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十三章:阮遥集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阮遥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二娘好似天真无比的眼神,谢令姜很快的回了神。

  “长安已经很久未曾见过舅父了,阿耶,我听说舅父非常擅长弹音律,舅父与舅父的从父阮步兵一道更是被誉为竹林七贤,他们常常于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

  谢道聆心想着自己怎么都没听说过这些事情?阿姊平时不出来玩耍,难不成就天天看这些书吗?

  谢奕听女儿说话更是点头,“仲容阿兄,实在是我辈楷模为人任琴,不拘礼节,你伯祖父对此非常看重。”

  听到郎君对于自己的族兄如此的赞颂认可,阮容面上终于浮出微微的绯红色,又饮了些果酒,此时声音愈发显得娇柔起来。

  “阿兄平日里痴爱音律,对此颇为认真,甚至也不愿入朝为官,是我们阮氏子弟的常态,我们阮氏子弟族人都颇能喝酒,所以郎君每每前去便颇受欢迎,久不见阿兄。不知他身体是否安好,不过倘若此次千里,遥集真的能够前来,我必定要备上一份厚礼,好好妥求三叔好生照料着。”

  谢奕看着妻子娇美无瑕的面颊,粉面含春威不露,心里头开怀不已。“阿奴何须担心,我那三弟,也是放旷之人,想来未尝不欣喜之至。”

  而后又思索开口道:“陛下重赏咱们陈郡谢氏,此时写着“簪缨世族”的牌匾,恐怕已经送到豫州老家去了。明日登门恭贺者,恐怕不下少数,还要劳烦阿容操劳此事。”

  “郎君无须担心此事,你可不知道,如今长安管府中诸般事情管的尤为甚好,十分妥当,就连大管家都赞不绝口呢。”

  谢奕闻言,自然是心怀大慰。

  “有女如此,人生无憾矣!”

  见父亲微微有些醉了,谢令姜起身告辞,而后其余诸人也纷纷请安离去。

  王氏纵然心有不甘,却也没有别的法子,眼下只能看着谢奕满怀热枕的看着大妇阮容,而没有什么办法呢?

  “王小妇夜路湿了,可要小心。”

  谢令姜眼神仿佛有些复杂,但是她又没有说太多,只是匆匆离去了。

  她心里头还有很多复杂的事情,比如这突然冒出的记忆,这个让人觉得有些熟悉的名字在耳边在心头响起来。

  可是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忘记了呢?

  这样一想,又免不得要想起前世的诸般种种事情,一时心头更是微微有些苦涩起来。

  她究竟忘记了什么呢?

  阮遥集。

  为什么提起这个名字?心里头居然会这样的痛呢?

  果然这一世的诸般事情都如同前世一样的辗转而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似的。

  所以谢令姜可以按照前世的节奏,一步一步的完成吗??

  王氏眼神里愈发的显得有些深沉,而后也只能愤愤不平的带着玉钏离开了。

  郎君当真一眼都不愿意看她吗?难道不知道这府里的事情多半都是她管?

  心里头的心绪百般,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只好愤愤不平的回去,关上了大门,而后再砸一点东西,便能将这情绪按捺下去了。

  至于其他的小娘子,回去的时候心里头多多少少是高兴的,一来是今天晚上吃到的丰盛的零食,叫他们欢喜不已,二来是阿耶终于要回来了,所以她们眼见着也能多撒撒娇,讨讨阿耶的喜欢了。

  谢奕深深地盯着阮容,他在军中的时候时常饮酒,但是身边却并无人相伴,他正值中年,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且比起诸兄弟而言,谢奕在声色之事更为着重,眸色渐深。

  阮容又多喝了一点酒,“大郎。”

  娇嗔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心头发软。

  在这长明宫灯昏黄柔和的光晕中,她微微仰着头看他,清丽的脸庞白润如珠,嘴角的梨涡分外可爱,捏着酒壶的手指纤纤修长,嫩若柔夷。

  这是自己的妻子,阮容。

  “阿容。”

  阮容抬起头来,只见灯光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愈发身形伟岸,眸中的神色仿佛是如同豺狼虎豹,阮容并非不知人事的少女,自然知道郎君心里头在想些什么,或许是太久没见妻子,谢奕内心压抑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阿容,我想你了。”

  他宽大的胳膊一把阮容抱在了怀里,有些急不可耐的亲吻起了她美丽的眉,亲吻她如花的脸,亲吻她那朱色的唇,亲吻她白皙的脖子,这是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女郎。



  他的热情就像是一把猛然烧着的火,如此来势汹汹,如此迫不及待,她脸上的绯色在此时愈发浓郁起来,红唇不受控制的阖动,眼睛里仿佛绽放了美丽无比的光芒。

  “唔。”

  有道是芙蓉帐里暖,一刻值千金,此话暂且不提。

  谢令姜躺在帐子里头,居然一夜都未曾睡觉,不知道究竟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心里念多少回,她忽然有些愤愤不平起来。

  王知音比自己要大九岁,分明就是一个糟老男人!自己干什么?还要再等王谢联姻?她才不要嫁给他,得要重新找一个能够作依靠的人。

  阮遥集,年少时自己也成贪慕的梦,也许可以重新试一试呢?

  子鱼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准备进来看看女郎醒了没有?可瞧见女郎那双宝石般的眼睛下面深深的乌青的时候,不由得惊骇了一跳。

  “奴婢知罪,竟不知道女郎昨夜未曾安睡。”

  谢令姜此时的确精神有些疲惫,可是过了午时之后,府里头就要开始着重安排这些来客们了。只能定了定神,而后开口:“应当还有些脂粉,遮盖一下气色,无甚大事,不必与阿娘和嬷嬷提起。”

  子鱼自然连声应是,主子未曾安睡,身为奴仆却睡得酣畅,是为大罪,倘若要是阮嬷嬷知道,就算是自己的亲外祖母,自己也断断落不得一个好字。

  眼下只好胆战心惊,提心吊胆,想方设法的为女郎遮盖这疲惫的神色。

  谢奕此次回来自然不是空手而归的,给妻子还有几个女儿,甚至是三位妾室都带了礼物。

  只是王氏盼伤了眼睛,也未曾盼到郎君大驾光临。

  只是这礼物还稍稍能如人意般。只是听到这奴仆的汇报,便又叫人有些发怒了。

  “大妇那里有两箱子珠宝,还有上百匹宝缎,大裘四五件。”

  “四位女郎倒都是一样的,每人一盒东珠,八匹宝缎,大裘一件,大娘子那里好像多了一个九连白玉环。”

  “三位小妇这里都是一样的。”

  王氏这时看着眼前硕大的东珠,便愈发愤怒起来,那喜色便也全然不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