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三十三章:一巴掌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一巴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谢道聆居然突然失心疯似的推了丘十一娘。

  倘若不是谢令姜速度极快的出现,以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抓住了即将摔倒的丘十一娘。

  倘若不是眼前出现的这般模样,此时就成了贻笑大方的殿堂,不堪的局面将会出现了。

  她此时跌坐在这地方,心里头的感觉是极为复杂的,他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谢令姜,还是应该愤恨谢道聆。

  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呀,可偏偏为什么会面对这样的局面呢?

  “谢二娘,现在就给丘十一娘子,道歉!”

  谢令姜的声音是如此的冰冷,而且随之而来的是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旁人都没有想到这谢氏的嫡女的行事居然如此的乖张,实在是有些令人恐惧的可怕,怎么能这般无情又这般严苛无比呢?

  这样极有分量的一巴掌,扇到了脸上并没有很痛,反而有些麻木,甚至有些让人心痛。



  也许并不是为了打她,而仅仅是为了羞辱,谢道聆通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看着这个向来格外清冷孤傲,又极为温和的长姊,此时此刻这样的一巴掌几乎将她心里怀有的情谊打碎了个干净。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我不是故意推她的,是她先在背后骂我…”

  明明刚才她听到旁边的小娘子说丘十一娘在背后里骂她小妇养的。

  这怎么能怪她呢?谢令姜怎么能这样不顾情面?怎么能这样狠心呢?竟然这般的对自己?

  这样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仿佛是谢氏嫡女的身份和尊贵,一下子就压在她肩头,好像她这一辈子都要被这一巴掌打得再也抬不起头来了,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姨之前在面对谢令姜之后会那么的生气,会那么的气愤,大概是都明白她们的命运,都随波逐流地掌握在对方手里。

  谢令姜声音愈发的冰冷了,几乎是更加冷漠,充满威严的开口:“谢道聆!我命令你现在就给十一娘子,道歉!”

  谢道聆双目通红,起初犹豫不决的神态已经消失,而后只能恨恨的开口:“对不起!”

  在一旁的丘十一娘,此时还在发愣,谢令姜已经满脸含笑地将她扶了起来,而后便拿出了一个最最干净的手绢替她擦身上的灰尘,伸手握着她的手,又替她拍打着不小心溅到身上的泥土。

  谢道聆几乎是恼怒不已,凭什么?谢令姜居然会这样,温和的对待一个外人,自己才是她的妹妹呀?

  “我是不该推你,可你又凭什么骂我呢?”

  终究还是愤愤开了口。

  谢令姜温和无比的把她扶起来,又这样温和的笑,然后安抚她。丘十一娘心里头觉得有些格外的温暖,可是多少也有些迷茫。

  她没有骂谢道聆,可是谢道聆此时看向自己的目光是如此的仇恨。

  “我没有骂。”

  丘十一娘顿生意气,毕竟此时谢令姜握着自己的手,掌心格外温暖。

  “谢谢你,令姜阿姊。”

  谢令姜声音里极为平和,只不过目视着谢道聆:“一则,你亲耳听到她骂你的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二则,倘若骂了你,就该你推她吗?下头这春池的水该有多冷,你要不要自己试一试?”

  谢道聆只觉得在那目光之下似乎无所遁形,忍不住羞愧地低下了头,最后有些愤愤不平的指着旁边的娘子。

  “我方才亲耳听到她说的,你为何要这样!”

  谢道聆一跺脚,竟哭了跑走了。而后慌里慌张的跑向了后山,几乎是在片刻中,谢道聆居然就消失在山林里头了。

  谢令姜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小娘子看上去十分陌生,而后还是强忍着回头问这个小娘子:“不知是哪家的小娘子?瞧你今年因当年纪比二年还要大吧?为何背后嚼人口舌?”

  丘十一娘感激道望着谢令姜,而后看着那小娘子,好一会儿才愤愤不平开口:“庾道怜,你算怎么一回事?我是哪里得罪你了?我何时在背后骂过人?”

  随着这一声呵斥,谢令姜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庾道怜,司空庾冰之女,太尉庾亮侄女、明穆皇太后庾文君侄女。

  “庾娘子好口舌,此事定当要请庾夫人做主,我谢氏娘子凭什么要被你这样说三道四?”

  庾道怜身为庾氏这一代唯一的嫡出娘子,自然是看不过去丘十一娘这般得宠,所以才故意挑拨离间,想害丘十一娘跌落水池,要是感染一场风寒就更好,谁知道?谢家二娘是个好挑拨的,谢家大娘,却是一个狠角色?

  哪个小娘子敢当着别人的面掌掴自家妹妹?一个不慈的名声很快就会传出去,可是偏偏又是这样一巴掌,打的干脆利落,也打住了悠悠之口,杜绝了谢氏女郎名声的坠落。

  谢令姜又行礼,“令姜替不懂事的二娘向十一娘子道歉,五娘陪十一娘子去换身衣裳。”

  桓玉霞才听到这边起了争端,当下也是有些欢喜,可着急赶来的时候居然只瞧见,如一阵风一样从面前若无其事地走过的谢令姜。

  感觉自己又被当空气,桓玉霞气的咬牙切齿,而后看见的便是丘十一娘和谢五娘有说有笑的从面前走过,庾道怜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眼下很快地走过来。

  “早知道就不听你的了,想为你出口气来着,结果我反而吃了一肚子的气,真是仗势欺人!谢令姜这家伙,我记住了!”

  桓玉霞没想到向来娇矜无比的庾道怜居然也吃了瘪,心里一时倒有些平衡了。

  “你不是说你自己最聪明吗?怎么王家娘子比不了,谢家娘子,你也比不上?”

  谢令姜有些着急的找人要了一批马,谢道聆那个傻娘子居然一个人跑到山林里去,这里头野兽暴动,万一碰见了可咋办?如花似玉的容貌,还要不要?卿卿性命,还要不要?

  谢令姜此时正忘了自己的年纪了,居然骑了马进了山林,背上还背着弓箭,而引起野兽暴动的阮遥集,此时双眼深沉的瞧着那个小娘子,沉默不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