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九十五章:选画乐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选画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对你家大娘子这般自信。却又是为何呢?”

  司马道生笑着对谢泉说,谢泉却是更加自信的开口。

  “我家大娘,举世无双,我早说了,难不成世子殿下的妹妹要比我家大娘子聪明?”

  “说来也是,余姚生性蠢笨娇蛮,的确比不上谢家娘子钟灵毓秀。”

  司马道生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余姚郡主十分厌恶,此时也是颔首赞同。

  场上的气氛随着帝后同至此地,渐渐达到了高潮。

  “余姚居然有这样的兴趣,当真是极好的。”

  众人纷纷恭迎帝后二人同至,便听见圣人如此喜悦的声音。

  “陛下,您可要当最公正的评判者。”

  余姚郡主一点都不怯场的开口,而后似乎很是得意洋洋地瞧着站在另一头的谢令姜。

  可是谢令姜并没如她所想,表现出畏惧和害怕的模样,反而是十分坦荡无比的站在另一头,在风中更是流露出楚楚风姿。

  “那是自然。”

  中宫娘娘毫不偏颇,甚是赞扬,安慰般的开口:“长安,你可好生努力,阿姊一定为你打气的。”

  余姚郡主似乎撒娇般的开口,“难不成中宫娘娘就不为我壮威了吗?”

  中宫娘娘却并没有表现出偏爱余姚郡主的模样,“我是个裁判,自然并不能为谁壮威,可是,我虽也为你感到高兴,但更偏疼爱的自然是我的阿妹了。”

  余姚郡主吃瘪了,然后很快恢复起来情绪。

  “既然这样,谢大娘子,中宫娘娘既然为你打气了,本宫也绝不会让你分毫,咱们比的便是琴棋诗酒书画舞乐,这里头各挑出两样,咱们来比一比,这比赛的规则呢?要同时。你意下如何啊?而且你选的和本宫既要一样,又要不一样哦!”

  “对了,本宫先做选择,选择舞蹈和书法,那你选什么呢?你好好想一想吧!”

  余姚郡主微微行礼,而后面带微笑,神气自然的开口,“两位陛下,余姚这就离去了,不过稍作准备,片刻中就可为两位陛下表演。”

  郗道茂这时才终于上前来,亲切无比的安抚:“我说长安,你可准备好了,可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

  谢令姜微微一笑,坦然无比,“自然是有茂娘阿姊可以帮上忙,我选择的是绘画和音乐,这也算和她又像又不像,听说茂娘姐姐有一个很好的古琴,随身携带,不如借我一用?”

  郗道茂这时有些尴尬的开口。

  “五娘很喜欢我的琴,昨日正巧借去了。”

  “那也无妨,待会儿姐姐就在不远处为我助阵即可。”

  谢令姜不慌不忙,镇定自若。

  “我有上好的镇纸,不知可帮上阿姊什么忙?”

  谢令姜见到王孟姜过来笑着开口,自然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那也是极好的,只是想问你大不大呢?我要很大很大的纸,最好是能铺在身下的。”

  “是有的,我这就让我大兄赶紧回去取来。”

  郗道茂十分担忧。

  “可是普通的古琴无法弹奏出美丽的音乐,那长安你又靠什么才能赢呢?”

  阮遥集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片刻钟后,余姚郡主,身穿五彩霓裳,衣裳上点缀满了各种玳瑁,珍珠,钻石,显得闪闪发光。

  恍若神仙妃子降落凡间,她本来就显得格外的纤长苗条,此时更是飘逸无比,仿佛随时都能随风而去。

  谢令姜仍旧穿着着之前穿着的素雅无比的衣裳,只是也显得格外的清雅飘逸,原地已经铺上了硕大无比的白纸,谢令姜,一身素裳,席地而坐,正坐在正中央。

  “谢大娘子,这是要和本宫比什么呢?”

  不远处悬挂的是格外珍稀无比的宣纸。

  还有一大缸子的墨汁,也是上好的墨水。

  “骄奢淫逸,你这妹妹可不简单呀!”

  司马道生整个人都僵硬了,真丢人,这个余姚不知道让他丢了多少人了,他真的不想承认是他们王府里出来的郡主。

  “我就不知道余姚脑子不好的为什么三番五次要去折腾你那好妹妹,你那好妹妹分明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人物,怎么可能被余姚这种小鱼小虾就给折腾坏的?”

  司马道生愤愤不平的抱怨,阮遥集此时正抱着黑色的布袋前来。

  “你猜猜这是什么?”阮遥集笑眯眯的开口。

  司马道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又给你妹妹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妹妹要表演什么?这比赛该不会输吧?”

  阮遥集神秘兮兮,“这可是绝世宝物,黑漆弦,这是由传说中的黑漆木所制作,不比那焦尾琴差多少?不过这黑漆木所致的宝琴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否则一曲结束之后,就会全部粉碎成黑漆的汁液。”

  司马道生大惊失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不是嵇康所珍藏,自从嵇康离世之后,这表情便同那绝世曲子《广陵散》一起消失在世俗之中了。而我父王好琴,曾经花万金想寻觅此琴,都不得始终,倘若知道是因为余姚的挑衅,才让这绝色宝琴消逝于人间,恐怕她落不得什么好处。”

  阮遥集此时已经向前走去了,潇洒无比的身姿,看上去芝兰玉树,格外挺秀。

  “谢大娘子,该不会这就认输了?还是有绝世空弹的好技法!”

  余姚郡主讽刺的话语,逗得一阵笑声,桓玉霞的声音最大,她现在是对谢令姜有一点畏惧,可是当众人一起嘲讽对方的时候,又觉得抓住了好机会。

  桓世子桓熙眯着眼睛正看着这边,坐在身边的是他的五叔父桓冲,比自己大不了两岁,旁边是坐的一本正经的桓玄。

  这是他最厌恶的两个人,父王总觉得自己平庸无比,而觉得自己的五弟和幼子像极了他的智慧。

  目光落在了前头的两个娘子身上,余姚像只花枝招展的蝴蝶,一点都不得他的喜欢,反而是那个看着清淡无比的小娘子,倒是格外的幼稚可爱,这样的女幼童,滋味最是曼妙无比。

  “阿兄,你觉得谁会赢啊?”

  桓玄抬起头来,清澈无比的眼睛正盯着他。

  桓熙笑了笑,“自然是她。”却又没说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