夫人腿上的苏淼淼,听到楼梯口那儿传来声响之后便朝那边看去。

之间宋知恩正缓缓下楼,然后朝这边走来。

她激动的从宋老夫人的身上下去,然后小跑到了宋知恩的身边。

“喵喵,慢点儿!”

身后传来宋老夫人关切的话语,然而苏淼淼却充耳未闻,径直跑到了宋知恩的身边,然后牵住了他的手。

宋知恩整个人一僵,似乎是没有料到她会这样做,当即整个人就有些懵。

“爸爸快来!就差你了!”苏淼淼牵着宋知恩的手,有些兴奋的说道。

牵着爸爸的手,就好像又回到了爸爸还没有生病的那段时光。

不过

在那段时光里,爸爸通常都是会抱着自己过去的。

“喵喵,快过来坐好。”明华出声打破了宋知恩和苏淼淼之间那诡异的气氛。

苏淼淼闻言看向明华,挑挑眉,目光之中带着几分不屑的意味。

她这副模样倒是与苏篱落有几分相像,却又带上了宋知恩身上才有的那股霸气和居高临下的态度。

明华当即便有些不满,但是碍于宋家这么多人在这里,却也是不好说什么,也不好发作。

苏淼淼对明华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牵着宋知恩的手,然后跟着他走到了餐桌的一边。

也不管自己原先的位置是哪儿,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宋知恩旁边的那个位置。

宋家的餐桌座位是根据身份的大小来安排的。

上方是宋老夫人和宋老爷子,左边是宋知安和吴依依,以及他们未来的孩子。

右边则自然是宋知恩和他妻子以及苏淼淼的位置了。

然而此时苏淼淼则直接坐在了宋知恩右侧的位置,也就是宋知恩的妻子应该坐的位置上,空下了苏淼淼自己原本的位置。

这让明华顿时有些尴尬。

坐吧,却又失了身份,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宋知恩的未婚妻,怎么可以坐在宋知恩孩子的位置上?

这不就是明摆了自己都承认自己的身份地位没有苏淼淼的高了吗?

可是坐吧

她又该如何去跟苏淼淼说这件事情?

苏淼淼可是宋家所有人的宝贝,自己要是光明正大、明着来的去让苏淼淼下不来台,那可就真的是自寻死路!

思来想去,明华倒是出了一个主意。

只不过这主意

“喵喵,这是阿姨的位置,你的位置在那边。”明华笑着走到了苏淼淼的身旁,然后指了指那边空着的一个位置。

早在刚刚宋知恩下楼的时候,她就起身过去准备迎接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苏淼淼的动作居然比她快的多!

闻言,苏淼淼终于舍得抬头去看她一眼了,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沉默片刻后道:“明阿姨,既然来者是客,那么客就该有客的样子。”

苏淼淼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之中多了几分不该是她这个年龄所应该夹杂的情绪。

是轻蔑和不屑!

明华有些怒,可是偏偏当着宋家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对苏淼淼做出点什么来。

强忍住自己心头的怒意,不断的告诉自己——这虽是苏篱落的孩子,但是却也是整个宋家的宝贝,自己不能明着来!不能明着来!绝对不能!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明华便笑着道:“喵喵这是什么话,阿姨是你爸爸的未婚妻,自然就不该坐在客人本该坐得位置上。”

是的,这边是明华所想出的“好主意”了。

在苏淼淼一个年仅六岁大的孩子的面前,告诉她——我是你爸爸的未婚妻,不是这个家的客人,而是未来的女主人之一。

从她昨天在楼下发现宋知恩在看苏篱落的照片的那一刻起,她便意识到——单单只有赶走苏篱落一个人,是远远不行的!

苏淼淼也绝对不能留!

既然宋知恩现在可以因为看见苏篱落的照片而要恢复记忆,那么指不定那一天就会因为苏淼淼而要恢复记忆。

因为

苏淼淼和苏篱落的眉眼实在是太像了!

苏淼淼不过是个六岁大的孩子罢了,哪里比得上明华这般心思深沉。

她随即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的看着明华,“你说什么?”

明华眨眨眼,颇为无辜的看着她,似乎是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让她这么动怒。

“喵喵怎么了?”她故作亲切的伸过手,想要去拉苏淼淼的手。

苏淼淼本就对她厌恶的不行,再加上她刚刚的那番故意激怒苏淼淼的话,此时苏淼淼见她要来牵住自己的手,自然是恶心的不行。

当即直接把明华的手给拍开,然后手中端着的一杯热牛奶也顺势泼在了明华的脸上。

“啊!”明华的尖叫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来。

然而苏淼淼却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明华,神态之中多了几分王者的气质。

苏淼淼最近有些感冒,但是由于苏淼淼十分爱喝牛奶,每次早餐的必备饮品便是牛奶,所以厨房那边便用滚烫的开水给她冲了一杯牛奶。

早餐这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再加上现在又是八月份的缘故,这滚烫的牛奶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就冷却下来。

这一杯滚烫的牛奶直接泼在了明华的脸上,虽谈不上毁容什么的,但也足以烫红明华的脸。

明华倒也是个狡诈的人,见自己被泼了一身的牛奶,然后又还这般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当即直接捂脸哭泣。

不是大哭,是那种我见犹怜的小声啜泣,明明委屈的要命,却因为害怕牵扯到别人而独自咽下所有的恶气。

苏淼淼翻了个白眼,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明华,嘲讽道:“哭什么哭?不是说是我爸爸的未婚妻,我苏淼淼未来的后妈么?”

她话语之中的轻蔑之意毫不加掩饰,她的态度更是坚决——不过是个后来者罢了,装什么委屈?真当自己是宋家的二少夫人了?

“不过是一不小心泼了你一杯牛奶罢了!”苏淼淼将手中的玻璃杯狠狠地摔向地面。

玻璃杯在与地板相触的那一刻,发出刺耳的声响来,随即便在地上被打碎,成了好多片碎末。

她坐在椅子上,晃动着自己的腿,嘲讽的看着明华,缓缓道:“叫成这样、哭成这样的,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给毁容了呢!”

“苏淼淼!够了!”

苏淼淼的话才刚刚落音,男人愤怒的低吼声便在她的耳旁想起。

苏淼淼闻声诧异的朝自己身边看去,只见男人的凤眸之中满是怒意,往日里面无表情的俊脸,此刻却是面若冰霜。

看向苏淼淼的眼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似乎只要苏淼淼再说出一句对明华不敬的话来,他便能用家法好好的教训一顿苏淼淼。

餐桌上所有的人在听到这一句怒吼之后,纷纷诧异的训着声源忘去。

男人愤怒的眸子和他的面若冰霜更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宋知恩发火了!

因为一个明华,而对曾经自己疼爱有加、宠溺无度的苏淼淼发火了!

苏淼淼本人也更是惊讶至极。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处于盛怒之中的宋知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