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二十九章:不一样(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不一样(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究竟梦到一个怎样的梦?

  还是属于自己已经遗忘的记忆呢?

  谢令姜晃了晃神,就被阮遥集放了下来,然后就瞧见阿娘在那里笑。

  “什么时辰了?”

  谢令姜略微有些迷糊的开口,阮遥集缩了缩自己似乎被小娘子额头温度烫到的手指尖。

  谢令姜茫茫然看着,而后恬然笑了。

  “我有点饿了。”

  肚子正在这时候有些响了。

  阮容笑了又笑:“饭菜都好了,阿玄都老实坐着,你还要累着你遥集阿兄带着你。”

  “没事,姑母,我瞧着长安是有些疲惫了。”

  “遥集阿兄,谢谢你。”

  谢令姜终于爬起来坐着了。

  而后又发现阿耶也回来了,阮遥集也笑着看着自己。

  方才的梦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久远的记忆似乎又回复起来,她是真的忘记了阮遥集了,不该忘记的。

  “遥集阿兄,你同我一起坐。”

  阮遥集略微有些吃惊,谢令姜竟要他同自己坐在一边。

  小长安不再是生人勿近了,阮遥集心里头略微觉得有些美美的感觉,心里头美滋滋的。

  “遥集阿兄,你喜欢吃莲藕,多吃一点。”

  谢奕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认可的开口。

  “长安,阿玄,你们二人都要跟着你阮阿兄好好学习。”

  “阿耶,我们会听你的。”

  谢令姜和谢玄都拍了拍胸脯。

  吃饭间,阮容谈起了明日要去南康长公主府的事情,儿郎们自然是要跟着谢奕后面出现,她们这些娘子却是要被谢令姜带着。

  谢令姜眨了眨眼:“阿娘,难道不领着我们吗?怎么还要我带着?我都还只是个小娘子呢?”

  阮容含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咱们的长安在外头也是咱们谢氏的大娘子,是个很有闺中模范的女郎啦!姊妹几个自然都是要听你的话的。”

  “遥集阿兄,你可要同我一起去?”

  谢令姜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清亮,嘴角的小梨涡十分可爱。

  待吃了饭,谢奕就把他们给赶跑了,回头便眼睛有些红红的看着阮容。

  “容娘。”

  他低头看她,见她肤色分外的白皙,脸上的肌肤也如此娇嫩,哪里像是生过三个孩子的人。

  “容娘,我想你了。”

  他宽大的胳膊一下子把阮容抱在了怀里,有些急不可耐的亲吻起了她美丽的眉,如花的脸,朱色的唇,亲吻她修长的白皙的脖子,他的热情竟就像是一把猛然烧着的火,如此来势汹汹,如此迫不及待,她的脸也因此烧得通红,红唇不受控制的阖动,她的眼睛里有摄人心魄的美丽光芒。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气喘吁吁的趴在他怀里头,理了理凌乱的发髻,娇媚的眼睛娇嗔的看了他一眼,直看到谢奕的下腹猛然生出一团火来。

  夫妻两人歪倒在榻上,这才细细说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阮容先是说起回到谢氏老家发生的一些事情,又是说起今日里婆母的态度,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似的,又说起明日长公主府里头该如何行事。

  最后又谈起来阮遥集父阮俱之事,谢奕面上不由得有几分愧让之色。他凝了眸光,略带亏欠的看了看阮容,沉吟道:“我虽全身而退,奈何边关烽火情尚紧,非舅兄不行啊。”

  阮容心里一发紧,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还含着笑容。

  “既然阿兄有这样的心思,我们自然是要照顾好他送来的儿郎。遥集虽然年纪不大,但如今风姿玉秀,听说诸王之间都颇为赏识,倘若能加以培养,未尝不是栋梁之才。”

  谢奕石闻言点了点头,“大兄的儿郎想必是肖似大兄,他说将来有所成就,有一番翁婿之情,亦未尝不可。”

  阮容敛目沉思,而后莞尔。“那也要看咱们长安的想法了,明日里也好,让你看看咱们家的好娘子是如何在外头为咱们家争光的。”

  夫妻说了半晌话,而后夜色渐深,絮絮叨叨的声音也没有了。

  再说谢令姜和阮遥集一块把小谢玄送回前院,“我竟然忘了问阿兄住在什么地方呢?”

  谢令姜站在梅树下看他,晚风徐徐吹来,吹乱了她额前的发,但显得更加俏皮可爱了。

  阮遥集道:“我就住在三叔的松竹苑。后面有个偏阁,正适合我读书。”

  谢令姜点了点头,而后似乎有些神秘兮兮的开口,“遥集阿兄,我做了一个梦,你猜猜我梦到了什么?”

  这是小娘子非常非常柔软的声音,几乎听起来有些动人心魄的感觉。



  阮遥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想伸手替她拨动头发的冲动,浅浅淡淡的笑容里头似乎有一丝羞怯的欢喜。

  “我竟不知道小长安究竟做了什么梦,可能同阿兄说说?”

  傍晚徐徐的晚风吹来,梅树枝桠晃动,廊前的长灯散发着徐徐的光晕,隐隐约约可见佛浮尘飞扬。

  小姑娘的眼睛清清亮亮的,声音清澈,如同泉水一般。

  “我梦见了阿兄,还有满树开放的梨花,大家都在看着我笑,而阿兄独独为我摘了最好看的一枝梨花。”

  阮遥集还没反应过来,谢令姜就提着裙裾欢欢喜喜的跑走了,夜色与夕阳的交接的余光缠绕着小姑娘的衣袂,飘飘然在他眼里,而后与夜色相融。

  有种止不住的欢喜,在他的心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渐渐浮现。

  “你傻乎乎的,在看些什么呢?”

  司马道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狠狠地一脚踹了过来。

  阮遥集可没有面对谢令姜那般温柔的模样,反而利索无比杀伐,果断的还了一脚。

  他是在战场上杀过人的,可并不是真真的这般彬彬有礼,君子模样,沾过血的人,出招的时候便是凌厉无比的杀招。

  司马道生很快几个回合下来便输了,而后飞快的讨起饶来,“既然你没忘了正事就行,我不就怕你被你家长安妹妹蛊惑了心神嘛?”

  阮遥集眉眼冷峻,“胡说些什么?她还是个七岁的小娘子,只是一个孩童并不懂事,况且,和别人都不一样。”

  司马道生有些还想打趣,可是却也没办法了,只好缩了缩肩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