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四十七章:鸡鸣寺(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鸡鸣寺(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鸡鸣寺,倒走的是水路。

  先从水路到玄武湖,然后又上玄武区鸡笼山,蜿蜒而上才是鸡鸣寺,气势巍峨。

  今日带出门的娘子因为二娘只能在家里关禁闭,三娘和四娘年纪小也不愿意去,于是便只带了大娘谢令姜和五娘谢令和。

  谢令姜今日又被仔细拾掇了一番,阿娘阮容似乎自从上次和阿耶争吵一番之后,整个人就变了许多,尤其爱在她身上费心思。

  谢令姜有点想问她,可是又根本不敢问,这世上的许多事情,也许是能看破而不能说破。

  “阿娘以前来过这地方吗?”

  谢令姜笑着问道,阮容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簪钗,微微掀开船帘,看着外头水波荡漾。

  “想来也是来过几趟的,只是,那时都无心至此。不过此间历史我倒是知道一些。”

  谢令和抬头看看阮容,“不如就请大伯母给我们好好说说,令和也很想知道这鸡鸣寺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名字呢?是谁取的名字?这个山居然叫鸡笼山,难不成竟关了一只大公鸡不成?”

  “鸡鸣寺历史可追溯至东吴的栖玄寺,寺址所在为三国时属吴国后苑之地;西晋永康元年,在此倚山造室,始创道场,谓鸡鸣寺。朝廷那边有意辟为廷尉署。”

  谢令和连连点头,因着初由画舫相连,大孙氏晕船,于是乎只能暂且安睡。

  谢三郎谢泉抱着宝剑坐在一旁,谢六郎谢瑶在那里絮絮叨叨:“再给我半年,我肯定比长安厉害。”

  谢四郎谢倏然呆呆开口:“半年后。长安肯定比现在更厉害呀!”

  谢五郎谢朗噗嗤一笑,“实在是妙!”

  谢七郎谢玄拉了拉谢瑶,“六兄你不要难过,左右阿姊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咱们一起上战场的,所以战场上你还是最厉害的!”

  谢瑶勉强听了这话,心里微微觉得满意,才又开心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玄武湖,这才见到祖母大家大孙氏,面色稍稍有些发白,谁能想到年轻时马上驰骋的大孙氏,居然晕船呢?怪不得到了建康以后,祖母根本就不大愿意出门了。

  这边也备了轿子,抬着祖母上山,而他们这些小辈们,只能自己上台阶了。

  谢令姜朝着兄长们看了一眼,谢泉果断的跑了过来,“长安,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能上去?我来背你!”

  谢令姜看了一眼,在旁边乖乖的谢令和,“五娘比我还小,阿兄你就背她吧!”

  “好三兄,你背我!”

  谢令和跃跃欲试起来!

  谢倏然梗着脖子红着脸来的,“长安,我来背你。”

  谢令姜笑着摇了摇手,“哪里能够?四兄,你是读书人,整日里都在屋里头,哪里背得动我?我长安可是白白胖胖的!”

  五郎谢朗道:“不如我背吧!长安哪里胖了?长安就算一百斤,我也背的动!”

  “谁让你这样说的?五兄,我可不喜欢你了!”

  谢令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也才发觉,今天好像阮遥集没有来呢,怎么觉得心里还有淡淡的失落呢?

  鸡鸣寺山门位于鸡鸣寺路左侧石级上,山门正中书写“古鸡鸣寺’四个金字。

  只不过要想上山门,还要走这几百个台阶,谢令姜看着眉开眼笑哄自己的谢五郎,最后还是上了大学他的背,“五兄这可算是我的大马了!”

  儿郎们玩笑的声音听在大孙氏的耳朵里只觉得十分暖心,看着身旁有些气喘吁吁的谢嬷嬷,她道:“我是一把老骨头,你也好不了哪里去了?”

  谢嬷嬷一脸和蔼的开口:“大家说的是呀,老奴的确是老了,头脑和手脚都不灵便,走这么几步路就气喘了,将来也只能靠这些年轻的姑娘伺候大家了!”

  步入山门,左为志公台,即施食台,台前为弥勒殿,其上为大雄宝殿和观音楼。

  志公台上,大孙氏挥了挥手,谢嬷嬷便吩咐茯苓领着两个小四台的一大箱子香火钱丢了进去。

  大孙氏这才下来,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老了老了,莫要怪罪!佛祖前头下来,并非不敬!”

  谢令姜手里也被塞了一把香,白芍满脸都带着笑容,只想着上香许愿,一定灵光的。

  谢令姜抬起头来看弥勒佛,笑容满面,大肚能容天下事,可是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谢令姜只觉得什么都不可信了,这世上真的有神明吗?神佛倘若真有心,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谢家灭掉呢?可是神佛倘若无心,她又怎能重生归来呢?

  谢令姜气定神闲的上了三炷香,闭眼虔诚许愿。

  “倘若举头三尺有神佛,愿神佛佑我,颠倒乾坤,逆转命运!”

  “正说着话,竟这样巧,安西将军夫人,今日您也来上香嘛?”

  说话的是王右军的夫人郗璿,她正陪着丞相王导的夫人曹淑一同前来,谢令姜定眼一看,心头差点就一梗。



  “见过谢太夫人,谢大夫人。”

  眼见着跟在后头行礼的,丞相王导嫡长子王长豫。弱冠有高名,事亲色养,导甚爱之。

  王长豫身旁的是王右军和郗璿的长子王知玄,次子王知音,三子王知涣,五子王知徽,六子王知献,七娘王孟姜。

  王孟姜直笑着朝着她挥了挥手,谢令姜看着年少的王知音,也是清瘦而风流的,据说书法也得王右军之韵的。

  呵,可是,那整整十七年,她朝朝暮暮所见的便只是颓唐不已的庸脂俗物,沉迷道教,不务正业,贪生怕死,他是她见过最没风骨的人。

  谢令姜不由得心慌意乱起来,明明还有三十年才会发生那些事,可是她是如此的害怕。

  十年后倘若她如约嫁给王知音,等待她的又是怎样的下场呐。

  她忍不住心慌意乱起来,整个人就有些不舒服。

  “长安。”

  阮遥集奇迹般地出现在后面。

  简直就像是救命的神祗一般。

  “遥集见过武冈县侯夫人,右军夫人!”

  曹淑此时一愣,郗璿反应过来了。

  “阮小将军风姿出众,长豫,知玄,还不快快见过阮家阿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