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八十七章:见余姚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七章:见余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觉得纳罕,怎么又见三叔和戴安道以及另一个郎君在一块儿呢?

  最近总看他们三个人在一块儿,这还真是一件令人新奇的事情。谢令姜心里着实有些烦躁,面前的桂花糕也不想吃了,感觉嘴角好像有点上火的趋势。

  两位阿婶都有宝宝了,府里又没有弟弟妹妹了,自然是件高兴的事情。

  眼下这宴会上可真是群英荟萃,谢令和忍不住,有些纳闷的抱怨:“怎么今日府上人这么多呢?真是奇怪,往日里三叔也没这么多朋友呀!”

  谢令姜似乎早就看破了一切,只是微微一笑。“所谓高朋满座,莫过如此,这也是正常的。”

  裴九娘带着自己的丈夫专程前来致谢,“长安妹妹,上次还要多谢你,我有心想给你准备礼物,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于是各式各样的便都准备了,已经派人从你们后门送到你院子里头了,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还希望你莫要嫌少。”

  王长豫也是感激不已的开口,“那日我实在太糊涂了些,才会被他们灌醉了,知道小娘子这般机警,他日倘若有什么需要长豫做的事情便只知会一声就行了。”

  谢令姜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居然把这事存在了心里头,连连摆了摆手,“何必要这样多情多礼呢?只不过举手之劳,倒是你们二人相互扶持,这是最好的事情!”

  裴九娘仍旧是感激不已的开口,“我在建康也是初来乍到,没想到却遇到你这样的挚友,脂砚心里头不甚感激,这情谊将永远的记在心里头。”

  “你实在是太多情多礼了,真的不必如此见外,以后我们常来往也就是了。”

  王长豫而后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欣闻谢三爷要在会稽兴办山学,长豫还没久经世故,心里头还存着向往之心,准备带着九娘一起前去会稽定居,也许将来正应了大娘子这句,常来往呢!”

  谢令姜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惊喜,“你们也要前去会稽吗?会稽自古以来便是福地,夫吴自阖闾、春申、王濞三人,招致天下之喜游弟子,东有海盐之饶,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亦江东一都会也。”

  见到这边聊的热闹,王五娘王孟晖和王七娘王孟姜也一块儿到这儿来了,先和裴九娘见礼称呼了一句“小婶婶”,而后就欢欢喜喜地开口,“长安,我们也是要去读书的,家里头都同意了,你说是不是啊?五姊姊。”

  王五娘似乎看上去眼神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也是忍不住的欢喜。当然是因为要陪着嫡出的王七娘王孟姜的缘故,她才能有兴前去读书,但对此她已经十分感激了,再次见到谢氏大娘子的谢令姜,总归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上次跟着自己的父亲去谢家闹事,那时所见的大娘子,也是清清冷冷的,出来的时候更是感觉到将来有艳冠群芳的气势,明明是那么小的年纪,可却做什么都是从容无比的。

  “是的,我也要去和你们一起学习,这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再过了一会儿,这儿的女郎们越来越多了,谢玄有心想来找阿姊玩耍都挤不上前,反而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个子的小小的郎君。

  “你是谁?我怎么从前都没看到过你?”

  “我是阿玄,家里头习惯喊我六郎。”

  桓玄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谢玄几乎都有些茫然,然后以为自己听错了。“我也叫阿玄,家里头都叫我七郎。”

  “我知道了,你是谢七郎谢玄,我叫桓玄。”

  “你阿耶就是那个威武不已的大将军?”

  “是的,你三叔就是那个特别了不起的谢安石吗?”

  两个小郎君,不知不觉的聊在了一起,竟然都忘了别的事情。

  这场端午的节宴,渐渐更加火热起来,谢令姜再看的时候,便发觉三叔和那郎君不见了,而后也没有什么在意,只是心里头还有些空落落的,阮遥集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呀?

  “不知道,到山学里上学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心里头总觉得有些纳闷,我以前也没上过学,还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感觉!”

  丘十一娘真心觉得十分纳闷,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判断这种感觉?之前也没想到过要读很多的书,可是现在好像各个世家的郎君和女郎都要去读书了!

  如果不读书的话,将来又怎么能够在颍川庾氏立足呢?

  庾道怜翻了个白眼,然后似乎不以为意地开口,“左右,不过读个书,十一娘,你怎么就就怯场了?伯母知道了,恐怕要伤心吧!”

  丘十一娘也懒得理会她,也是跟着谢令姜后头,似乎对她所说的话十分的好奇。

  对于女郎们这一丁点看不见毛头的争端,谢令姜总的来说还是不怎么在意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话题还是围绕起了传国玉玺的回归。

  也许其中要跟衡阳郡主前来有关,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娇媚无比的女郎。

  看上去十足十的贵气逼人,谢令姜稍微远,看了一眼,便觉得阳光照在对方的身上都闪闪发光,仔细一看,却原来是她特意在衣领处镶嵌了碎钻!

  王七娘王孟姜很快的过来告诉她,这位是传说中会稽王的爱女,余姚郡主,刁蛮跋扈,可一点都不输给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的次女桓玉霞。

  谢令姜便看着对方倨傲无比的走了过来,然后又审视了一遍周围的这些女郎们。

  “初次来建康,各位世家大族的闺秀们,也不过尔尔嘛!”

  又从下到上的扫视了一眼谢令姜,依旧是倨傲无比,高调的开口。

  “你?就是陈郡谢氏那个嫡出的大娘子,谢令姜?”

  扑面而来的便是滚滚的敌意,不怀好意的目光迅速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周围那些女郎们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谢令姜得罪的第二位郡主,衡阳郡主此时一双眼睛里倒是极为冷淡的颜色,即使没有厌恶至极,想必也不是很喜欢谢令姜这种女郎的存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