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五章:想他了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五章:想他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和八年,四月,冉魏被前燕灭亡,魏将艾干及冉闵太子冉智等犹困守邺城。在燕军围攻之下,双方相持五月,城内粮食无存,人相食,后赵时宫人被食略尽。

  消息传到了建康城中,一时流言四起,而最终平息,毕竟相隔甚远,也只能隔岸叹惜,未尝不有唇亡齿寒之感。

  儁遣慕容评率精骑万人围邺,冉魏艾干及太子智闭城拒守,城外皆降于燕。干使人奉表请降,且求救于晋谢尚。

  而谢尚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各大世族的眼前,中文情不自禁的在想,究竟是何来历呢?

  殷浩北伐,圣人派谢尚率部驻扎在寿春,进号为镇西大将军。

  履历表就这样展现在众人面前,叫人暗暗称奇。

  出自于千年世家陈郡谢氏的谢尚,是太常卿谢鲲的嫡子,字仁祖,豫章太守鲲之子也。幼有至性。七岁丧兄,哀恸过礼,亲戚异之。八岁神悟夙成。鲲尝携之送客,或曰:“此儿一坐之颜回也。”尚应声答曰:“坐无尼父,焉别颜回!”席宾莫不叹异。

  庾翼镇守在武昌,谢尚多次前往庾翼驻守处商议军务。他曾与庾翼一起练习射箭,庾翼说:“你如果射中箭靶,我就将我的鼓吹赠送给你。”谢尚应声拉弓,箭中靶心,庾翼当即将他的鼓吹送给了谢尚。谢尚为官清廉,理政简易,他刚到任时,郡府用四十匹布为谢尚造乌布帐。谢尚将其拆散,拿去为将士们做了衣裤。

  随后更叫人有些吃惊的是谢尚做出的两件大事。

  谢尚前往寿春时,派建武将军、濮阳太守戴施据守枋头。适逢冉闵之子冉智与其大将蒋干来归附,又派使者刘猗前往谢尚处求援。戴施留住刘猗,询问传国玉玺的消息,刘猗返回后将事情告诉蒋干。蒋干认为谢尚已败,无法援救自己,便犹豫不决。

  戴施派参军何融率壮士一百人冲破包围进入邺城,登上三台帮助守城,何融骗蒋干说:“现在可以把传国玉玺交付给我。强敌在城外,道路封锁难行,我等也不敢贸然运送传国玺,可派一名使者冲出城去奔告朝廷。天子闻知传国玉玺已在我处,知道足下等人的至诚之心,必定派大军救援,并将厚封足下等。”

  蒋干便把玉玺交给了何融,何融携带玉玺飞奔返回枋头。谢尚派振武将军胡彬率三百骑兵迎接玉玺,送至京师建业。

  陈郡谢氏一时威名显赫至极。

  所以流言蜚语也最终在陈郡谢氏显赫功劳之下,显的暗淡无光了。

  外头是纷纷忙忙的,而里头,谢令姜百无聊赖的趴在了床上,面前是婢女们收集的不知名的什么花草。

  “阮遥集怎么还不回来呢?再不回来,我可就要走了。”

  谢令姜有些委屈正在那里数着叶子,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摧花辣手了。

  “回来,不回来,快回来!不回来!”

  地上散落了一地叶子,子鱼便笑了又笑,而后道。

  “女郎,你要不要去大妇那里,过几日走了,她一定会惦记您的?”

  “好吧!但是得先去祖母家家那里,祖母想必更会寂寞了。”

  谢令姜收拾好了,清清爽爽的出来。

  而后便发现祖母家家在那里真是热闹极了,只见阿娘,三婶,四婶都在这块儿,谢令姜大大方方的走过来。

  “今日怎么这般巧?我看三婶和四婶面上都红光有色么?莫不是咱们家有喜事了?”

  “长安给祖母家家请安,给阿娘,三婶,四婶都请安。”

  谁知道今日这打趣的话,说的大孙氏满是开怀,满堂都是大笑声。

  “说的极好,你们两个人可要一人给长安一个大荷包。”

  大孙氏真是满意不已,面上带着高兴不已的笑容。

  三婶刘氏先说:“长安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四婶王氏不甘示弱的开口:“长安也帮四婶想想。”

  阮容忍不住笑着说道,“你们可别信长安贫嘴,她生平就爱胡说八道的。”

  谢令姜眼睛顿时冒出了惊异无比的光。

  然后欢欢喜喜的开口:“难不成我要多个弟弟妹妹了吗?”

  谢五娘更是欢欢喜喜的开口,“阿姊阿姊,马上我阿娘和三婶都要有宝宝了!”

  谢令姜感觉到满屋子都是欢喜的快乐。

  “居然这般的巧合,祖母家家真有福气,这可是儿孙满堂呀?”

  “长安恭喜三婶,恭喜四婶。”

  却原来是端午节庆即将来到,有上好嘉兴雄黄酒过来,孙氏准备邀请几个儿媳妇共饮,可没想到老三家,老四家的都吐了,阮容彼时神色平静,“母亲应当去请女医过来看看,这雄黄酒是上好的酒,只是两位弟妹,恐怕都已有好事将近了。”

  大孙氏愣了愣,然后也有些高兴,果不其然,等到女医过来的时候,果然是好事将近了,这两位儿媳妇都没察觉到自己怀有身孕,一个已经两月有余,一个还不足月。

  “赏,府里都有赏。”

  如今谢令姜来,一语便道破了,更是逗得满堂大笑。

  而端午佳节菖蒲插屋,也到了他们渐渐离去的时候。

  会稽兰亭山学即将兴办,他们兄弟姊妹诸人将跟随三叔谢安石离开此地前往会稽。

  转眼间已至端午,两位太先生设宴为谢安石践行。

  前来赴宴的人数众多,让谢令姜大吃一惊。

  或许是因为上次破了府里头墨宝被盗窃的案子,祖父似乎格外支持谢氏家里头姊妹们,跟着兄弟们一起读书。

  包括这次圣人明贬暗褒,另谢三叔前往会稽授课业。

  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武陵王世子司马综,颍川荀氏,金紫光禄大夫荀崧之孙,荀攸。中宫之弟禇幼安,桓温之五弟桓冲,幼子桓玄。王右军长子王知玄,次子王知音,六子王知献,七娘王孟姜。

  谢令姜只觉得有些目不暇接了,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呢?但是心里又有点忧伤,阮遥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阮遥集走的第好多天,心里头只有,想他,想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