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五十七章:插一脚(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插一脚(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家伙,临川,你说的比唱的还精彩。”

  谢令姜听了这些事情仿佛一点都不着急似的。

  阮遥集的脚程的确快,转眼间就到了西街的一家店铺,而后一抬小轿便抬了出来,朝着谢家正门就去了。

  要说这朱雀巷里头,哪家最热闹?自然是这谢家,门口简直闹开了天。

  王五娘都有点后悔来这一趟了,知道自己家的阿父,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可是没想到的是,居然无能到了这种境界,眼下就连这点事都摆不平,实在是太丢人了!

  明明人家谢三爷给了体面,出来请他进去说话,他偏生站在这,自己劝都劝不住。

  “谢三爷,您是一个读书人,人家都说你是山中宰相,你们高门高府,小人够不上,小人没读多少书,也许不当你的眼。可请左邻右舍的都评评理,某可是祖上数几代,也都是琅琊王氏,当朝丞相王导大人是我宗房里的伯父,王右军大人是我宗房的堂兄。”

  “某并非胡搅蛮缠之辈,我那嫡亲的妹妹许给你大兄,安西大将军谢奕为妾,生了二子一女,如今究竟因为什么破事?竟要把她打得半死,发卖掉,某读书虽少,也想问一下,这就是你们高门大户的教养和体面?”

  果不其然,议论纷纷。

  而一旁,南康长公主的座驾,本应当从这正门而入的,偏偏因为王佟,死赖着不走,而尴尬的在此地,掀开帘子的桓玉霞探头探脑的看着热闹。

  “二娘,说过多少次,出入要有女子的舒雅。”

  桓玉霞撇了撇嘴,撒娇道:“阿娘,您是公主殿下,最是体贴大度,况且,长姊向来都是闺秀,是人家看好了的大妇,玉霞左右就在您身边陪着,哪也不去,难道还不能容玉霞撒撒娇嘛!”

  南康长公主唇角勾出了一丝暖意,摸了摸她的脑勺,“你这淘气的小娘子,胡说些什么?身为女子,怎么会不嫁人呢?阿娘是公主,不也嫁给你阿耶了吗?”

  “你跟阿娘说清楚,今日为何要想来这谢家?阿娘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你是诚心想要过来和谢大娘子道歉的。”

  南康长公主怎么会不疼爱这个小女儿呢?桓玉霞向来很爱撒娇,就连将军也很宠爱她。

  “就是想过来嘛,你看现在就有热闹看了!”

  可正在此时,居然又抬了一顶小轿子过来了。

  桓玉霞眼珠子一转,二兄派得奴仆访了后说了,当时谢令姜好像是坠湖了,之后一直没找到尸体,倘若没有死,那岂不是清誉没了,这样想来,可是有大热闹看的!

  这个小轿子来的蹊跷,桓玉霞立刻决定跳下车去看看。

  南康长公主还来不及制止,就见二娘跳了下去。

  拦住了轿子,一个鞭子抽了上去,“你是什么人?”

  倘若这轿子里坐着的是匆匆赶回来的全身湿透了的谢令姜,那么,上次在家里头受的委屈大可以都还回去了,谢令姜这个小贱人,上次居然当那么多人面前落她的颜面,活该她倒霉了。

  桓玉霞心里想的挺美。

  如果,这一鞭子下去抽到了谢令姜,那也是不错的结果。

  “大胆!”

  轿子里传来了司马道生不客气的声音,这丢出去的鞭子被司马道生紧紧的抓住,然后掀开轿帘,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桓玉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朝长辈动手!”

  桓玉霞可没有想到过这轿子里面坐着的,居然是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

  会稽王是外祖父明帝的幼弟,这司马道生虽然只不过是比自己大了十岁左右,却的确是算自己的叔叔。

  当下就连坐在马车里的南康长公主也不敢坐视,匆忙下了车,如今朝野之上,宗亲郡王里头,全靠年轻的皇叔会稽王司马昱支撑局面,今上尚且还要靠他,司马道生作为他的世子,自然也是威望很高的,虽说,司马道生好像不大得皇叔喜欢,可毕竟是上了宗碟的世子。

  司马道生见到南康长公主,脸上并没有露出几分好颜色,而是很无所谓的开口。“原来南康阿姊也在这,给您请安了!”

  “却原来是道生,玉霞,还不快快给你王叔请罪!”

  南康长公主不同往常的慈爱,此时此刻非常严厉的开口。

  桓玉霞心不甘情不愿的弯腰请罪。

  “对不起,王叔,我错了。”

  司马道生转而面对着桓玉霞,有一本正经的双手板在后面,装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训斥道。

  “小小年纪,刁蛮跋扈,不成体统,以后还是多听你阿娘的话吧,不要整日在外头跟着你几个兄长厮混!”

  听到这样的话,桓玉霞下意识就想反驳,可是瞧见阿娘南康长公主严厉的面庞,还是不得已的行礼。

  “是,王叔,谨遵教诲。”

  果不其然,这边的热闹引起了另一边的关注。

  王佟虽然是出自琅琊王氏,但是打从年幼的时候就分了家,父亲又是庶出,自然没什么底蕴,也只是在宗亲祭奠上见过王相,王右军,才敢拿出来说说,何曾见过公主,更别提王子皇孙了!

  眼下连哭诉都忘了,直愣愣的看着这边的热闹。

  谢三叔瞧见司马道生忙里偷闲的朝自己挑了个眉,心里头也有些满意,看来阮遥集那小子肯定是没事,这些小儿郎们还都机灵古怪,心下稍安,打了个手势,让人去通知阮容。

  好在前面闹着没有进门,阮容有了收拾打扮的时间,这才匆匆来迟。

  外头看热闹的多起来,王佟就瞧见迎面走来的司马道生,狂妄不可一世的开口:“你谁呀?挡小爷我的路!”

  刚才这位郎君可是让公主之女都低头的,王佟一时之间,心里有些犯怂,这时又免不得看自己的女儿王五娘,王五娘头戴帷帽,眼下看着这位玉树临风的贵郎君,当下冷静的行礼,而后低声道:“左右是来见姑母的,总要进去才能见到,阿父就别在这闹了吧?”

  王佟心里头犯怵,谢三叔又朝着他笑,“王兄,不如进来喝杯茶再说,润润嗓子。”

  见对方这样抬举他,他有了体面,也有了台阶下,连忙又朝着司马道生道:“小人这就给殿下让路,殿下里头请!”

  无端谄媚。

  真叫人侧目,王孟晖只觉得自己双脸发烧发红,都要羞耻到脚后跟了。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无奈又懦弱的阿父?

  司马道生目光很是清明,似乎与表现出来的纨绔很不相同,甚至都没有把余光丢到她身上。

  王五娘生来貌美,倘若不是因为出身琅琊王氏,女郎格外的少,将来免不了是和别的家族联姻的,否则宗族里那些猖狂的少年郎们,就有不少垂涎三尺的,乃至于说些下流话的,那些毫不掩饰的目光在她身上,像掂量货物一样的扫着,她都厌恶。

  司马道生好像不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