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七十七章:嵇玉山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嵇玉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毫无犹豫的连射几支箭出去。

  而后便见野兔的后脚和野鸡扑腾了几下被射了。

  漫山遍野,正是草绿葱茏之时,初夏蝉鸣,正是动物们活泼之处。

  今日一身红色骑装,格外显现出少女的活泼之气。

  “长安,今日你六兄我可不会再让你了。”

  谢六郎谢瑶此时英姿飒爽,气质昂扬的开口。

  “不让便不让,难不成我还怕了你吗?”

  谢令姜也不让的开口。

  谢道聆也骑在一匹温和的小母马上,看着年幼的谢五娘谢令和都稳稳当当的,她也有点不服气起来。

  今日里禇家表兄禇歆居然也在,好像自从那日救了自己之后,就经常的过来了。

  莫不是?

  谢道聆面庞上浮现出一丝殷红。

  禇歆骑在高马上,而后问谢泉,“大郎,寻常时候大娘子也是这样性格吗。”

  谢泉看了一眼在前头奔马的谢令姜,“我家长安那是举世无双的人物,她想是什么样的性格就是什么样的性格?”

  “你这也太把她捧得高了些吧!”

  “我乐意!”

  禇歆勾唇一笑,“看来你们家确实很有意思,你妹妹也很有意思!”

  谢泉终于听出了一些不同的味道,而后狠狠的盯着禇歆:“别人都说你好,可你却不要想我家娘子。”

  禇歆快速挥鞭而去,“那你可说不一定了。”

  二人骑马追逐,十分快活,谢道聆刚好听到后面两句话,面上双颊染上飞霞。

  谢道辉看着谢二娘子在那里发呆的样子,“二娘姐姐,你在想什么东西啊?”

  “啊!我没想什么,前面好像有很多兔子,我们去那边打猎吧!”

  “好呀好呀!”

  谢令姜的小宝马一溜小跑,然后便到了一个比较深的林子里头了,发现那边枝头摇晃,当机立断的一箭射出,可是好像有些不对劲,又过了一会儿,谢令姜才决定下马去看那个兔子,可那兔子前腿分明还有插着一根箭。

  很快的又有一道利箭朝着这边射过来了。

  谢令姜有些害怕的跌坐在地,差点就射到自己了。

  和自己的脚尖就差了那么一毫毫的距离。

  这是哪个混蛋想要自己的小命?

  “哪个混蛋,快给我滚出来!”

  “哟,还真没想到射到一个小白兔呢。”

  那人笑的声音明朗,风流肆意不已。

  “在下谯国嵇玉山。无意惊吓小娘子,还望恕罪恕罪。”

  “你说谁是小白兔?”

  谢令姜捧着小白兔从丛林中冒出来,而后便瞧见坐在白马上旷迈不群,俊脉不凡的少年郎。

  “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嵇叔夜是你什么人?”

  “不才,正是家尊太翁。”

  那少年郎满脸带笑,风姿绰约,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神仙人物。

  谢令姜抿了抿嘴唇,忽然想到自己那个侄儿,阮宗介。

  同样都是竹林七贤之后,怎么偏偏相貌上差了这么多?

  这还是不同命呀!

  “瞧你长的神仙模样,干嘛要这样伤害小兔子?”

  “此言差矣,本就是为狩猎而来,难道小娘子的箭不是射在这兔子的身上?”

  明明生的这样好看的少年郎君,偏偏说话还这样毒舌。

  就不能让让别人吗?

  谢令姜瞪大了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气势汹汹地开口。

  “可是我射在它的后腿上,可以给它包扎呀,而你却要了它的性命,好吧!就当你没有我善良好了,这明明是我先射中的,你干嘛要跟我抢?”

  嵇玉山微微敛了敛神色,端正些许,“我差点射中了小娘子,岂不是说明小娘子差点归我了?”

  谢令姜当下生气地将兔子砸了过去,嵇玉山一把把兔子抱在怀里,而后更是笑出了极为悦耳的声音。

  谢令姜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跑了。

  嵇玉山凝视着她的背影,尔后忽然朗然大笑。

  “真是个有趣的小娘子。”

  谢令姜却如同做了亏心事一般,回去后看到兄长们便要告辞离去了。

  谢泉和禇歆追逐而来,而后遇到了嵇玉山,更是惊喜不已。

  “嵇兄竟在此处游荡,何不回去和我一起拜见三叔?三叔最近一直呆在家里,正准备约群好友至会稽山修葺兰亭。”

  “正有此意,便与二位前行。”

  “郎君,不是还要去拜访丞相夫人吗?”

  嵇玉山身后的小厮低声询问道。

  谢泉立刻神色恭敬,“倘若兄长没有空的话,便下次再约也亦无不可。”

  嵇玉山则是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倒是无妨。我正想先去谢三叔那里呢?”

  他笑的时候宛若神仙来人,正是风采无边。

  禇歆一时之间也有些愣神,此人果真是不同凡人。

  谢令姜先一步回了家,可没想到家里已经一锅乱麻了。

  原本太夫人大孙氏是决定去找太先生商讨他们家女郎入学的事情,可没想到刚到书斋门口就听说两个先生争吵不休,差点就要打起来了,连带谢三爷谢安都被骂得狗血淋头,要他去祠堂罚跪了!

  “你们这两个老奴,怎么成日里就不能安静些呢?不过就是些笔墨的事情,何至于争吵的脸红脖子粗,一点礼仪都不要了,叫下人们都看笑话。”

  “这怎么能说是我争吵呢?你看看谁把我的东西给偷走了?”

  谢丕踩了踩脚上的木屐,几乎有些生气的开口。

  谢鲲也不甘示弱的开口:“我说弟妹,你这个话很不对了,你知道墨宝是怎样珍贵的东西吗?只有老三整天在这里候着,难不成连家管不好,我们这些老头子就该死了,都不能说他几句了?”

  谢令姜刚刚骑马到正门的时候,大管家的孙子谢七宝就着急的开口,“女郎,您可算回来了,赶紧去三爷的书斋看一看吧!两位太先生差点都要打起来了,就连大家也没什么办法能耐他们。”

  “我这就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谢令姜翻身下马,格外果断。

  “据说好像是没宝之类的事情,我也不懂啊,还是女郎你去看看吧!”

  “上面是雷霆大怒,三夫人,四夫人估计都要受连累了。”

  谢七宝口齿伶俐,在前面领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