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三十章:桃花宴(上)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桃花宴(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场倒春寒之后的沉闷挥之而去,反而是真正的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

  原本在建康城的春天就是比别的地方还要热闹的,五颜六色的花开了漫山遍野。

  爆竹声响,气氛十分祥和,车马如织,往来如云,只见行人们交口相谈,都说是今日南康长公主府一改往日闭门的惯性,居然开了门,欢迎四方宾客。

  此时三月春桃花初开,别是一番曼妙,这公主宴赶在花朝节前,又被称为桃花宴,设宴在公主府后山的的十里桃花园里,桃花园有七八亩上十里的土地,种了密密麻麻的上万株桃花,据说起初是阮氏土地,而后赠予皇族。

  阮氏老祖最爱帮助穷苦人家,常常不求回报,若受帮助人执意要回报的便由他们自己家过来种桃树或者梨树,李树,谁知道,这世世代代积累下来,也见桃树万株桃花,仔细一想,也觉得阮家根底实在深厚。

  只不过,如今的阮氏早就因大小阮的隐退声名而显得更加低调了,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阮氏究竟与皇族有着怎样的联系?

  而谢令姜也正在很努力的思考着阮遥集上辈子的归宿,自己大概真的是遗忘了一部分的记忆,而现在重来一次,会在睡梦里时不时的想起来前世发生的事情,那些被自己遗忘了的线索,或者自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的确一直在身边,发生的事情。

  临着阁偻望去,之间是桃花十里,宛如天边云朵染上胭脂。

  中间修了长廊连接着两房很大的亭子,亭子和长廊很远,之间有一条浅白色的帷幔将两个亭子分在两边,帷幔十分轻巧朦胧,若有微风拂过,也可见两房惊鸿一瞥,令人浮想联翩。

  所以大部分人都会在两个亭子,无论男女,都可隔着帷幔听话清谈,高谈阔论。

  少年郎君们大抵上是要想了好久写上一些唯美诗篇,希冀这桃花宴传出自己的风流才名。

  这边已经热闹的开了场,谢令姜一行人还在路上。

  今日果真是阮容坐了马车在前面,她们几个小娘子坐马车跟在后头。

  原本该谢令姜和五娘谢令和两个人出来,可是想而又想,谢令姜觉得还是应该把二娘谢道聆,三娘谢道璨和四娘谢道辉都应该带在一起。众女一齐乘坐着马车前去。

  五娘谢令和也是第一次出门,表现出来略微有些紧张,四娘谢道辉懵懵懂懂不懂事,谢道聆表现的有些兴奋,三娘谢道璨却有点忧郁。唯独谢令姜面不改色,清风朗朗。

  谢令和于是忍不住有些恭敬的请教:“为何阿姊不曾有丝毫波澜?我私下里听仆从们说道,阿娘参加宴会,总会被皇族抑或是桓氏家族中女子取笑,谓我谢氏荣耀关系于桓氏,阿娘每每闻之,无不私自涕下,当作何计?”

  他们谢氏之所以能够中流砥柱再度振兴,自然是和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的起家不无干系,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永嘉南渡的缘故,所以肯定会有些闲言碎语的,想必之前阿娘阮容这个宗妇不在此地的时候,三婶四婶必定也受了不少闲话。

  谢令姜神意不变,谓谢令和曰:“时人语:大才槃槃谢家安,江东独步王文度,盛德日新郗嘉宾。咱们家的三叔可都是排在王氏郗氏的前头,他们谯国桓氏又是凭借什么还在我们谢家前头?倘若我们谢家人当真是丁点才华都没有,完全依靠别人,那被人说闲话,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时之间,谢道聆都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谢令姜居然会知晓这么多事情。

  谢令和默默点了点头,“左右我就跟在阿姊后头,旁人说了什么,我也不会介意。”

  三娘和四娘此时也有些害怕,“外头有很多人骂我们吗?”

  谢令姜却噗嗤一笑,“你们真是小可爱,怕什么?阿姊在呢?就算是金枝玉叶,也休想欺负你们!”

  一是马车里倒有些欢快的气氛,外头赶车的嬷嬷心里头也有些纳罕,他们谢家的女郎好像都不会吵架似的。

  碧空如洗,水墨朦胧。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了南康公主府门外,一只素白的手缓缓掀开了用作车帘的绸布和珠玉吊饰,戴着青色帷帽的妇人探出身来,身影灵动至极。

  “安西将军夫人到!”

  丫鬟们纷纷上来,将五位娘子扶了下来。

  谢令姜和谢令和走在最前面,谢道聆跟在后面,谢道璨和谢道辉走在旁边。

  听到外面通传的声音:“谢家五位女郎到。”

  谢氏儿郎听说是各个风姿毓秀,但是鲜少在出现在众人年前,王谢大家族的女郎,各个骄矜尊贵,倒是很少出现于人前,如今这样可算是盛况空前了。像这种规格盛宴平日里都会举办很多次,这种不分门第等级的贵族盛会,往往会来一两个高族女郎就不错了。

  想来也是因为桓府的权势大到了王谢家族都有所触动吧。

  一时之间众人屏息以待。

  唯有南康长公主的次女桓玉霞以及褒城侯府的衡阳郡主骆遥在一起大肆嘲笑王谢两族的娘子。

  “虽为大族,亦靠吾家提携将就已。”

  这场长公主的桃花宴就在这些议论声中正式开场了。

  旁边也围着许多的娘子,她们依附于皇室,又畏惧谯国桓氏的权势,但是也不敢开罪于王谢,只好唯唯诺诺的在一旁。

  一粉衣小娘子正在一旁泪眼朦胧,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

  谢氏一行人前来的时候,正巧就听到了这话。

  阮容与南康长公主和庐陵公主见礼,这是小辈们的发言,她自然不能与之计较。

  余光环顾着自家娘子谢令姜,谢令姜自然是面色敛然,当下不着痕迹的把几个姊妹都护在后头,而后也恭敬无比的行礼。

  “臣女见过长公主殿下,庐陵公主殿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众人凝目望去,只见为首的那个女郎,年岁虽小,肤如凝脂,双丫髻格外简单,并无珠玉簪饰,全无表情沉静的面庞上自有一种望族仕女应当的贵气。

  “桓娘子,衡阳郡主,谢令姜有礼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