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九十一章:睡美人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一章:睡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睡美人,忽然点了点下颌,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是什么,连忙把怀里的栀子花放到了少年的枕头边。

  人面同这栀子花,两相宜,灼灼其华,阮郎睡。

  阮遥集年少时候居然是这般俊秀,谢令姜脑海里模模糊糊的闪过似乎是惊鸿的影子。

  他成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呢?在阮遥集战死沙场之前,他常常戴了面具,说是战场上受了脸上的伤,从此不能以面目示人,那时候许多世家女郎们还为此遗憾,现在想来,那丑陋如同恶魔的面具之下,也许真的是一张怎样美好的脸啊。

  这样绝色的少年,可恨自己怎么非要嫁给王知音呢?

  鬼使神差的,谢令姜有了个想法。

  想到之前问的时候都没有答案,她有些恼怒。

  她小小的身子猛地往床上爬过去,因为生的稍微有些圆润,她爬上来着实费了一些力气。

  少年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张开来,以防她身子滚了下去。

  但是虽然谢令姜不太稳健,但是竟然也就这样爬上了床,少年郎方才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谢令姜犹然不知道,呼哧呼哧爬上被子又钻了进去,傻笑一声。

  “嘿嘿。”

  想想自己的年纪,虽则男女什么不同席,毕竟自己这才七岁嘛!有点骄傲的钻进了阮遥集有些敞开的怀抱里面,她这才拽过栀子花,摘了一朵好看的放在了阮遥集的长发上。

  躺在他身边,闻着栀子花香,就像是一场美好的梦。

  真好,阮遥集啊,以后赫赫有名的阮郎,却就这么躺在她的身边,谢令姜简直不要太高兴,得意的眼睛眯在了一起。

  谢令姜这厢还在睡着,外面却在为找谢令姜闹得个天翻地覆的。

  谢令姜不管,她有些纠结,一方面她的脑海里想要睡觉,另一方面又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倘若自己在阮遥集这里睡着了,要是大家找不到自己该怎么办?

  想着此时不断扭动着身体显得很不自在的谢令姜,阮遥集皎若明月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谢令姜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自己的手什么时候扒开了阮遥集的雪白寝衣,只见他寝衣敞开,精致的锁骨看上去格外的风情。

  风姿皎皎,谢令姜上手摸了。

  左右年纪还小,就算是耍点流氓,又怎么了?

  阮遥集没想到这小娘子居然还敢乱动,只是这一下碰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按捺住内心的心思,可是想到谢令姜不过就是个小娘子,上辈子在梦里发生的事,这一辈子还很漫长呀,他有些无奈的把一只手隔着被子拍了拍谢令姜。

  谢令姜感受到这拍了一下,顿时就不动了,就像是一只傻乎乎的蛋一样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谢令姜不动,不说话,以为谁都看不见她。

  阮遥集低下头便看到谢令姜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前一拱一拱的,仿佛想要装死似的,不觉又是一笑。

  那小厮临渊原本在外头闲逛,见到子鱼慌慌张张的过来。

  “子鱼姑娘怎么在这?这样慌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子鱼抬头发现临渊有些着急的说道:“现下府里面,东西两府都在找小娘子呢?小娘子不知道都跑到什么地方玩了,现在还没回去。”

  临渊听了连忙想到公子最关心的就是谢家的小娘子,连忙安慰道:“小鱼儿,你先别着急,我回去请郎君帮忙一起找一找。”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先去找了。”

  子鱼急急跑开。倒也不是为了别的事,就说是宫里来人了,好像说今晚上连夜就要赶到宫里头,中宫娘娘设宴,邀请安西大将军夫人协同府上娘子们一同前去。

  临渊冲了进来,正着急的准备开口说道:“郎君,不好了,谢……”

  却发现榻上的少年睁开一双灿烂如明月的眼睛,潋滟的光还没来得及欣赏,少年却低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却原来虽则谢令姜钻的进来,臀部还露在外面,正叫人哭笑不得了呢?

  临渊呆了呆,便又瞧见郎君指着外面,明白是让自己去知会一声。

  子鱼在外头小跑着,正准备离开了,临渊很不好意思的上前,挠了挠脑袋,说道:“不好意思啊,小鱼儿,刚刚我是弄错了,大娘子正在和郎君学习练字呢?可能还要一会儿才能走,你能说说找大娘子什么事吗?”

  子鱼心想着,好像有这么点道理,大娘子要和少将军好好学习练字,心里也不着急了,于是便说:“那你去知会一声,希望大娘子早些回来,大妇说,今天晚上中宫娘娘设宴,还要带她前去赴宴呢”

  临渊连忙郑重其事地应了一声“喏”。

  这里头,谢令姜铁了心闭眼还要装睡,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今天就是想装睡。

  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多好,尔虞我诈的争斗中,总会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七岁的小娘子。

  温和的手指点了点小娘子的小梨涡,“小长安,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呢?”

  “…”

  谢令姜铁了心的装作不知道,你永远叫不起一个装睡的人。

  “小长安,谢三叔决意收我为徒,这其中必然有你的手笔。”

  阮遥集侧过身子来,看着她依旧是这般冷静自持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发笑。

  “你不必装睡了,你在等那个答案,对不对?但是我还要等你长大。”

  谢令姜睁开了亮晶晶的眼,表示对此小脸通红。

  “你说的是真的吗?阮遥集,你可不许撒谎骗人。”

  谢令姜翻身起来,而后非常激动地开口。

  “我保证我不骗人。”

  阮遥集满心满眼都是笑意,然后伸出了手指。

  勾了勾彼此的手指。

  谢令姜心里像含了蜜一样的甜。

  临渊苦思冥想的,最终还是走进来了,刚刚犹豫怎么开口?却发现书桌前头两个人正在认真的练字。

  难不成之前走错了路?看到的全部都是假象?

  “那个,大娘子,刚才小鱼儿来找您回去,说是今日要赴宫中晚宴。”

  “嗯。”

  临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