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四章:绵胭脂

我的书架

第四章:绵胭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在晨光熹微里头,子鱼就殷切的前来伺候她起床。

  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屋外已经是银装素裹。

  但是屋子里头因为地暖的原因,简直活像是南方的春天。

  她是高门贵女,亦是名门闺范,洗漱之后,取最上好的香膏涂抹粉面,而后被心灵手巧的子鱼梳了个双丫髻,因着年幼,不需要涂抹脂粉。

  子鱼正是活泼的性格,觉得女郎虽然年纪比自己小,但是瞧上去居然是这般的稳重。一时之间想要学得规矩些,也觉得极为困难。于是乎她就自言自语开口。

  “别的姐姐们说如今朝野外郎君们的脸愈发白了,都爱装饰,要是皮肤都像女郎一样白,该省了多少银钱?”

  纵使谢令姜满腹心事,还是被这童年稚语逗笑了。

  “噗嗤,你可别在旁人面前这样胡说了。”

  自先惠帝开始,他们格外的崇尚容色的瑰丽,如今朝堂之上,大臣们各个身具风骨,容色绝丽,有时甚至袖中暗藏明镜,每日清晨,即更衣洁面,修眉画粉,顶黑冠将,绰约而上朝。

  哪怕谢令姜才七岁,也不可或缺的受到了影响,价值百金的绵胭脂摆放在面前,以丝绵裹成卷,浸染红蓝花汁,高门贵妇们常用来敷面或抹唇,这便是绵胭脂。

  铜镜里头看出来这屋子里头的摆设,黄花梨木的美人榻,大红色的撒花的纱帐,一只小巧玲珑的碧玉镂空香薰球被银链子系在床梁上。

  这是她年幼时候所在的闺房。

  只见四扇红色雕花窗下放置了矮几,上设了一顶香炉,香烟袅袅,地下铺着海棠花的毛绒地暖毯子,放着两个梨花木绣墩,隔着屏风,是四开的大书架琳琅满目的书架,下面放着青玉案,摆放着文房四宝,旁边有一江西陶瓷瓶上斜插这两三只新摘的梅花。

  梳妆台位于床的斜对面,这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在硕大明珠下显得甚是华美无朋,绚丽夺目。金丝楠木所制的九层抽屉的妆笼立于一旁,每个抽屉里的金银珠宝,各色钗环,连带着许多小玩意都为金玉所置,昂贵至极。

  这是簪缨世族,钟鸣鼎食之家才有的荣宠,因着她是谢氏嫡长女,几乎谢氏满门的富贵都堆在了她身边,而她生性清冷孤傲,与众姊妹们不甚亲热,可后来谢氏于风雨飘摇里若不是那些姊妹们一同联姻出嫁,也未必能够保全。

  她谢令姜死了,可是谢氏尚且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有一丝血脉传承。

  如今阿耶要加封安西大将军,即将迁往金陵城。

  她也会很快见到祖父母的。

  今朝四大盛门“王谢桓庾”,琅琊王氏,陈郡谢氏,谯国桓氏及颍川庾氏。

  她的祖父谢丕才兼文武,是太常卿,她的祖母为江南孙氏出身,治家严谨。

  她的父亲谢奕石,如今官拜安西大将军,除了早逝的二叔谢琚外,她的四叔谢万石在外领吴兴太守,五叔谢叔石在建康朝内为秘书郎,六叔为永嘉太守,也在外。

  他们谢氏满门子弟,各个都是人中之杰,但是他们谢氏的中梁砥柱却的的确确不在此四人中。

  真正能够决定陈郡谢氏在晋朝风雨飘摇里最终的走向的定鼎之人,是她的三叔,人称山中宰相的谢安。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明年兰亭集会,三叔谢安名声大噪出仕之后,陈郡谢氏便因此卷入了晋朝皇室的夺嫡之争里,今穆帝无子,于是各王觊觎无比,企图占据东宫之位。



  朝野之内,夺嫡之争,党争遍布,朝野之外,起义纷起,前秦觊觎。

  阿耶死于升平二年,自那年开始,谢氏的危机便渐渐显露出端倪。

  而四大盛门交相辉映,互为寇谋,恰恰是这种情况下,三叔作为掌舵人更是只能做出联姻的抉择。

  兰亭集会在会稽山阴,在此之前,她那光风霁月的名士三叔,隐居会稽山山阴县东山,并且兴办了东山学社作为谢氏族学,也就是她们回归金陵之后,便要一同前去学习。

  她正在思索当中,就听见汀兰阁外似乎有争吵声。

  微微皱眉,子鱼这时方才收敛神色,匆匆而出了。

  她虽然在女郎面前毫无顾忌,但是嬷嬷说过,在外头必须要不苟言色。

  “发生了什么事?”

  子鱼声色严厉的询问,外头的婢女翠雀儿和花羽儿都有些着急。

  另一个十三四岁的大丫鬟玉珠正有些气势汹汹的,此时就算看到了子鱼也满不在乎,几乎是有些咄咄逼人的开口:“我家女郎想要大娘子的绵胭脂,听说三郎君就得了两盒,一盒给了三夫人,另一盒快马加鞭的送给了大娘子,左右大娘子,平时也不施脂粉,不如就送给我家女郎好了。”

  她心里自然是瞧不上子鱼的,听说这个原来不过是一个粗使丫鬟,后来得了大妇的的青眼才会被提拔成为大丫鬟,底气不足,如何能在自己面前轻狂呢?见子鱼表现如此温和,当下愈发有了底气。

  子鱼心里想着阮嬷嬷说过,身为奴仆,对于旁的丫鬟应当不卑不亢,可若是践踏女郎的颜面,就应当即刻表现出应该有的气度。

  “玉珠姐姐。”

  子鱼语气温和,可眸中竟显露出几分成长后的威严。

  “女郎的汀兰阁里,怎容你放肆?”

  谢令姜已经走到了屏风后,她此时正瞧着这边,目光平静而淡然。

  玉珠是她庶出的妹妹谢道聆的大丫鬟,谢令姜素日里对这个庶出的妹妹都是极为冷淡的,也并不屑于与她有所争端,她平日里对于这些家族事务从前也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只喜欢风花雪月的歌赋清谈。所以素日里一些衣服绸缎,金玉玩意,些许都会被她所求去。纵使丫鬟们想说些什么,谢令姜也不会太过在意,所以她竟不知道,原来对方索求东西的态度,竟是如此恶劣。

  谢道聆为庶母王氏所出,王氏是阿耶最宠爱的妾室,出自琅琊王氏的旁支,而自己在丧父之后,之所以被三叔拟订与王氏知音联姻,而不是风姿绰绰的王氏知玄的原因,不乏有这位庶母的踪影。

  玉珠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小丫鬟居然有这般威严,可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却仿佛瞧见了那个总是沉默的大娘子正隔着屏风冷冷的瞧着她,她一瞬间几乎以为是老大家孙氏,抑或是三郎君谢安,竟吓得有些腿软的匍匐在地。

  “奴婢不敢。”

  而后便听到那童稚气未除,却寡淡的声音:“二娘无德,令王氏前来见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