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十章:迫交权

我的书架

第十章:迫交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幽兰园里闹了一场,很快的停歇下来。

  王氏似乎也有点愤愤不平,但最终语气又平和下来。

  “既然想管这个家,便叫她管是了,这个家岂有这么好当的?等家君回来再说。”

  王氏的大丫鬟玉钏很快的把公库的钥匙还有这几年的账本送了过来。

  看着玉钏恭敬无比的后退的身影,谢令姜心里头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也许是因为阿娘料想着她也不敢动什么大的手脚,所以才会这么不在意。

  阮容也真的把女儿谢令姜所说的想要学习主持中馈的事务的话当了真,上了心,于是她每日上午都在母亲的正堂里头,处理账本。

  又说旁的不如别人,也有可能,但在算账这上面还无人能够出谢令姜左右。

  “如今瞧着这府里头没有什么银子,怪不得阿娘这样放心。”

  谢令姜好不容易把这几年的帐本看完了,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想来也是,坐拥千金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一点买米粮的银子呢?

  阮容身边带着提着雕花食笼的阮嬷嬷,眼下听到了自家小娘子这样开口说话,忍俊不禁。

  “瞧瞧,这还真是我家里的女郎才会说样的话。”

  这样想想也并非全然颓唐一片,终究还是有可以看到希望的道路的,世家之所以可以传承绵延千年,也正是因为井然有序的家规和代代家风的传承。

  并非没有可取之处,谢令姜心里头多了一丝暖意,眼下连忙站起身来,“虽说长安最喜欢阮嬷嬷做的糕点了,可总是劳烦您,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呀。”

  阮嬷嬷面上带着笑,十分真挚:“天可怜见的,咱们家的女郎最是体贴人心了。”

  “阮嬷嬷又这样打趣长安,长安什么都不懂,所以才在府里头的事物指手划脚的,您要是再不看顾着点,万一闹出什么笑话来,等阿耶回来势必会笑我的。”

  她们之间的气氛还是极带着笑的。比起此时战战兢兢的谢道聆来说,不知道气氛要好上了多少?

  可巧正是这时,王氏已经在正房外头候见了。

  海辰俏生生的开口:“王小妇端出了负荆请罪的气势,说是想求大妇,允许她请安侍候。”

  子鱼如今感觉跟在海月姐姐身边学到了许多东西,此时更将那些畏怯的情绪都丢了不少,毕竟回头要回到谢氏的时候,自己可得要为女郎撑住场面,断断不能怯了。

  幽兰阁里,谢道聆紧紧的捏着拳头,一双大眼睛直溜溜的盯着眼前的大妇阮容的大丫鬟海月,同这个阿姊的大丫鬟不同,海月是比她阿姨王氏还能说的上话的人。

  谢道聆面上多了一份甜美的笑:“海月姐姐,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拿出去吗?阿娘就都听阿姊的话吗?”

  海月原本正在对着公中的账簿,眼下听到二娘子这样说话,声音软软的,面上多了一分恭敬的笑容。“是的,大妇也十分感激前线的将士们,是而全力支持大娘子的主张,二娘子,这般蕙质兰心,想必一定会支持大娘子的。”

  她的言语动作神情举止,没有一处是不恭敬的。

  饶是谢道聆心里再有气,此时也只能隐忍不发了。

  只能眼巴巴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宝贝玩意儿,一个又一个的被收走,到时候不知道发卖给些什么铜臭的商人们,而后变成银钱,到她不认识的那些臭将士的身上,想想心里就有些痛心。



  “阿姊最近身体怎么样呀?我老想找她玩,结果她院里头的丫鬟都说她在忙,不得空,海月姐姐,你要是碰到阿姊要跟她说,我很想她哦。”

  海月不卑不亢的回答:“大娘子的身体,近些日子已经将养好了,倘若你想见她的时候,可以在大娘子学习女工或者古琴的时候一同去学习。”

  子鱼心里对这样沉着应对的海月十分的敬佩,发自内心的想要在以后老老实实的多跟她学习。于是态度也愈发认真起来了。

  谢道聆这时便有点害怕了,她最讨厌学习这些东西,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够让同样金尊玉贵养着的谢令姜有兴趣学这些东西,愿意一次又一次地练那种枯燥的指法。

  有些讪讪笑道:“那好,就不打扰您了。”

  谢道聆转身走进了自己的闺房,看着一旁的玉珠正在认真地将自己的宝贝玩意儿一个又一个的拿出来,登时便有些生气上去,狠狠地在她腰间掐了一把,“你可是疯了不成,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外拿?不知道我最宝贝的要收起来吗?”

  玉珠尚且有些呆呆的还不明白,而后感觉到刺破皮肉的那种痛,眼睛里瞬间就冒出了几滴眼泪。

  “奴婢错了,女郎。”

  看着对对方小嘴一撇,好像马上就哭出来了,谢道聆又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扭头就走。

  …

  与此同时,安西大将军谢奕已经率领亲兵赶回建安城了,即将就要前去进觐见天子。

  消息传递回将军府里,大管家是亲自过来的,原本大管家德高望重是坐镇在外宅里头的,这些都应该是小厮前来汇报,可更显得他的郑重无比。

  “大妇,如今陛下正在照见大将军,府里头也要预备起来,明日就要开一场为将军洗尘的宴会,建安城里头其他的大家都会派人过来的。”

  王氏听了这番话,简直有些欢欣鼓舞,自己管家权才收回去两三天,家君就要回来替她做主了。

  阮容和谢令姜母女二人几乎是与此同时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凝重的欢喜之情。

  谢令姜自然是十分期待与久违的阿耶相见,阿耶死在升平二年,她已经有整整十八年未曾见过阿耶了。

  就在王氏以为很快就能夺回管家权,预备宴会的权力的时候,谢令姜非常客气的一笑:“劳烦大管家将仆妇们召集起来,待会儿我会细细说宴会的安排。”

  眼见着谢令姜已经带着大管家走出去了,王氏心里头更显得焦灼无比。阮嬷嬷却在此时将一个托盘放在她手上,“大妇最喜欢吃金桔,劳烦小妇亲手剥好了。”

  她忍不住咬了后槽牙,可是瞧见大妇阮容清冷的眼,只得卑微的剥金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