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章:春庭雪

我的书架

第二章:春庭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和八年,暮春之初。乍暖还寒时候,最将难歇。

  连日来建安城里头都是雾霭沉沉,过去一整个沉闷的冬天都没见到一点雪的影子,而今年开春虽然还没有开始下雪,温度就已经很冷了。

  因着盼着瑞雪兆丰年的好兆头,人们仿佛都能够眺望远方正在氤氲着的云雾正在蓄积的雪。

  但是这场春日的雪是如此的缓慢,又是如此的令人期待。

  屋檐下那些小丫鬟们一个两个的都在外头叫嚷着,欢笑着,前线的战事已然不吃紧。他们大将军不日就会回来,届时他们的赏钱肯定不少。

  “下雪了,下雪了。”

  “我感觉到了。”

  “你一定是在骗人!”

  外头的热闹很快就蓄积起来了,纷纷扰扰,也让屋里头变得格外吵闹起来。

  “这些蹄子,都在废些什么话!”严肃的阮嬷嬷呵斥道。

  上好的黄花梨木制作的精巧的美人榻前,一个八九岁的小丫鬟在那撑着头,瞌睡着,呼吸浅淡,想来已经睡着了,大约是在这暖暖的熏炉面前,特别的容易陷入睡眠。

  这小丫鬟睡得香甜,她应当看守着的这黄花梨木美人榻上大红色的绣着牡丹花的锦被鼓成了一个包,捂得严严实实的,透不出一丝空隙出来。

  外头的呵斥声终归是惊醒了小丫鬟,从香甜睡梦中迅速脱身出来,她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有些畏惧的跪在一旁。

  “家君不在,大妇对你们总是格外温柔。里头小娘子连日梦靥,好不容易还在安睡,倘若搅了睡眠,可曾担待的起。”

  小丫鬟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大红棉被,感觉似乎有了波动,不一会儿从里面传出来娇糯的稚童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

  “在闹什么?”

  提着雕花食盒走进来的阮嬷嬷严肃的盯了那小丫鬟一眼,然后态度变得异常温和的说道。

  “回女郎的话,外头都在闹,说下了雪。大妇一直担忧您睡得可曾安稳呢?”

  谢令姜略有些茫然,她是做了一场梦。

  梦到了永和九年,她在兰亭石桌上贪懒春眠的时候。

  可是,可是,她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像个孩子?

  这小丫鬟刚到这宅院里不久,也没有什么名字,阮嬷嬷看她为人比较文静,才派她在大娘子闺里守候,眼下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这大红锦被。

  大妇生来格外美丽,平日里又极为温柔,只是她来时小娘子就因为感染了风寒,整日里一直昏睡着,也未曾真切地看到小娘子的容貌。

  谢令姜缓缓的从被子里钻出一个脑袋来,一双明亮的如同黑玉一般的眼睛,正看向外头。

  层层起伏的红绡似瀑布自梁高处缓缓倾泻而下,绵延无边,几乎都要拖到地上了。

  这黄花梨木床架子上分明镶嵌了几颗夜明珠,暖玉屏风上更是微微晕染出画着仕女的宫灯的暖黄,仿若远山重叠,流云明灭。

  紫金莲花缠枝嵌南珠的紫色熏炉中正燃着御赐沉香木,此时正缓缓升腾起几缕蓬松的细烟,明明灭灭,似很模糊。

  又看看眼前的正盯着自己的这个小丫鬟,穿着非常素净的衣服,外头是套着粉色的夹袄,面上是一派天真的茫然之色。

  又看看站在那恭敬回话的仆妇,穿着半旧不新灰鼠皮的外比甲,头发疏的极为规整,却只用了一根素朴的看上去有些半旧的银钗,面上极为和善,又透露出素朴正气。

  “阮嬷嬷?”

  等意识到这是自己幼时的嬷嬷,母亲的陪嫁丫鬟,谢令姜是真真愣了。

  昔日王知音整日信什么五斗教,说什么道祖有无上功力,能叫人长生不老,能叫人起死回生,那时她嗤之以鼻,无可奈何,到后来,会稽城破,满门被灭,更是说明这世上本无神明。

  可,她怎么会回来呢?

  可见这世上真有神明,却不是需要你整日祷告的。

  三生有幸,神明有心,她谢令姜回来了。

  那今夕何夕?

  小丫鬟呆了呆,这世上居然会有这样好看的小娘子?

