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九章:大手笔

我的书架

第九章:大手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谢道聆百无聊赖的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新衣裳,而后愈发觉得有些心烦了,这些衣服都不好看,为什么不能有更漂亮的衣裳呢?

  不是说今年三叔又送了新的绸缎过来吗?肯定又是送到了阿姊那里了,凭什么阿姊占了个嫡女的名分,就什么都比自己好,而自己分明也很娇俏可人,唉,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那个绵胭脂?

  马上就能回谢家了,到时候肯定公中会有更多的好衣裳送过来,她想想心里便觉得有些快乐。

  怎么还不回来?

  她忽然发现王氏还没有回来,心里头又有些焦灼起来了。

  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玉钏站在一旁,眼睛里,略有一丝担心。

  玉珠也不能撑着气势,该不会影响小妇吧?

  “小妇来了。”

  坐在门口翘首以待的腊梅儿高兴的开口。

  可是回来的王氏面上一派严肃,玉珠脸上的面色也很差。

  “阿姨终于回来了吗?”

  谢道聆欣喜无比的起身,飞快无比的提着裙裾前去。

  可是呆呆地望向王氏,对方的面色极差。

  谢道聆察言观色的能力最强了,当下也只好讷讷的在原地。

  “阿姨。”

  “二娘,像什么话?一点名门淑女的风范都没有,早和你说过,行走之间要有规矩,你腰间的禁步是干什么用的?”

  王氏面色瞧上去极为严肃,几乎方才的怨气在这一刻才暴露无遗。

  谢道聆一时有些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了,王氏平日最疼自己,可是怎么会突然这么凶自己呢?

  可等见到谢道聆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又忍不住有些心疼了。

  “快进屋里去,玉钏,怎能让女郎在外头冻着了?”

  玉钏立刻上前将谢道聆哄着走了进去。

  谢道聆也知道此时不是撒娇讨饶的时候,当下也只好听话的进去了。

  王氏心里头虽然烦闷,但是还是不动声色的听着玉钏说起那些仆妇们的事情。

  “小妇,还是那样,该听话的就是很听话,不愿意听话的就是不听话,眼下将军马上就要回来了,咱们府里头与其他世家们的交流日益增多,到时候未免更加困难,让您管家,着实不利。”

  王氏听到这话,反倒心里舒畅了不少,面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我倒要看看谢令姜如何将这个家管好了,你只吩咐下去,让他们按兵不动即是,那些谢氏的老仆妇们在我手上尚且很不好收拾,更何况一个七岁的女郎呢?”

  谢道聆也终于听明白,小嘴一鼓,情绪又上来。

  “阿姨和玉珠去了,但是没能给我拿回来绵胭脂,反倒丢了掌家权,那我和那些小姊妹们又有什么可说的呢?回去之后,必定会被笑的。”

  谢道聆心里头格外的有些委屈起来,当下心里又很不舒服,纵然她有几分心计,可毕竟还是一个七岁不到的小娘子,总还是如同孩童一般的。

  王氏听到这里神色微微下沉了些许,而后冷冷道:“这是以退为进,即日起,你可不要想什么绵胭脂,就连你这里的小玩意儿,要么藏好了,要么就要被发卖出去了。”

  谢道聆听到了这里,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失去什么了,再也无法冷静下来,反而尖叫道:

  “阿姨,你怎么能这样没用呢?你怎么能就让她们这样欺负我?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从阿姊那里拿的,现在又要还回去吗?我不要!我不要!”

  王氏这时眼睛里头有着冷意,但是面上也没有任何安慰之色。

  “之前你能从她那里拿来,自然也要做好被拿回去的准备,眼下马上就要回谢氏了,倘若你还不够懂事,耍些小孩子脾气。到时候你祖母大家那里,你不得她喜欢,又得了大妇的厌恶,到时候不知道嫁到哪家当妾侍,受大妇的压制和惩戒。到时可就为时已晚了!”

  王氏把道理掰碎了,揉碎了,摆在面前说,倘若二娘还听不明白的话,那她这个女儿也就算是养废了。

  谢道聆原本还在发着怒,将身边的一只水花瓶都砸到了地上。

  碎片四溅,她叫喊着,哭闹着,可是这时候看着王氏没有一丁点安慰自己的意思,而且说出来的每句话都直戳内心,谢道聆比阿姊懂事的还要早,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庶出的女儿,哪怕阿耶也非常的宠爱自,己可是究竟是比不过谢令姜的,谢令姜是真正的嫡长女,是真正能够依靠家族的。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而后平复了心情。

  仍然有些心有不甘的开口:“凭什么谢令姜就能得到这一切?凭什么?阿姨。我只是心里不服气。”

  “就连…就连阿兄对她都比对我好,为什么?为什么同样都是阿耶的女儿?却偏偏她怎么都过的比我好,什么拥有的都比我好呢?这根本就不公平。”

  王氏这时面色终于温和了一些,而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二娘,你向来都是懂事的,阿耶同样把你当做掌上明珠,何况谢氏子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旁人看来,你们是一体的,只要你心里知道,你们终究是不同的,却千万不要表露出来半分。倘若要恨的话,便恨这不公的世道吧,便恨这嫡庶尊卑的规矩吧!”

  程氏和柯氏走出来的时候,阮容身边的大丫鬟海月和海辰都来送她们。

  她们望望远处的天空,只觉得这雪后的天空明亮无比,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可是却有极为强烈的光照着。

  这四年她们过得尤为艰辛,可是又想着自己的孩子,只能够隐忍的活着,王氏或许在大妇阮容面前是恭敬的,可是在她们两个同样的妾室面前却是极为张扬的,甚至是不屑一顾的,平时她们的一些份例供给上面都会有所克扣,其实都不敢到大妇面前说而已。

  天可怜见,大妇居然知道了她们的处境。

  仿佛是能体会她们此时的变化,海月温柔地安慰道:“以后将军府的月份例,我们会直接送到两位小妇的手里,再不必过王小妇一手。大娘子知道您二人平日里格外简朴,手里没有多少体几,可郎君娘子都渐渐岁数大了,另每人送二百金,以做体己。”

  程氏和柯氏相顾无言,却原来是大娘子谢令姜的大手笔。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