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四十八章:郗道茂(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郗道茂(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刚才还忐忑的心里,此时终于微微有了些平和之意。

  他总是像救命神一样出现。

  阮遥集努力的用功力平复着此时波动的气息,试图表现出平和来,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谢令姜。

  她会感到害怕吗?

  自己真是多心了,她又不是和自己一样,都梦了前世的大梦,怎么会害怕呢?

  不过,好像这一辈子的一切都在微微的产生改变了,至少谢令姜不再是固执的把自己锁在深闺里的小娘子。

  所以自己还有机会改变一切,只是无论如何,千盯着万盯着好像都阻止不了他们会面。

  难道这是冥冥之间的宿命?谢令姜会照着前世一样嫁给王知音吗?

  阮遥集努力的摒弃心中的挫败之情,习惯性的勾起温和的微笑。

  “阮遥集见过诸世兄,今日有幸相遇,不如一起坐而论禅?”

  又有些愧意,拱手作揖。

  “还请诸夫人见谅,遥集性好如此,放浪不羁,想来不耽搁尊位。”

  “客气客气,原来是阮少将军,我家君曾多次赞赏你,少年英武不凡,屡上战场,有万夫难挡之勇。”



  王相夫人倒是不同往日,开口便是赞赏之词,而后对自己疼爱的嫡子王长豫道:“我儿应当效仿阮二郎,为我晋国百姓守万世基业。”

  王长豫肃然而立。

  “母亲大人所言正是,我同几位侄儿当一同和阮少将军一同论道禅之法,谈家国大事。”

  谢令姜心里一咯噔,怎么?阮遥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上战场了吗?可是他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阮遥集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是那样的清瘦。

  “阮少将军请!”

  “世子请!”

  这群郎君们互相礼让着离去,王右军夫人郗璿才道:“今日虽然王谢二府相约,但也着实赶巧,我娘家嫂嫂也曾前来,娘子们倒也能聚在一块说说话,好比从前我们尚在深闺之时。”

  大孙氏听了也含笑,“王少夫人所言甚是,今日这样的盛况,是再难得的。王少夫人所说的是哪房夫人?”

  “回太夫人的话,是幼弟重熙的新妇,今日带了她的小女,我侄女儿茂娘。”

  “原来是东安县开国伯夫人,甚妙,甚妙!”

  正巧此时庙里的小沙弥前来,“诸位夫人,支遁法师正在本寺论道,听说王谢夫人到访,特来相请,观音殿后有禅房可供小食小论道佛禅理。”

  “支遁法师竟在此地,实在是幸事!”郗璿眼睛几乎都亮起来,“就是那位着手注释《逍遥篇》的支遁法师,我家郎君对他颇为赞许,恨不能引为知己,称赞支遁法师神理所通,玄拔独悟。”

  大孙氏也点头认可,“我家三郎也总是称赞支遁法师有名士风范,身为名僧,实则名士,评他是“身披袈裟的名士”。又说他“理趣符老庄,风神类谈客”。今日有机会得以相见,实在是幸甚至哉!”

  阮容道:“支遁法师倒是陈留的同乡,今日实在是巧合了。传出去也不失为一桩美谈。”

  王孟姜可怜兮兮的拽了拽郗璿的衣裳,眨了眨眼。郗璿瞬间点了点她的额头,然后笑着开口道:

  “对于我们这些妇人来说,难得听到这样的清谈玄理禅理,都是极美妙的一件事,只不过也无须拘着这些小娘子听着了,正是天**漫的年纪,伯母,太夫人,我就请一请,让她们到后院去听听佛音,聊聊闺中密事吧!”

  曹淑同大孙氏都点了点头,表示对此事的赞同和认可,而王孟姜此时终于高高兴兴的去挽谢令姜的手:“长安,总算可以和你说话了。”

  谢令姜也笑得几乎都要眯眼了,月牙儿般的眼满满都是笑意,“今日看了你,我心里也觉得松快呢!”

  “我瞧着你家的几位兄长个个都是极俊俏的,不像我几个阿兄都是书呆子,整日里只知道临摹书法,也不擅打猎什么的,到头来只能当个文官,不能笑傲疆场了!”

  王孟姜似乎憋了很久的话没说,今日终于找到了借口。

  “长安我可跟你说,待会我郗家表姊也在,我们都喊她茂娘阿姊,她是一个极为宽和的人呢?为人特别的柔和,生于建元元年,今年正巧九岁了呢!我与六郎一个八岁半,一个七岁半,都比她小,因而要喊表姊呢!”

  谢令姜愣了愣,而后便带着谢令和一同上台阶时,就瞧见笑吟吟瞧着这边的娘子。

  诗经里头的语句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见到这位郗氏嫡女的时候,已经是她与王六郎和离之后了,容颜枯槁,病重不已,此时所见的是这样的一个美人胚子啊。

  “你怎么没和我说你表姊是这样的好颜色的美人?”

  原来诗经里说,“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是真的。

  多情的王六郎同爱慕的表姊兼妻子和离,迎娶了新安公主。

  何其可悲。

  生生辜负了她这一生的好年华。

  “郗家阿姊,安好。”

  谢令姜和谢令和一同见礼。

  王孟姜今日里可高兴了,忙介绍道:“阿姊,此为谢大娘子,谢五娘子。”

  郗道茂连忙还礼。

  “何必如此客气,两位妹妹,不必如此多礼,今日相见,实属有幸。早闻陈郡谢氏,诗酒传家,乃是名仕府邸,今日见二位娘子,才知此言非虚。”

  谢令和高高兴兴的挽着她的手,“想来郗家阿姊早些就到了吧?不如带领妹妹一起去看看?”

  “正有此意,这禅院子里头,还有一株开得极好的桃花,这还真是令人啧啧称奇呢!”

  “瞧来也的确是很称奇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桃花开得这样晚呢?”

  谢令姜看了几个小娘子称赞不已的面容,然后启唇一笑,“为什么山寺桃花开得这样晚呢?我想是因为山上的气温比山下的气温要低,而花开是需要温度的,所以花开放的节气也因此向后推迟。”

  郗道茂眼睛里多了几分惊艳之色,“没想到大娘子竟懂得这样多,茂娘当真是佩服不已。”

  谢令姜双颊微红,“不过是杂书都看了些,倒是在你们面前卖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