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十八章:幼时梦(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幼时梦(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听到对方清朗如玉解释的声音的时候,谢令姜终于回过神来,左右自己也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娘子,未必要在意这些什么男女大防之类的事情,都还是个孩童罢了,就老老实实的听着吧!

  很是看了一会儿的书,不知不觉之间天渐渐有些黑,谢令姜,刚开始便有些昏昏然,而后也许是疲累了,不知不觉竟睡着了,毕竟这身体还只是个七岁的身体。

  阮遥集起初还能听见小娘子嗯嗯的声音,然后只听到轻微的呼吸声,而后侧着低头便能看见,小娘子不知何时居然睡着了,此时笑容格外甜美。浅浅的小梨涡,仿佛乘了一汪酒似的。

  阮遥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而后便依旧看着书,其实过了一刻钟,还未曾翻动书页。

  等谢三叔,想起来要过来拿书的时候,就瞧见一对小儿女这般情态,只觉得哂然一笑。

  谢令姜不过是小小的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头是梨花树下,小娘子昂起头来笑着。

  谢令姜打小长得好看,粉雕玉镯的小人儿,莲藕般的白嫩的手臂,脑袋上总是两个小花苞发髻,一双水凉凉的大眼睛无论看着谁,都得别人的疼爱,因为生在谢家,谢家这些长辈更是把冰雪可爱的小娘子疼到了骨子里。

  即使余后有了别的姑娘,始终不如谢令姜得大家疼爱。

  谢令姜有一头锦缎一样的黑色长发,总是喜欢满庭院的奔跑,所以常常会在院子里面看着谢三叔一步步跟着谢令姜后边亦步亦趋,而谢令姜总是要缠着阮遥集。

  阮遥集又因为天资聪颖,谢三叔都是把子侄叫到院中教导,阮遥集更是独一份的宠爱,谢家子弟兄友弟恭,对阮遥集也十分友好,又因为谢令姜的缘故,对于阮遥集别样看中。

  “三叔,你说你长得相貌堂堂,为何整日就躲在屋里看书,这得要多无趣啊。”

  谢令姜掐着小蛮腰站在庭院里大声喊道,丫鬟婆子们都哈哈大笑。

  谢三叔放下青玉案上的书卷,抬起头来看着外面站着的粉色小人儿,一身粉色的小裙子,环佩挂在上面,掐着小蛮腰很是可爱。

  “那令姜说说三叔怎样才算有趣啊?”

  年轻男子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看上去风姿儒雅,玉树临风,更因为渐年长,俊美伟人,气质别是不同。

  “我说--”

  谢令姜滴滴转了转眼珠子,

  “我要这树上最高处的那朵梨花。三叔如果取下了它,视为雅趣。”

  小人儿很是得意地说道。这总得要难道三叔了么?

  “且三叔须亲自去取,不得借助外物。”

  谢家几个小郎君并着两位夫人一同前来。站在不远处的长廊,看着谢令姜与谢三叔对峙。

  “今个三爷怕是要难为情了。我家这小魔王,着实难惹?”

  阮容掩唇笑道,生了俩个孩子的阮容依旧不减华丽颜色,眉间更露出少妇的娇软姿态,当真是倾国倾城。

  刘氏更是开怀大笑。原本就生的眉眼乌浓,唇红齿白,一番大笑脸颊微红,隐隐可见蕙质兰心。

  “三爷平生自谓天不怕地不怕,如今恰好遇到令姜,才是旗鼓相当呢?”

  一时之间笑作一团。

  谢三叔当真起身走过来,看着小人儿白如皓雪,嫩如玉瓷的小脸蛋,得意洋洋的小眉头。

  一把白玉折扇铺展而开。

  “小长安,说的可当真?要是三叔得了雅趣,小令姜是否该为三叔写一幅字?”

  “未尝不可。”

  谢令姜两只手搭在胸脯前,看上去气势汹汹,实际上更是玉雪可爱。

  “我赌这把令姜会赢,每次三叔都是躲不过令姜的。”

  彼时长兄谢寄奴尚且安在,连忙说道。

  “遥集兄以为如何?”

  阮遥集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谢寄奴,笑了笑。清风朗月,看起来气质灼灼。“三叔文武全才,得这雅趣何难?”

  果真见谢三叔踏空中梨花而上,飞上去得了那顶端的梨花,得了谢令姜的雅趣,取了这梨花放在她额头之上的发髻上,衬托着谢令姜美不胜收。

  “小长安配上雅趣,果真非同凡响。”

  谢三叔挑眉一笑。

  谢令姜果真愿赌服输,当即令人取来纸笔,小姑娘年纪小,笔力却高深。

  “梨花谢若春亭雪。--令姜题之。”

  “哇,令姜这幅字写的可真好?写的比我好。”

  围过来的谢探远夸张的大叫道。

  刘氏走上来点点头。

  “令姜这幅字的确有十年功底。”

  谢寄奴见之,叹气道:“令姜字中有风骨,寄奴愧之。”

  见到走在最后的阮遥集。谢令姜兴奋地扒拉了上去。

  “还不是因为我遥集阿兄写得好,我瞧着才学会的。”

  阮遥集没想到小娘子童言无忌把话都说出来了,虽然阮遥集小小年纪会很多东西,才学甚高,但是因为居住在谢家,阮遥集一直都很低调,从来都没有暴露出自己比谢家其他的子弟更加优秀。

  此时此刻谢令姜说出的话语,引来了众人的注意。

  众人的目光都注视在阮遥集身上,少年虽然年岁不大,气质沉稳,但被众人注视着,还是情不自禁的脸红耳红,染了些许风韵。

  风流姿态,正是好少年。



  谢尚听了此话,颇为赞许。

  “阮小郎似乎很少展现才华,今日这样好时期,又是梨花飘散之时,令姜也鲜少有今日雅兴,三叔得了雅趣,不如阮郎也露上一手。以便我等倾慕之。”

  谢寄奴立刻说道。

  “我自知道阮小郎少年天纵奇才,我等兄弟不如,今日也想见识一番,请阮小郎不吝赐教。”

  原本纵使气定神闲的谢三叔,今日也起了兴趣。“我竟不知长安口中所说的遥集阿兄有如何怎样的才华,让小令姜仰慕不已,也想一览之。”

  见到诸位都调笑,阮遥集红了耳朵,但是因为谢令姜害怕在自己身上也不敢妄动,一袭月牙白锦袍,低头看谢令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含着温软的笑意,说话又是娇糯糯的,格外讨自己欢喜。

  忽然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谢令姜幡然醒来。

  就看见温润的眼:“小长安,要吃晚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