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四章:梦阮郎

我的书架

第八十四章:梦阮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每人都交了一幅画上去,心里头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等到戴先生离开之后,谢道聆忽然有点殷勤地跑了过来,“阿姊,你懂的东西可真多呀!我虽然喜欢画画,可是我都不知道你知道的这么多东西,你跟我说说今天先生,后来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谢令姜难得见对方这样客气,想必是真的爱极了绘画。

  而后又见到其他的兄弟们,似乎也不愿离开,此时都竖着耳朵过来,就连在此之前有些傲气凌云的嵇玉山此时都眼巴巴的看着。

  谢令姜心想自己也不过是比他们多活了一世,所以懂得的道理才多些吧!既然对待知识和学习都是这样的渴望,那说出来也未尝有什么不好的。

  “先生的意思是说,倘若如果能做到这样,人们虽各自走的道路不一样,但最终会达到什么境地,是可以预测的;世事虽然迷乱无序,却仍然可以找到它的规律,而不至于弄错。所以人切不可自驱以物,自诳以伪,外眩嚣华,内丧道实。”

  谢道聆听着听着又张大了嘴巴。

  谢令姜没奈何的,只好用更通俗的话语解释,“一句话,为人处事呢,一定要加强自身修养,培养道德根本,不要为虚名、形式所累。”

  谢道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再而后他们还想拉着谢令姜说话,谢令姜却有些疲惫不堪了。

  “我可没空了,你们天天都要学着,将来免不得要入朝为官,我可只是兴趣啊!我现在还要去祖母家家那,你们有谁要和我一起去的?”

  只见众兄弟们都疯狂摇头,谢令和也摇了摇头,现在阿娘和阿耶都在身边,她也不想到祖母家家那里去,祖母家家也不喜欢笑的。

  谢令姜只好笑着回去了,她背着一个小挎包,不用丫鬟伺候,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三叔,还有两个年轻的郎君,一个是方才授课的戴先生,另一个并不相熟,不过匆匆打了个照面,谢令姜按着规矩行了礼,而后同三叔打招呼。

  “待会儿送几件东西到您那里去,戴先生想看看旧物,看看是可以的,带走可不行,长安可不依的。”

  看见小娘子扬长而去,另一个郎君忽然叹了口气,“谢卿当真有个好侄女,可惜某家儿郎不多。”

  戴安道只知道此人也是谢安石的故旧,当下便也笑了笑,似乎是有同感的开口:“我儿年幼,也配不上谢氏,齐大非偶。”

  谢安石倒是高兴无比的差点翘起尾巴,“两位实在是过誉了,我家小娘子年纪还小,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咱们还是说说山学兴办的事情!”

  “谢卿所言甚是!走走走。”

  戴安道兴致勃勃的朝前面走去。

  这年轻郎君对谢安石开口道:“此人多才多艺,出类拔萃,乃天下少有之名士,实在是可惜些!”

  谢安笑了笑。

  “当今天下,名士众多,只不过人各有志,您为国朝之主,求才若渴之心,尚可理解,也不必过于强求。臣听闻太宰武陵王多次延请此人,都被断然拒绝。”

  这郎君笑了,而后了然点头。谢令姜一直都知道三叔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实在是交友众多,根本就不在乎她到底有哪些朋友,也没想到过刚刚路过的此人竟是今上,微服私访,朝廷上他对谢安大加斥责,可是底下来却是倍加安抚,又询问对方国事。

  大孙氏自然在等自己家的小娘子回来,这还是长安第一次去族学上课,自然族学里发生的事情也早就传回来了,今天的谢长安依旧是优异的不得了的谢长安,她养的这两个小娘子,一丁点儿都不比两个老家伙养的那些孙儿郎们差的。

  “长安给祖母家家请安,祖母家家今日午餐用的可好?”

  “用的甚好,今日听说长安在课堂上表现的格外利落,祖母家家听说了之后多吃了两碗饭呢!”

  谢令姜笑得不行,而后便在祖母怀里撒娇。

  今日上学了,还认认真真画了一幅寒江孤影图,等到晚上了,就在那里钻研棋谱,然后看着子鱼站在那里为她收拾用物,不知道怎么的,就问出了口。



  “你说现在阮遥集在干什么呀?不知道身体好了没有?怎么上次外祖家的人那么匆匆的把他接走了?阮宗介那孩子怎么看上去那么严肃?”

  子鱼也没有笑她,反而是认认真真的开口。

  “少将军身子骨向来就很好,之前也没有生过病,这次只是不小心受伤了,等回到咱们家的时候,一定会小心翼翼的保养的,毕竟少将军,将来不还是继承人吗?”

  谢令姜顿时就有些意趣阑珊,“今天好像真的有点困了,我好累哦。我还是睡觉吧。”

  “女郎,我马上就给您收拾,伺候您睡觉。”

  “说什么伺候不伺候的,你跟我一起睡吧,我一个人也睡不着。”

  谢令姜看着她的眼神,还是如同以往的真挚。

  子鱼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果然同意和她一起睡了。

  也许真的是累极了,谢令姜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大红被子里,小娘子的脸格外的白皙,睡梦里头似乎还梦到了什么,浅浅的梨涡浮于面颊之上,带着浅浅的欢喜。

  小娘子坐在下人们搬出来的湘妃榻上,上设着的茶几上摆放着精致的一套江西的瓷器,那瓷器上是各种姿态的兰花草,十分逼真,栩栩如生,穿的喜气盈盈的,正在那坐着。

  眼前是谢三叔和阮俱,烹雪煮茶,庭中赏梅。

  小郎君蹑手蹑脚的走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她的面颊。

  另一部手上似乎还藏着一朵梅花。

  “你能不能唤我阿兄?”

  谢令姜能听到小郎君的声音,是那样的动听悦耳。

  年幼的谢令姜果然眨了眨眼,然后笑了。

  “阿兄。”

  然后瞬间梦境就转化,谢令姜已经十六岁了,她看着对方站在自己的不远处,风姿玉秀,笑语盈盈。

  “我回来了,谢长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