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二章:入族学(下)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入族学(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入族学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陈郡谢氏原本儿郎众多,只是永嘉南渡之后,此处便成为了曾祖谢衡这一支所在地。

  “阿姊,我知道今天你和我一起上族学,我现在就跑过来了!”

  看着幼弟阿玄这般模样,谢令姜也觉得莞尔。

  “哪里就有你这样急得?阿娘也给我收拾好了,我们一块儿前去如何。”

  “正有此意,阿姊。”

  谢令姜也没带子鱼,自己背着个挎包就和谢玄出来了,谢玄想了想,又愣了愣。

  “阿姊,你怎么不带子鱼一起呢?”

  “既然是你我上学,为什么又要带着侍女一块呢?”

  谢令姜看了一眼子楠手上拎着的挎包。

  “这里头也不过是一些纸笔书册,重的连你都不能拿起来了吗?”

  “阿姊,我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以后我上学都自己拎着包了,不需要子楠再帮我了。”

  子楠看着七郎君小胳膊小腿的,尚且还有些犹豫,而后又看着对方殷切期盼的眼神,于是就决定把这挎包郑重无比地交到了对方的手上。

  “女郎,一切可就拜托您了。”

  谢令姜便领着自家弟弟一起去族学。

  “你们怎么这么简单就去上学了!”

  路上碰见了今日穿着极为色彩鲜艳的谢二娘谢道聆,她看上去兴奋至极,后头跟着玉珠和玉钏。

  “你们怎么今日穿的这么简单啊。”

  谢玄有些茫然的看着谢道聆,似乎不明白二娘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二娘姐姐,你没有带上笔墨纸砚吗?”

  “没有啊,阿姨说带个耳朵就行了。”

  谢道聆说的从容,谢六郎谢瑶听到的时候,忍不住回过头来看,然后忍不住笑了。

  “是啊,二娘,你只要带个耳朵去就行了!”

  随后跟过来的郎君们都笑了。

  谢令姜这还是第一次来族学,谢令姜上辈子是不屑于来这种地方的,总是想一个人居住着,自己学习,自己钻研,再有不懂得和三叔讨论,又或者请名师做西席,王右军夫人郗璿为女中笔仙,也曾向她请教过。

  可没想到,今日来到族学,也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此处的房屋是五进的,里头设了许多案几,从前往后排着,约莫有数十个。

  最前面的青玉案是先生呆的地方,当然他们可是没有去外面请什么名师大儒的?这里授课都由谢安,偶尔谢安的知己好友王右军也会来讲解书法内容。

  “长安来了,这可真是稀奇的事情!”

  谢泉高兴的像什么似的,因为他排行最前面,所以坐在最前面,当即就把身子侧了过去,“长安不如与我同坐,坐在前头,看得也清楚,听得也清楚。”

  “三兄休要和我抢,阿姊自然要和我坐在一起的。”谢玄仿佛极为激动地开口。

  谢四郎谢倏然原本正坐在那里看书,似乎什么也没有在意,两耳不闻窗外事似的,此时也把书本放下来,抬头看了一眼谢令姜,声音温柔:“大娘到我这里来坐吧!这里是整个课间的中心,光线又好,位置也好。”

  原本高兴不已的,想要得到四兄夸奖的谢道聆,此时没奈何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你们都要和阿姊坐,却不邀请我呢?”

  谢五郎谢朗发现谢道聆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连连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二娘,我还要带着九郎一起坐呢。”

  谢六郎谢瑶则是笑嘻嘻的拉着姗姗来迟的谢五娘谢令和,“五娘,过来和你六兄坐,六兄可是能够掌控全场的,你想要什么?六兄都能给你拿到。”

  谢八郎结结巴巴道:“三娘,四娘,我左边右边都还有位置,你们俩就坐我旁边好不好呀?”

  谢道璨和谢道辉立刻非常果断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围着谢八郎谢韶坐着了。

  谢道聆气呼呼的坐在了第三个位置。

  “那我一个人坐,好了吧?”

  谢倏然皱了皱眉头,然后轻声细语的开口:“你那的位置,是过来听课的人的,二娘,你还是往后面坐去吧!”

  谢道聆没想到居然听到兄长这样说,当即生气的将放好点心的小蒸屉往地上一摔,“你们怎么能都这样欺负人呢?我再也不要同你们一起玩了!”

  居然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顿时场面就闹成一团了,玉钏和玉珠惊慌失措的一个安抚谢道聆,一个在地上趴着收拾打扫。

  谢倏然顿时觉得十分灰心丧气,怎么自己家的妹妹这么笨?而长安却这样聪明呢?

  外头严肃的进来的,居然是一个他们未曾见过的老先生?手上居然还拿了戒尺?

  狠狠的一戒尺拍在了案几上,谢道聆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都要被这惊雷一样的声音炸聋了。

  她吭的一声,站起身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跑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再也不要在这里学习了,你们都是讨厌鬼!”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热门神作 抽888现金红包!

  谢令姜倒是没有想到谢道聆居然这么讨厌学习,而且怎么突然这样像小孩子一样?之前不是还有点心机的吗?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下一刻,禇歆也出现在课间外头,谢道聆真巧,扑到他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嘤嘤嘤,你们都是大坏蛋,你们欺负我!”

  禇歆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怎么每次见到这个小娘子都这么娇娇软软的好不可怜?

  “二娘子,这是怎么了?先生又为何这般发怒啊?”

  谁知这先生毫不客气,“禇幼安,还不快快入座!”

  谢令姜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四兄谢倏然的位置是最好的,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谢七郎谢玄。

  “我要坐最好的位置,你回去好好听课。”

  谢道聆一边被擦着泪花,一边被禇歆和嵇玉山围在了中间上课,再看她的脸色,便是无比的欢喜和高兴了。

  谢令姜:…幼稚鬼…

  谢道聆:…我就想要人家哄我,怎么样?…

  众人都没想到这先生居然大有来头,只是此时一脸严肃,叫人有些心生畏惧。

  单挑众兄弟,谢氏子弟喟叹不如长安。

  长安梦阮郎归三叔得女四叔得子,双喜临门开喜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