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十四章:洗尘宴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洗尘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水的人往这边来,往日的昌平街上从未有过这样的热闹,但是今日众人都知道了,从安西将军谢奕石这里开始,承继国子监祭酒,太常卿大人,豫州刺史之后,安西大将军,也出现在世人的面前,陈郡谢氏,这个传承千年的望族世家,终于在这一刻传言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一大清早,阮容就起身带着阮嬷嬷,在府中四处巡视,谢奕,也在正门那里迎接其他的一些亲朋故旧,乃至朝野之中的名臣达官,他从前算是默默无闻的,在南康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帐下还曾担任过司马一职,也许是承蒙桓温的照顾,铜钱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从某种程度上,他以隐约地察觉到,随着自己地位的提升,或使他们的关系会有进一步的加深。

  伯父的书信里已经写得十分昭彰,父亲的来信里也显现出殷切的期望,世家沉淀千年,为的正是他们这些子弟们能够前赴后继的出仕,以振兴世家之威。

  当然心里头也有微微的怅惘,为什么三郎始终不愿意出仕为官呢?

  当事时只瞧见中书郎庾亮朝这边走来,举手投足之间,儒雅风范尽显于人前。他出身颍川庾氏,是前丞相军谘祭酒庾琛之子、今太后庾文君之兄。早年被琅邪王司马睿召为西曹掾,先后任丞相参军、中书郎等职,因其姿容俊美,善谈玄理,且举止严肃遵礼,颇受器重。

  谢奕停下了思索,咳嗽了一声,也走出名士风范前去。

  “庾兄,近日可好啊?上次匆忙一见,竟未能够畅叙幽情。”再不多时,即见王导诸臣前来。

  此次洗尘宴会,一时之间安排的倒颇为合理,就连粗线条的谢奕也察觉到府里头这次宴会安排的颇为合理,几位朝中重臣有单独的隔席在单独的凉亭里头,又不显得突兀,其余的朝臣们也按照等级各自于石桌石椅上,瞧上去也是相得映彰。

  “安西将军府上的宴会倒是别有雅致,独出心裁,我等难以望其左右呀。”

  南康公主驸马都尉桓温极为随和,颇为赞许,其余诸臣,也纷纷赞不绝口,并询问究竟是何人操办。

  谢奕哂然一笑,大管家在一旁开口道:“我家女郎操办此宴会,还是初次主持中馈,女郎说了,叔伯们倘若不嫌弃,便是极好的。”

  于是众人便欣欣然称赞,一时欢声笑语都不曾停歇。

  男宾宴席上尚且如此欢乐,何况女席。

  幽兰园偏院,此时王氏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前去打探的小厮,一个接一个的回来禀报,却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前面出了半点岔子和问题。

  “那些个管不着的老婆子呢?难不成所有的人都听她的话不成?”

  “回小妇的话,就连谢大管家家的也都听从安排。”

  那小厮回答后,更叫她怒从心来。

  阮容面带微笑的同中书郎庾亮的夫人丘氏闲聊,这位丘氏夫人是当朝庾太后的长嫂,素有名望。

  “庾夫人近来可好?”

  “倒是也好,我家郎君,喜好老庄之学,为人严肃庄重,他俨然自守,人们都有些顾忌他的方正严峻,不敢随便接近他。幸好安西将军为人随和,还愿意搭理他。”

  江州刺史温峤的夫人王氏也来此地,她是温峤的第二任夫人,但因为出身琅琊王氏,众人倒都忽略了温峤的第一任夫人高平孙氏存在的痕迹,能够叫温峤忘记微末之时陪在身边的糟糠之妻,想来的确有其本事所在。

  眼下眉眼带笑,和煦无比。“瞧着谢大夫人近来颜色颇好,贵门喜事成双,如今倒比我娘家还要盛大几分。”

  中书令卞粹的夫人出自范阳张氏,是武郡公张华之女。此时唇角微微勾起,最是温和不过。“当年闺中瞧着诸位女郎里,阿容的颜色便是最好的了。”

  众人说笑着,品着果酒,瞧上去神色安然自得。

  唯独丞相王导的夫人曹淑面色格外差了些,此时言语里有些微微不平。

  “庾郎君虽然严肃,也没什么不好,不比我家老奴,洁身自好尚且不能够。”



  她素来有善妒之名,禁止王导有婢妾,甚至经常盘查王导身边的男仆,见到有长相俊美或年少的,都大骂一通。王导不能长久忍受,就悄悄的在家外养了许多外室,世族里有都有些知晓。

  此话说出来,原本并无炫耀意思的中书郎夫人丘氏面色上竟有些尴尬起来。

  阮容并不擅长辞色,一时想到自己的夫君谢奕未尝不是有三个妾室,竟没什么立场发言。

  幸而王右军对夫人郗璿微微一笑:“伯母何必如此忧心,左右伯父也不敢在您面前毫无顾忌,阿豫事亲至孝,何妨此般?”

  曹淑面色稍改,而后目视此地,叹道:“确实如此,我等诸位,内宅妇人,不倚郎君,只靠儿女。”

  丘氏在旁人面前或许稍有得色,但是在王相夫人面前也讨不得好,这曹淑虽然不过是司马之女,但是王相却是先帝的老师,是先帝的至交,如今朝野之外谁不称一句王公。

  话题谈及儿女,诸位夫人便有话可说,气氛也温和了些许。

  温夫人算是王相的内侄女,当下笑道:“叔母膝下有长豫,深得伯父疼爱,我家放之也还算伶俐,庾夫人有阿彬和道济两个小郎,只是可惜竟不如谢夫人家有闺秀,甚出众。”

  说完后,众夫人也纷纷笑着认可。

  王右军夫人郗璿扶了扶簪子,笑道:“我家也是好不容易得了官奴,官奴前些日子还在念叨着长安的好处呢,只是官奴身体孱弱,尚且将养在临沂老家。”

  “子房总是笑我,谁不艳羡右军对你情有独钟,矢志不渝,况你家各个儿郎都极为出众,怕是来日长大,又多了几家所谓的东床佳婿。”

  阮容也忍不住打趣,闺中之时就是密友,如今为人妻子还能交游,自然也是情谊难得,故彼此称呼小字打趣。

  不多时,谢令姜过来拜见诸位夫人,正听见郗璿这话,她上一辈子的婆母郗璿,丈夫是无用的存在,可是这位婆母的确令人敬仰。

  谢令姜情不自禁想到多年以后这位郗氏嫡女成为国夫人,可是夫死,子亡,就连孙子辈也无一幸免,竟不自然只觉得心痛。

  “把二娘,三娘,四娘都喊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