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六章:传国玺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六章:传国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本说被接回去养伤的阮遥集,此时此刻却刚刚把传国玉玺带回到建业城里。

  今上见到传国玉玺的时候,几乎流下了眼泪,然后火速派人去请了庾太后,以及中宫褚蒜子。

  传国玉玺究竟是什么东西?

  传国玉玺,又称传国玺,是秦代丞相李斯奉始皇帝之命,用蓝田玉镌刻而成,为中国历代正统皇帝的证凭。

  如今,这传国玉玺到了手中观察到,果然与如同传说中所说的一样,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以作为“皇权天授、正统合法”之信物。

  秦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

  今上康帝几乎热泪盈眶的开口,“如今竟得到传国之玉玺,我晋国国祚当受命于苍天,气韵绵长。”

  而后又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阮遥集,更加有些心怀感动。

  “卿家为此奔波劳累,实在是立下大功,朕应该应该给你大赏,不知道你要什么?”

  阮遥集异常恭敬的开口:“此乃臣之本份,更何况此中大功,应归于镇西大将军,微臣不敢居功自傲。”

  庾太后也赞不绝口,“阮少将军如此年少有为,立下此等奇功,却不居功自傲,保持谦逊之姿态,实在并非凡人,哀家甚是敬佩,既然少将军现在还不想有什么赏赐?这赏赐哀家瞧着就先给你记下了,以后等你想到了,只要哀家和陛下,能够做到的定当如你所愿。”

  中宫褚蒜子也几乎是理解陛下的心事。晋永嘉五年,前赵刘聪俘晋怀帝司马炽,玺归前赵。

  十九年后,后赵石勒灭前赵,得玺。更别出心裁,于右侧加刻“天命石氏”。

  又二十年,再传冉魏。

  永嘉南渡至今年,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年了,大晋在失去传国玉玺之后的年头,几乎无一日安宁。

  自父皇晋元帝于永昌元年正式即位。在位期间,凭借弱势之中央,成功制衡权臣世家,推动南方社会安定发展。又在太宁二年,平定王敦之乱,停止追究王敦党羽,全力重用丞相王导,保持与江东士族和谐关系,成功做好“王敦之乱”善后工作,稳定东晋的局势至今,陛下究竟经历了多少的艰辛呢?

  其中的辛苦和心酸也不能为外人所道也,这传国玉玺的回归,某种程度上也只是抚慰人心而已。

  中宫褚蒜子满含泪花的握住了阮遥集的手,“阮将军在外头守我晋国边疆,你又跟随舅舅立下此等大功,陈郡谢氏对得起簪缨世家的称号,也对得起陛下的寄托,你陈留阮氏更是我们大晋的工程,我就不当赏赐,哪怕就是长姊对于弟弟的期盼,你告诉阿姊,你想做什么呢?”

  阮遥集也没想到年轻的中宫此时此刻对他居然有这样激烈的感情,康帝也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你阿父救我性命,你又亲自带回了传国玉玺,而你还是这样的年少,你便告诉朕和皇后,你最近想干什么?或者有什么想去做的事情?”

  阮遥集想了又想,似乎斟酌了许久,而后才开口道:“请陛下允许遥集追随谢三叔在会稽读书。”

  康帝似乎有些发愣了,前不久他才前去了陈郡谢氏,那位名满天下的才子谢安石,的的确确有着经天纬地之才华,对于朝廷政事更是了如指掌,可为人又是那般豁达无比,哪怕自己是故意那样贬斥他,他也气定神闲,镇定自若。

  难道真的有这样的才华吗?

  让这些儿郎们纷纷都想追随他隐居。

  然后又看着庾太后,禇皇后都用殷切的眼神看着他。

  圣人也免不得同意了,“那便如此,朕只有太子一个儿郎,且年岁还小,到时你便带着他一起前去。”

  庾太后听完这句话后,似乎有些犹豫,可是随后又释然无比了,“想来便也是的,那便如此吧。太子年纪还小,的确可以好好学习一番。”

  谁知道随着传国玉玺被带回来,朝廷内外竟掀起这样大的风波。

  可是掀起这场风波的源头,把传国玉玺带回来的阮遥集却是如释重负的,随着大监走出了宫廷。

  在这端午佳节,举国欢庆之日,阮遥集看着外头灿烂的阳光,还有满天的青色。

  他似乎意识到未来的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只是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个小娘子,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呢?

  传国玉玺被带回来,意味着皇权更加的集中,也更加的显赫,意味着身为皇帝的康帝有了更大的话语权,世家将会在黄泉下更加的瑟缩。

  果不其然,颍川庾氏,谯国桓氏,琅琊王氏几乎都在同一日赶来建业,而后面见君王。

  君王迁都的决心在暗访陈郡谢氏之时,在得到传国玉玺之后,更加坚定。

  “朕决定迁都建康,卿家早做准备,勿复再言。”

  出身显赫,上九品的这些郎君们纷纷对视,而后都不敢多声语。

  毕竟,这是拥有传国玉玺的皇帝啊!

  永嘉南渡之后,皇权一度被削弱的原因,又何尝不是因为传国玉玺的缺席呢?

  “陛下万岁,万万岁,臣等谨遵谕令。”

  迁都的消息还没有蔓延开来,不过端午佳节,陈郡谢氏,太常卿大人谢鲲和丹阳尹大人谢丕此时此刻都很是高兴,所谓桃李芬芳满天下,如今前来赴宴的更是各个士族望族的儿郎们中的翘楚。

  其中不乏王子皇孙,望族嫡子,更有个个如花朵般鲜艳的小娘子。

  谢令姜站在那,结果居然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闻喜裴氏裴九娘,裴脂砚。

  如今琅琊王氏的宗妇,王导嫡长子王长豫的正妻。

  她言笑晏晏,几乎是欢喜不已的亲切开口:“长安妹妹,好久不见,你近来可好啊?”

  看着新夫妇二人琴瑟和谐,伉俪情深的模样,谢令姜免不得调笑道:“王家叔叔和婶婶可真是贤伉俪啊!”

  跟随在其后的丞相夫人曹淑哈哈大笑,畅怀不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