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四十三章:不出山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不出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事必有蹊跷之处,可是,二郎啊,朕并不能彻查此事,实在有愧于你!”

  康帝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似乎是觉得有些可惜。

  阮遥集撑着身子便要下来,“臣何德何能,竟得陛下这样关照。”

  康帝紧紧的按住了他的手,“当年倘若不是你父亲于战场上救下朕,朕又焉能有今日呢?”

  当年先成帝在时,年幼的今上尚且在苦寒之地,全靠阮遥集之父阮俱尽力维护,而后鲜卑人入侵城池,今上的侍从逃窜而去,唯有阮俱尽力守护,才将他救出来。这段情谊并不为他人所知,这也是阮俱能在军中独掌一军军权的原因。

  当今晋室孱弱,桓温号令三军,军权显赫,王导居文臣之首,简直是心腹之忧。

  圣人在某种情况下,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只能在暗地里培养人手。

  而他对于阮遥集的这种偏爱,很容易让人忽视其中的根源,只被浮于表面的场景所蒙骗。

  被赶在很远的地方的大监,心里头颇觉得有些纳闷,今上为何如此宠爱这少将军?难不成竟是有龙阳之癖?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任他心中百般猜想,可是却也只能站在此地,远远的望着那屏风后头,圣人和阮氏少将军状极暧昧的场景。

  康帝紧紧的握住了少年阮遥集的手,阮遥集却是摇了摇头,虽然说去长公主府并不能称得上是一无所获,但的的确确探索情报失败,只是意外之下又发现了驸马都尉桓温大将军的确野心昭然,否则又怎么会在家中豢养超过五百的死士呢?

  康帝眸中有些晦暗不明,而后安抚的拍了拍阮遥集的手背,再而后便是愤怒的一脚踹到了屏风上,这绣着七宝禅木的屏风,倒在了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偷偷偷窥此地的大监魂不守舍的,吓得跪在了地上。

  至于其他的宫女小黄门们都害怕的连连跪地磕头。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康帝简直是雷霆之怒,摔得摔袖子大声咒骂道:“朝廷诸君皆是阿兵,无能者,让我如何同阮将军交代此事呢?气煞朕也!此后又如何能再上战场?不如送去读书吧!太子呢?太子在哪?叫他过来一同去听学!”

  “朕听到坊间传言,都说谢安石是山中宰相,说他倘若不出来江山难顾,苍山难安,朕就这般无用吗?朕满朝的臣子都不如他一人吗?谢安石为何屡屡不出山?好一个谢安石,竟敢如此藐视君威,既然这样喜欢教书,朕便赐他于会稽兰亭授课,而后,叫这些不成器的郎君都去学,谢安石一人不行,难不成朕大晋的儿郎们都不行吗?”

  庾亮,王导,桓温,郗超,王坦之等人才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雷霆之怒的怒骂声,纷纷都惊骇了。

  陛下从前没有这般发怒过,今日究竟是为何呀?

  可是而后看着慌不择路奔跑出来的大监,又觉得有些荒谬至极。

  在听到圣人这般盛怒,桓温总觉得有些可惜。

  “家尊曾经感叹谢三郎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如今圣人竟罚他去会稽兰亭授学,竟叫人觉得格外可惜。”

  郗超摇了摇头,甚至有些叹息的开口:“不过圣人命他授学,我等儿郎倒是极有福气。”

  王导道:“可惜我儿年岁大了,不能前去,宵小贼人,坑害我儿,东吴诸贼仍不死心,昔日武帝发兵,水陆并进,直取建业,一举灭东吴,吴军惊恐怯懦,不战而降,士卒闻讯逃散,于是东吴宣告灭亡,如今求全,仍不安宁。可恶可恶!”

  等大监进去禀告圣人的时候,几位老臣都有些汗颜。

  “卿等既然进来了,朕便宣布一件事,正要令那谢安石于会稽兰亭兴办山学,尔等便拟好这前去学习的名单,递上来让朕斟酌。”

  桓温于是便抬头瞧一眼圣人的颜色,结果瞧见那站在圣人旁边的少年郎眉目间都是温和神采,却又看不出任何破绽的面庞。

  “陛下,遥集先行告退。”

  那少年郎不卑不亢的行礼之后,而后施施然远去了,只见他大袖翻飞,行走之间风姿毓秀,有一种格外的卓越风采。

  桓温眸中神色晦暗不明,而后似乎敛了敛神色,恭敬无比地开口:“谨遵陛下御令。”

  随后圣人忽然又有些叹息,“对于长豫的事情朕也很痛心,一定要养好身体,王相,有一件事务必要记住,千万嘱托他,公务上的事情不必着急。”

  谢令姜总觉得有些心浮气躁的,然后还是自己爬了起来,想想还是要去阿娘那里才安心。

  结果没成想,在院子外头,竟然瞧见了久违了的阿耶谢奕。

  他沉默不语,久久的驻足在外头,似乎想进院子看阿娘,可又迟疑着犹豫着不敢前去。

  没想到居然会见到大女儿,谢奕轻咳了一声,而后问道:“长安,你的身体可好些了?”

  谢令姜恭敬却冷淡的开口,“多谢阿耶关心,长安感觉好多了。”

  “千万懂事些,别总叫你阿娘担心。”

  谢奕想半天也没想好一句温和的言辞来,硬邦邦的不带着一丝丝的温情。

  谢令姜也不习惯于在父亲面前表现出娇柔的小女儿姿态,此时的气氛便略微显得尴尬起来。

  而刚刚逛街回来的谢道聆却是满含欢喜朝着谢奕奔跑而去,牢牢的抱住了阿耶的腰。

  “长荣可想阿耶了,今日里可多亏了禇家表兄,长荣差点就出车祸了呢!”

  谢道聆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认真的盯着谢奕。

  谢奕果然打心底泛起了涟漪,怜爱的摸了摸谢道聆的发髻,而后抬眼便看着跟在后头,一言不发,却面色温和的禇幼安。

  “幼安见过舅父。”

  禇歆,字幼安,父亲是亡故于永和五年的征北大将军禇季野,母亲是谢真石,谢令姜伯祖父谢鲲之女,姐姐是中宫禇皇后。

  谢令姜没想到谢道聆居然再度和这位少有简贵之风的禇氏表兄纠缠在一起,而谢道聆本该嫁顺阳范少连,而不会是禇歆。

  “阿耶手上拿的是什么?是给长荣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