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十一章:梁上君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梁上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感觉到昨夜睡得极好,一夜无梦。

  所以第二日起的也早,可没想到祖母家家起的更早。

  “正月十五,也算是个小年,那些族亲们都会过来给你祖母家家磕头请安。想必你必定不爱这些热闹,谁都不敢去你三叔那去?你不是最爱看书的吗?刚好去见见你三叔,顺便在他那里淘换淘换书籍。”

  谢令姜被收拾收拾,换了一身粉色夹袄,长衫带下褶裙,裹了个白色狐裘大披风,被祖母摸着脑袋又喝了一小碗白粥,立刻就被白芍,带着去了三叔的院子,三叔谢安倒是很少在老家住,听说他在会稽山阴那里置地了,平日里都在山阴地界住着,眼下或许是年节的原因才会归来,三叔年少时就格外喜好僻静,只喜欢囤书,所以他的松竹苑里,恐怕对了他们晋朝一大半的古籍宝典,而谢令姜生性最爱看书,觉得他松竹苑不如叫藏书馆呢!

  “长安拜见三叔。”

  谢令姜匆忙的给谢三叔行了个礼,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要往藏书室去了。

  谢安油然一笑,而后便随她去了,左右年岁还小,他们魏晋女郎就算打马东街也未尝不可,便未曾告知她里头也有旁人在看书。

  谢令姜自然是没察觉到的,她最近最喜欢看的书,倒是一些抒情诗文了,三叔非常认真地将这些书籍书册分门别类的,在各个高的木头书架上摆着,还贴好了标签,要是大家都知道当时是王右军和他一起做的,岂不是想着这里随便一张条子都价值百金?

  她径自走了九个架子到了最后一个,然后就在那里仰头看着。

  想来这里都是建安文人所作,谢令姜看着琳琅满目的书籍一时居然有些忘神。

  《洛神赋》!

  谢令姜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绝世美人呀。

  阮遥集原本正在看书,只感觉一阵香风,将自己的书页吹拂而起,而后便瞧见擦肩而过的谢令姜,竟不由自主的朝着她缓缓走来,可谢令姜仿佛正痴迷于此时的这些古典书籍,并没有留意他的存在。

  谢令姜看着放在最高的第二个格子最右边第三册,陈思王的《洛神赋》,想伸手去拿,却发现自己现在是个小矮个,而后想到又没有人看,左右自己可以蹦一蹦。

  阮遥集何曾看到过这样跳脱的小娘子,居然什么也不顾的一只手提着裙裾,另一只手伸手去够,可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高。

  微微的碰到了书册的一角,可是一整排的书册都开始颤抖了,只见一时迟,那时快,这些书册都要落下来,把谢令姜砸个头晕眼花的时候。

  谢令姜被人牢牢地护在了怀里,阮遥集眼明手快地伸手抓住了她想要的洛神赋。

  而后就听到外头稍微有些喧闹的声音,竟是大司马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和他的世子桓玄及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

  阮遥集抱着谢令姜转瞬间便跳到了书仓阁楼之上。

  “嘘!”

  谢令姜还没来得及发出呼声,就感觉温热的手掌捂着她的唇,只是心里头还为闯了祸而感到慌张,还没有察觉到这古怪的熟悉的感觉。

  书仓格外狭小,修长的阮遥集只能叉着蜷缩着双腿,圈起来谢令姜在怀中,好在谢令姜还没有抽个子。

  谢令姜感觉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她只是想想呀,还没做出什么动作,怎么?怎么?阮遥集居然会抱她,眼下的姿势还这么暧昧?

  不对,不对!

  谢令姜有些沮丧的低头,看着自己肥肥的小手,看着自己平平的胸脯,再看看自己这般小顽童的模样,是不是刚刚他一直都在?肯定瞧不上自己了,名门淑女,怎么会是自己这样的模样呢?简直动如脱兔!

  等谢安等人到这地方的时候,只见最后一排的书册倒了,躺在地上有摊开的书籍。正是班固的《封燕然山铭》。

  谢安原本以为是侄女儿在这捣蛋的鬼,可是这压根没看到,也许小长安是看了一会儿书就带着书出去了,自己没察觉吧?

  桓温捡起这本书,喟然叹息。

  “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此文记载东汉与北匈奴之间最后一场大战的战绩与汉朝的德威,可是中原如今屈服于胡人贼子之下,不知我等何日可收复失地呢?”

  谈及此时,谢安满眼亦是怆然。

  这几个朝中重臣,此时竟然都蹲下身来捡这些书册,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尊贵。

  “倘若我们这一代人无法北伐中原收复失地,那我们的儿郎们必定会为我们的目标矢志不渝的努力。”

  谢安眉目深远,几乎是有些悠然的改口。

  谢令姜忍不住有些发抖,而后又觉得有些埋怨阮遥集,这家伙为什么要把自己抱到这个梁上来?这岂不是梁上君子了?



  这要是被这些叔伯们发现了,那可落不得一点好处。方才顶多就会被翻书斥责自己冒冒失失的,眼下虽然不讲究男女大妨,可终究是不大好的吧。

  谢令姜完全忽略了自己是一个,不过才七岁的小娘子。阮遥集自然也不会对这七岁的小娘子有什么绮思的。

  等好不容易下面的大臣们的身影渐渐消失,阮遥集在捏手蹑脚的抱着谢令姜跳了下来,可是在上面,因为蜷缩的久了,自己的腿都有些发麻。

  一时之间都没有站稳,然后就瞧见正看着自己的一双清冷的眼。

  瓜田李下。

  阮遥集有些难堪的耳朵都红了,眼前站着的正是谢令姜的三叔谢安。

  谢令姜从容不迫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然后拽着手上的书走到了三叔面前。

  一丁点都不畏惧三叔那双探究的眼。

  “长安听说三叔私底下也曾看过舞女跳舞?”

  谢安一时有些语塞。

  这小娘子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

  “三叔母那里,长安必定会为三叔瞒着!”

  那小娘子挺着脊梁,高傲的走了,背影格外的颦颦,风姿玉秀,莫过于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