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十二章:送衣裳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送衣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好不容易从三叔的松竹苑里逃出来,谢令姜捂着心脏止不住的跳着,这时候跟在自己身边的,还是白芍。

  “女郎走慢一点,何必这样着急呢?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办的?您只吩咐奴婢去就行了。”

  白芍面上带着笑,仿佛做什么都极为妥帖?谢令姜还是想起了用的习惯的子鱼,虽然子鱼现在年纪不大,但是还是已经可窥见以后行事的风范的。

  “白芍姐姐,子鱼呢?怎么不见她?”

  “回女郎的话,大家吩咐让子鱼好好的再学规矩一下,以免以后出了什么差错也就晚了。”

  想想这般倒是为了子鱼好,谢令姜面上又多了几份笑容,“希望子鱼早点学好规矩,免得总是劳烦白芍姐姐。我的心里还怪过意不去的。”

  “女郎何必要这样说呢?这都是奴婢分内的事情,不必如此。”

  谢令姜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真挚。

  “白芍姐姐,您在祖母面前都是格外体面的,千万不要因此而妄加自薄。”

  这厢说话完,谢令姜就去她们大房修心堂了,结果果然没瞧见阿娘的存在,海辰和海月正在那里整理礼单。

  谢令姜进去的时候,倒是没有打扰她们,建康当地的地自然不及北方辽阔,但是他们也有一座独立的内园,谢令姜住在西厢,她抬脚走进去西厢的门,居然发现阁楼还在,这一切的装饰都好似自己出嫁之前的模样。

  既然记忆没有错,那为什么会提前遇见阮遥集?

  这是不是神明的暗示呢?

  或许她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族的命运,也改变阮遥集的命运。

  谢令姜居然还发了一会儿呆?

  再一会儿,西厢房门口,玉珠敲门框,“我们女郎想见大娘子,不知道大娘子可有空?”

  白芍掀了帘子出来,“为的是什么事?”

  看着玉珠分明很怕祖母大家身边的这个大丫鬟白芍,谢道聆硬是咬着牙自己开口了。

  “我想今晚跟着一起出去,来看看阿姊穿的是什么衣裳?”

  谢令姜百无聊赖的开口:“那便进来吧!”

  白芍这才引着谢道聆婉转进来。

  这西厢房里头也极为精致,首先他们从抄手游廊进去便是一个耳室,里头设着案几,暖座,一盘子全鲜水果。

  而后便是里头由屏风隔着,这边瞧见的是珍珠帘子晃动着,也是设一案二座。

  谢道聆穿过珍珠链子进去,然后就瞧见了谢令姜此时屋里头的情形,不是谢令姜那九层宝塔一般的妆笼已经发卖掉了吗?怎么这里还有?为什么有一模一样的梳妆台?还有几乎是还原的床榻!

  谢道聆却并没有跟着谢令姜一起在这里呆过,自然也不知道这些一应置办的东西都是祖母大家大孙氏亲自操办,只有嫡子嫡女他会在祖母身边养着,而郎君们却都是因为祖父的要求才养着。

  谢道聆看上去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似的,谢令姜伸手在她面前招了招:“你是住在后院了?”

  谢道聆瘪了瘪嘴,有点委屈,“我都见不到我阿姨,怎么我阿姨不跟我们一起住?还有今个晚上出去穿什么衣裳才好呢?”

  “阿姊走之前不是让我少置办一些衣裳,可是眼下剩下的衣裳要是跟不上建康这边的风尚,那该如何呀?”

  小娘子越说越起劲,几乎有些愤愤不平起来。

  “万一上元灯节又碰到王家的娘子,结果反倒不如人家,又该如何是好呀?”

  谢令姜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如今祖母大家这里,是三叔母管理家事,她为人极是周到,想来一会儿便会送过去,你不必担心着急。”

  正在说话当间,金雀儿禀告。

  “女郎,刘嬷嬷来了。”

  领着三叔母刘氏的奶嬷嬷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丫鬟。

  手里捧着的正是四套衣裳,两套华服,两套常服。

  “禀大娘子,这是大家吩咐按例的每个娘子四套衣裳。”

  刘嬷嬷性格严谨,并不巧言令色。

  谢令姜也满是感激开口:“劳烦嬷嬷了,赏。”

  白芍立刻掏出来一块封红。

  刘嬷嬷很快就告退了,临走前还对谢道聆说到。

  “二娘子的衣裳已送到后院了。”

  等刘嬷嬷整个人已经离开了此处,谢道聆有些失态,而后大惊失色,“阿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原本以为你就是一个书呆子,可是…”

  没想到一时失言居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谢道聆意识到不对劲,捂着自己的嘴。

  谢令姜无奈的笑了笑,“那有什么?但凡只要用心学,有什么学不会的?现下你还是去看看你有什么好看的衣裳,不必在这里担忧我了吧?”

  谢道聆这时才一脸得瑟的出了门,而后飞快的没有影子了。

  看着珠帘晃动,白芍忽然开口:“这些年来,二娘子倒是养的单纯天真。”

  谢令姜不动声色地瞧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白芍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祖母在自己身边时刻提醒着自己,可是也在观望着,他们大房的状态,更深层次上也许还是对阿娘的一种不满,阿娘对于妾室们的放纵,以至于年幼的庶出娘子们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教养,倘若这些娘子们都是在正式膝下将养着,将来无论是教养,还是出嫁,都是有所助益的,可是阿娘好像刻意的不愿意。

  在这一刻,谢令姜很深刻的察觉到了,在这簪缨世族,钟鸣鼎食之家的陈郡谢氏,没一个人都藏着属于自己的不为人知的心思。

  等到用午餐的时候,谢令姜终于在祖母大孙氏那里见到了阿娘,虽然和阿娘才分开不到十二个时辰,行里头就甚是想念。



  阮容看到了自家的小娘子,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大家果然很宠爱长安。

  谢令姜长安朝阿娘行礼后就到了刘氏那,再次感谢她的操忙,刘氏怜爱不已的将她额头上散乱的发丝拂了拂。

  “三叔喜欢长安,难道叔母就不把长安当作掌中宝了吗?叔母也没有女儿,所以在外心里,你就是我的女儿。”

  谢令姜微微笑着,而后就惊喜地发现,前两日身子还不好的谢令和今日看上去精神了些,也出现了。

  大孙氏道:“打一清早,前来给我行礼问安的人就络绎不绝的,可把我这老骨头给折腾坏了。眼下好不容易才能和诸位惬意吃肠午饭,自家人在一起才算松快呢。”

  谢令和甜甜的开口:“祖母大家总是这样,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您倒还嫌弃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