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六十八章:寒石散(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寒石散(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趁那郎君还在晕眩之时,谢令姜小心的弯着身体,灵活的朝着不远处的裴九娘而去。

  家族势力不如琅琊王氏,琅琊孙氏本该选择的是蛰伏隐忍,又怎么会选择主动出击呢?

  而且还是这样近乎羞辱的挑衅,在新婚之夜,居然羞辱新娘子,还是这琅琊王氏将来的宗妇。

  谢令姜小心翼翼的看着围在裴九娘身边的那些丧失理智的郎君们,个个面上都有非正常的酡红,眼神迷离。

  一定是服用了极为重度的寒食散,包括孙泰,此时看上去也格外的不是正常模样。

  不过也许,心里头藏着实在是真正的想法吧!

  只不过隐藏的久了,才会借着这药力说出来。

  原本应该护卫在旁的王谢庾桓的郎君们,此时居然诡异的一个不见,这里头除了自己和裴九娘,其他的居然都是一些旁支末族的娘子,王五娘王孟晖赫然在列,此时她缩在墙角,拼命的蜷缩着身体,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而有的小娘子的衣裳已然被撕开了,此时花容失色,嚎啕大哭。

  平日也许在家中是如何娇宠万千,此时只能沦为他人的玩物。

  谢令姜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心痛,只觉得心肝肺都疼了起来,他们是何等国力强盛的大晋,可是永嘉南渡之后,国祚不兴,所有的一切都迈向了一个无法挽回的过程。

  就连这些郎君们,不能在战场杀敌,不能杀掉那些卑鄙无耻侵略中原的胡人,只知道在这里凌辱他们本该守卫的国人的女郎,他们不知廉耻,放荡肆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豪。

  难道就要靠这些郎君们守护他们衰弱的大晋吗?

  谢令姜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簪子,高度警惕四周的人,恰恰此时,这些人都慌乱不已,抑或是狂妄肆虐,根本察觉不到谢令姜的行动,她才能更加毫无顾忌的出手。

  轻易间便放倒了几个郎君,而后离裴九娘愈发近了。

  裴九娘被一人捆住了双手,此时孙泰神色狂妄,伸手想去摸她的脸,却被对方躲开。

  “你是谁?我是闻喜裴氏的嫡娘子,断断不能容你此般放肆,今日要么你杀死我,要么来人,我必定要将你粉身碎骨!”

  “王长豫!你难不成是个懦夫吗?你就容许你的妻子这样遭人羞辱?”

  裴九娘早已失去那温婉模样,可是此时无人相护。

  王敬豫早已被几个郎君拉到偏阁,不知灌了多少瓶药酒下去,此时神志迷糊,根本就不能清醒。

  “哟,你这小娘皮,倒是很有个性,只是今日本就有闹新房的习俗,您虽然是世族高门出来的,也只好生受了!”

  “无耻狂徒,你可敢说你姓甚名谁?我裴九娘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孙泰洋洋得意,便准备开口,可谁知利刃刺入大腿,一时叫他神魂震颤,神志清醒了些许,先看到婚榻上正瞧着这边怒目而视的裴九娘,而后又看到周围昏昏庸庸,围着自己的东吴子弟们。

  然后才看到,凶狠无比地盯着自己的一双眼神。

  这个胆大的小娘子,居然敢伤到自己。

  可是理智告诉自己,此时此刻,自己不应当在这里,可是之前发生了什么,大脑里还是一片恍惚的。

  谢令姜迅速的退缩到了裴九娘的身边,而后紧张无比的开口:“倘若你和你的人不想冤死的话,速速退出去!”

  王五娘王孟晖在角落里,几乎是亲眼见到,谢令姜是如何手疾眼快的眼睛都不眨的一刀落下,然后王孟晖突然感觉劲风扫过,脖颈竟然被劈,眼前发昏,便晕了过去。

  孙泰已经发觉发了一身冷汗,而后一双冷冽的眼睛盯着她:“你是哪家的小娘子?”

  “家府谢奕,谢氏令姜!你的时间马上就要来不及了。”

  谢令姜自然不是为了救孙泰一命,只是必须缓和此时的形式罢了。

  “好得很!谢令姜,我记住你了!”

  孙泰果然再不留恋,虽然腿上还是在流着鲜血,迅速地找了几个亲随子弟翻窗而去。

  外头的人终究是发觉了,王导,王右军,谢奕,谢安,谢泉,王知玄等人领着家兵匆匆赶来,此处已经是一片狼藉。

  婚房内外,处处都是晕倒的郎君或娘子。

  实在是骇人听闻,荒唐丑事!

  年老的王导瞧见守在晕厥过去的王长豫身边穿戴整齐的新妇裴九娘时,简直达到了怒不可遏的境界。

  “究竟是哪一个贼子?敢在某的府上作乱,传令下去,建康太守,内史,辖军首领前来。”

  “是,丞相!”

  下人们领命而去,王导这才冲上前,怀里抱着王长豫嚎啕大哭,伤心至极,“我可怜的长豫啊,我的大郎,来人呐,快去请御医过来!”

  谢安在最后头,一边观察周围的狼藉,一边命令那些使女们很快地将这些女郎服侍着下去,整理衣裳,此事还必须要瞒下来,只是参与者众多,几乎涉及了江东士族绝大部分,恐怕不好追罪,而且这些女郎们大部分门第并非高门,也许此事可大事化小。

  谢令和上前来,牙齿颤抖,几乎说不出来话。

  谢道聆好像察觉到那时的确有个穿着米黄色衣裳的丫鬟,过来推了谢令姜一把,其实那时候自己若不松手的话,也许是能够把谢令姜给带出来的。

  可是偏偏心里头就是不想,她环顾四周,只见南康长公主并驸马都尉大将军桓温前来此地,桓伯子和桓玉霞姐妹二人正在一旁被关切问候。

  那姐妹二人身边正有一个穿着米黄色式样的丫鬟,此时倒是低头看上去一副老实模样。

  谢道聆看着慌里慌张的谢令和自己自然也是装作害怕不已的模样,此事很深,最好不要牵扯进去,不过里头闹得这样乱,现场都已经被家兵封锁起来了,想来谢令姜这一次可没有上次渡口的好运气了吧?难道有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吗?

  “三…三叔,阿姊,阿姊一定会没事的吧?”

  谢安诧异的听到了侄女儿谢令和这般问话。

  “五娘,难不成长安会有事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 看书领现金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