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七十一章:谢赐教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一章:谢赐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能想到一场喜庆无比的婚礼?居然这样黯然收场了?

  而且还是在当朝丞相的府邸,可是也不能查的水落石出。

  这宴会骚乱的起始居然意外的令人发笑。

  让人觉得格外古怪,可又说不出其中的缘由。

  丞相为了准备这场婚宴,特地命人开闭了开辟了一口新井,而偏偏是这新井里头正巧有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这几种材料,阴错阳差之下,下人们又偷兑了丞相府的好酒,于是乎阴错阳差的,今日奉上的酒茶里头都掺杂着五石散。

  这些饮酒饮茶的郎君们只是不凑巧的喝了这五石散的药酒,而后便失去了理智,纵使一时之间做出了一些与礼教不符合的事情,也只能当是一场凑巧了。

  这便成了无头冤案了。他们是商论不出来一些能解决的好方法,

  而忽然出现的阮氏少将军,在面对着关切至极,满脸焦急的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的问询时,朗然一笑:“遥集安好,醒来之时已至郊区,被聋哑村户所救,缠绵病榻,高烧几日,今日方醒,幸而归来。”

  桓温摩挲着大拇指上头的玉扳指,而后便关切至极:“既如此,御医来了都来了,便请教他好好为少将军看看?”

  “那真是太感谢大将军了,正巧某正觉得此时头脑还有些不大…”“冷静。”

  场上的气氛显得有些焦灼,谢令姜和桓玉霞的针锋相对便在此处隐然而去了。

  而后谢三夫人刘氏,谢夫夫人王氏忙不迭的赶来,几乎是谢天谢地的带走了平安无事的谢令姜,谢道聆,谢道璨和谢道辉,谢令和五人。

  等回到谢氏,见到祖母大孙氏的谢令姜,这才眼睛红红的,稍微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祖母家家,有人要害长安,是遥集阿兄救了我。”

  便什么都不管,都晕厥过去了。

  女医来看时,据说大娘子今日疲惫至极,过度精神消耗,以至于筋疲力尽了。

  踌躇后开了一副方子,便叫白芍即刻抓药,大孙氏怀里头抱着谢令姜,面上也多了些不满,而后板着脸呵斥道:“你们都跪下,一个接一个的把今日的事说清楚。”

  三娘谢道璨吓得发抖,四娘谢道辉连忙拽着三娘谢道璨跪了下来,谢道聆有些不情不愿的,也跪了下来,谢令和则是不假思索的跪了下来。

  谢三夫人和谢四夫人站在一旁,只觉得十分尴尬,站也不是,跪也不是。

  孙嬷嬷却是一脸淡然,不卑不亢的开口:“二位大妇还请退出去,大家有话训诫女郎们。”

  刘氏和王氏对视一眼,而后便都恭顺的行礼离去了。

  “二娘先说,不可有一字捏造,否则后果自负。”

  大孙氏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沉闷,就像一把沉沉的刀挂在了头上。

  谢道聆打了个寒颤,而后闭着眼睛开口:“阿姊带着我和五娘进了新房里头看新妇,可是后来忽然爆发了骚乱,外头闯进来很多郎君,阿姊带着我和五娘逃出来,然后便被人群失散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便只有五娘了。”

  大孙氏深深的眼神,幽幽的盯着她,谢道聆满后背都是冷汗,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下一个。三娘。”

  谢三娘谢道璨此时只是哭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祖母家家,我就在那里吃糕点,我根本就没跟过去,四娘可以为我作证的。”

  四娘谢道辉口齿伶俐的开口:“回祖母家家,阿姊当时一直在小宴上吃糕点,根本就没有跟着长姊一起去,我就一直陪着阿姊,后来是说新房闹的乱子,我心里十分担心,便才带着阿姊一同前去的,而后便看到了长姊同阮家表兄一块儿出现了。”

  大孙氏面色丝毫不显,难得有个清透的,而后目光沉稳地瞧着谢令和。

  今日里,原本得自己喜欢的虽然年幼且聪慧的谢令和到底让自己有些失望了,毕竟是嫡出的娘子,怎么遇到大事也这样慌张不已?就连出去叫人救自己的长姊也做不到吗?

  谢令和毕竟年纪小,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此时忍不住打着哆嗦,而后结结巴巴的开口:

  “我…阿姊把我推出去了,然后,然后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好像…我好像看到是一个穿着米黄色式样的丫鬟把那扇门推着关起来,我没有力气,所以我没法子救阿姊,祖母姐姐,阿姊不会有事吧?阿姊要是有事的话,我万死难赎其罪。”

  孙氏微微阖上眸子,这些个娘子们,都是她认真教导的孙女,将来也是要为守护他们陈郡谢氏而出一份自己的力量的,可是现在却是这般的叫人失望。

  大孙氏长叹了一口气,空气中久违的保持着安静,跪着的小娘子们,汗如雨下,却都不敢出声。

  谢嬷嬷不知何时,已经拿来了一寸厚的戒尺。

  他们谢氏的家规向来严格,无论是她们的父亲或母亲,抑或是她们的兄长弟兄,还有她们自己,都必须忠实的履行家规。

  “你们可知错?”

  “一个一个的说。”

  算是极有耐心,又不得不有这份耐性。

  谢道聆第一个开口,咬了咬牙齿,然后伸出了手。

  “长荣知错,错在当时没有紧紧的抓住阿姊,眼睁睁的瞧着阿姊被关在里头。”

  大孙氏此时眼睛里有了一丝神采,而后便是狠狠的两戒尺,谢道聆娇柔的手掌,瞬间就红肿起来了,眼泪珠子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来。

  谢道璨十分害怕,而后开口:“长乐知道自己错了,当时不应该在那里贪吃贪玩,应该时刻都要跟阿姊在一块的。”

  大孙氏看了她怯懦的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轻轻的一戒尺打了下去。

  谢道璨胆子小,虽然并不痛,但还是继续大哭了。



  谢道辉坦然开口:“长忧知错,不该纵容阿姊贪玩。也不该独善其身。”

  大孙氏点了点头,而后也是狠狠的一戒尺打了下去,谢道辉吃痛的皱了皱眉头,眼泪在眼眶里旋转着,并没有落下。

  谢令和伸着手,泪眼汪汪的看着祖母大家。

  “长宁,却不知道错在哪,也许,错在要去凑热闹吧!”

  大孙氏闭上眼,没有说话,狠狠地三戒尺打了下去,谢令和整个人颤抖着,捧着自己的手掌心,都要歪倒下去了。

  “谢祖母大家赐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