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一章:入族学(上)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入族学(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虽然此时风轻云淡,气定神闲,但是心里头还有些打鼓。

  这件事情说来还算是自己比较幸运,她脑海里努力思索着今日的这场闹剧,上辈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倘若自己没有盘查出仆人盗墨宝之事,为大房一振家声。阿娘也就会因管家无力被祖母大家苛责,心绪忧结而身染病根。

  应当是这样的吧!上辈子自己是多糊涂,知道阿娘是那样的不喜欢这样的凡尘俗务,可偏偏又要将她纠缠在这深宅大院里头。

  阿娘该有多辛苦,上辈子才那样含辛茹苦的,绝望的想要死去呢?

  还有,对于嵇玉山,之所以谢令姜态度那么恶劣的时候,自然是因为见到她就突然想起了上辈子,那样凋零的上辈子的时光。

  嵇康的曾孙儿嵇玉山,风神毓秀,可竟然有那样的下场,真叫人扼腕叹息,诸王争乱,嵇玉山死于凌迟之刑。

  谢令姜也想到大晋凋谢的如玉儿郎们,真叫人扼腕叹息啊。

  “阿姊,咱们明日也能去族学了!”

  “那不是正好,今日回去,你可要认真准备准备了。”

  谢令姜抿了一口清茶。

  “明前龙井,不错。”

  谢令和也欢欣鼓舞的去了。

  谢令姜回到阮容身边,此时阮容已经收拾了一番,而后精神奕奕的定定的看着谢令姜。

  “我的小长安,你告诉阿娘,你今天究竟是怎么想着办法的?”

  谢令姜也噗嗤一笑,“还有什么办法?这叫瞎猫撞到死耗子,那柜子里头,放的是那卷画的纸,还有一个小石头。”

  “那为什么不见了呢?”

  “因为有人以为是银票和金子拿走了呀!”

  “那你知道是谁拿的吗?”

  “是谁拿的不要紧?恐怕此时应该羞愧不能安吧!”

  “那你凭什么以为七宝他会如实的说出来,那个是纸张,而不是银票呢?”

  “这是特制的纸,和银票的质感非常相似,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是几乎不能判断的。”

  谢令姜一边摸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笑得傻乎乎的,可是阮容却越发惊喜了。

  “那今日你怎么又摆了个龙门阵呢?”

  阮容好奇的询问。

  “那还不是敲山震虎,表面上是伯祖父和祖父设的一个局,未尝不是在警告府里头的有些人,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年纪大了,并不管事,实际上没什么事能瞒过他们!”

  谢令姜笑嘻嘻的开口。

  “今天你三叔可算是委屈极了,就连你三婶四婶心里头都很害怕呢!”阮容如同绸缎一般的黑发已经被盘起来了,成了一个飞仙髻。“只是阿娘心里一点都不犯怵,有我们长安在,阿娘什么都不害怕的!”

  “那劳烦阿娘替长安准备明日入族学的用物吧。”

  “那自然是极好,族学用物,都准备些什么好呢?自然文房四宝,哎…你别挡着,你快回你祖母家家那里去,我可得要想想。”

  谢令姜看着阿娘这般模样,心里头也多了些温暖。而后便小心翼翼出了来,朝着祖母院子而去了。

  子鱼跟在谢令姜后头,一直沉默的不说话。

  谢令姜忽然回过头来瞧了她一眼:“回建康城后,你话好像没那么多了,小鱼儿。”

  子鱼抬头看了一眼谢令姜,女郎的眼睛分外的清澈,像是一汪湖水般。

  “回女郎的话,我…”

  “你私下里与我不必如此礼节,有话直说,便是。”

  谢令姜依旧面容上带着笑容,似乎不以为意地开口。

  “小鱼儿觉得女郎好像与从前不一样了,想知道女郎天天这样辛苦,是不是很不开心啊?”

  “你这样为我担心,我心里很高兴,只是这里同将军府究竟是不一样的,我心里想做的事情,便是我要做的事情,同理,我要做的事情,也必定是我想做的事情,你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很好了,不必忧思太多。”

  子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大孙氏在那里和孙嬷嬷吐苦水,“我看啊,我这个老太婆迟早要死,要被两个糟老奴给气死。”

  孙嬷嬷此时含笑的开口:“太先生们总是爱开玩笑,您都拿他们没办法,如今可算是找到人了。”

  大孙氏苦笑道:“这自然是一件高兴的事,这时便苦了我这个娘子。”

  “有什么苦不苦的,长安还觉得两位祖父都是极有趣的人,只是连累祖母家家还要为他们小孩子气而生气了。”

  谢令姜婷婷而立的走进来,面上还带着笑容,便让屋子里头的大孙氏和这些伺候的奴婢们都笑了出来。

  谢家的两位太先生此时正把谢七宝摆在了面前。

  “你好好说说,刚才我们两个人的演技是谁好谁差来着?”

  “我觉得是我演的比较像!”

  “胡说,你生气演的一点都不像”

  “谢七宝,思来想去,我们俩都觉得还是你的原因,一定是你演技太差了,而且是你没有想清楚,暴露了自己。”

  谢七宝委委屈屈的都要哭出来了。

  “明明是大娘子,太聪明了,谁家的女郎比得上咱们家的女郎?”

  “哈哈哈,看在七宝你说的这句话比较像样子,我们两个人有点原谅你了,你赶紧出去偷点烧酒,买点烤鸭过来,你太先生我有点想喝酒了。”

  “您老怎么还喝酒?回头要是给大家知道了,肯定会责罚我的。”

  七宝一脸肉痛的开口,他就知道太先生都是小气的,这个钱还要他从私房钱里自己掏出来。



  谢鲲拍了拍谢七宝的肩膀,“明个你也可以去族学跟着郎君们一起学习,原本大管家就没有奴契,你本就是自由身。”

  谢七宝眼睛都有些发亮了,连忙激动不已的开口:“那我可要跟着女郎后面多学习学习,没准我这小脑袋瓜子也能变得聪明呢?”

  看着谢七宝这般模样,谢鲲也似乎有些了然的喟叹了一口,而后看着谢丕点了点头。

  “我看,弟妹说的话没错,咱们谢家的女郎就要同其他家不一样,明日就让大娘领着二娘,三娘,四娘,五娘一同到族学里头学习呢!自然是不一样的,不一样了!”

  谢丕忽然凝视着外头:“幼安年岁大了,再过两年也要定亲了吧?”

  “是呀,正愁着没有好的女郎呢?”

  说着说着,谢鲲眼睛亮了起来,然后又摇了摇头。

  “比不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