  如同美玉一样的面庞,如同春花一样的羞涩。

  谢令姜闭上了眼,长睫颤动了些许。

  “母亲呢?我想见母亲,阮嬷嬷。”

  阮嬷嬷立刻忙不迭的应了。

  “就让这小丫头先伺候您梳洗,老奴这就去把大妇喊过来。”

  再次瞪了这小丫鬟一眼,而后很快的出了门去。

  谢令姜便见这小丫鬟去捧梳洗的水,过来伺候她梳洗。

  大红被子滑落,她摸了摸自己的头脸,又看了看自己稚嫩圆润的手。

  “今年是永和几年?”

  梳洗完毕后,她开口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还没想到这般貌美的女郎居然会首先开口和自己说话。

  连忙俏生生的开口:“我…奴婢并不识字,好像听过旁人说今年永和八年,我,我还没有名字,因着脖子后长着一块鱼儿一样的胎记,大家叫我小鱼儿。”

  “子鱼。”

  谢令姜愣了愣,终于想起来这是她出嫁以前的丫鬟,她不愿使她陪她去王门,所以指婚出去了。她都不知道她从前有这么可爱的小名字呢?

  “天可怜见,我的长安终于要好起来了。

  美妇人飞快地冲上前来,然后把她抱在怀来。这美妇人松松挽了个飞云髻,斜插着两支红玉金簪。眉心贴着一片金箔花钿,如一朵格外好看的花朵。她身上穿着粉绣大朵杜鹃花的内裙,外面罩着白色貂皮毛的斗篷。

  她的母亲,阮容,一位极美的女子。

  只不过在自己出嫁之前,母亲就已经去了,记忆里的母亲是躺在床榻上,一直极为孱弱的母亲,在风雨飘扬,盛极而衰的家族覆灭里,她不堪病痛折磨,吞金而死。

  她从前活的太糊涂,也太荒唐了,为什么都不记得这样美的母亲的存在呢?

  这是母亲?

  她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数十年的光阴,她一直都是那个骄傲的谢令姜,谢家嫡长女谢长安,从来都没有像此刻一样再次躺在母亲怀里。看着母亲温柔的充满关怀的眼眸,她感觉到眼睛湿润了。

  “阿娘,嘤嘤嘤……”

  小娘子居然哭了。

  阮容料想到小娘子必定是委屈了,心里头愈发觉得有些心疼,“好长安,好令姜,莫要怕,阿娘在呢!阿娘会一直守着你,不要害怕。”

  等谢令姜意识到处境之后,在母亲怀里稍微多温存了一会儿,而后便送母亲离开了。

  这是好不容易重来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谢氏高门,齐大非偶,她再也不需要那些所谓名满天下的才名了,王朝末路,走向颓唐,高门大厦,盛极而衰。

  风骨,才情,她都不需要了。哪怕是在黑暗里,她也要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中。

  她要牢牢的护住家族,绝对不会像上辈子一样,把一切赌注都依赖在一个和谢氏一样处于风雨之中的王氏了。

  她定了定神。

  坐在梳妆台前,她看着铜镜里头的自己。



  一副娇憨模样,的确是个女童模样。

  今年年末该七岁了。

  大梦一场,她醒在了二十四年前。

  瞧了不知多长时间,如梦方醒,便发现手掌心已经暗暗发红了。

  有点痛。

  神色清明,她又看了看窗外,隔着朦朦胧胧的窗帘,一时之间,竟然是分辨不出窗外是否在下雪。

  “该不会夜里会下雪吧。”

  她话刚没有说完,外面似乎就开始了下雪了,簌簌的雪花漫天飞舞而下。

  透过窗户,忽然看见外面很安静,鸟雀躲在温热的屋檐上,不敢下来觅食。

  或许是谢氏大族,几辈子的膏梁锦绣堆里,向来都是屋里梁前都温暖无比的,所以这高门家族就连飞燕也在堂前流连不已,难以割舍的。

  那小丫鬟已经被阮嬷嬷叫了出去。自己刚好可以静一静。

  但凡只要把握住,一定不会辜负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生光景。

  今年是永和八年,明年就是兰亭聚会之日,自己就能从那个梦里醒来,睁眼看看,究竟是谁在唤她的名字。

  那个临死之前抱着自己哭的那个郎君,究竟会是谁呢?

  永和这个年号,只用到十二年,而后便是升平。

  她死在升平二十年的暮冬。

  大厦之将倾,在这末世当中,她宁愿舍弃风骨和才情,从一开始就步步为营,保住这簪缨富贵,抑或是亲手打碎这金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