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九十四章:比一场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比一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令姜还真的没有那么留恋这皇宫里富丽堂皇的景色,只是很享受静静的坐在阮遥集身边的这段时光罢了。

  “阿兄的心里是否装着天下呢?”

  谢令姜小小的身体里仿佛装着极为沉重的虔诚的灵魂。

  阮遥集有时候是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的,毫不意外地开口。

  “知我者,莫过于小长安也。”

  只不过我的心里除了天下,更多的是你。

  “阿兄,不如咱们回去吧!毕竟是过来赴宴的,也许待会儿还有旁的事情呢?”

  “你想回去吗?那自然好的。”

  阮遥集非常轻而易举的将谢令姜带了下来,然后居然牢牢的把她抱在怀里,仿佛是让谢令姜坐在他的胳膊上。

  “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走路,阿兄便抱着你走一段吧!”

  谢令姜趴在他的肩头上,忽然觉得少年竟是如此的威严。

  他的肩膀看上去是这样的宽厚,也是这样的令人信服。

  “好啊!阿兄。”

  然后就听到那边群呼万岁,似乎当今圣上也驾临此地。

  阮遥集这才把胳膊上的小娘子放下来,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小娘子一番,而后轻轻拂去她的肩头根本不存在的尘埃。

  “有危险或者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躲在阿兄的身后,而不必一定要固执的自己先面对,记得了吗?小长安。”

  谢令姜抬着头看着低头的人温柔又认真的神情,也终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阮遥集护着她躲在假山石头后,刚好就瞧见被众星捧月的簇拥着的圣人,从前面的小道上路过,一路都是此起彼伏的跪地迎接。

  谢令姜下意识的想要行礼,可是身边的阮遥集牢牢的把她扶住,这一生他都想让她永远高傲,不必求人,不必卑微。

  谢令姜错愕抬头,只见他眸里守护温柔的光,一如往昔。

  而后便瞧见明明暗暗里圣人威严无比的面庞,居然是与三叔教好的那个与谢令姜有两面之缘的郎君。

  谢令姜几乎是吃了一惊,而后很快的反应过来,阮遥集曾经暗示,并且提醒自己,只是再次见到对方身穿着龙虎蟒袍,如此威严尊贵,这就是自己那位表姐夫,当今陛下,东晋的第四位皇帝康帝。

  圣人不过是路过此地,然后前来看一眼,倒是并没有打扰后头那些小宴上的娘子女郎们。

  那些世家贵妇纷纷按照规矩行礼见过陛下,只见帝后二人,着实伉俪情深。

  陛下正温和的和中宫娘娘说起今晚的安排,神色柔和,简直不像是尊贵至极,万人之上的至尊陛下,仿佛只是江南水乡里温柔的郎君。

  他对中宫的喜爱一如既往,就像是那一年求娶禇氏女为妻。那时他还不过是宗室里的琅琊王,几乎是花光了上半生的运气,何德何能居然得到这样的贤妻,从兄长手里接过皇位,然后便册封发妻为后。

  而后至今已经过去此多年,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还一如往昔。

  “多谢陛下这样牵挂臣妾,臣妾一切都好,这宴会也办得很好,宫中各司,也的确有心了。”

  “中宫倘若满意,那便是极好的,朕也觉得这个宴会办的是极为不错的,刚好诸位夫人都在此,不如中宫便将迁都之事宣布,你好,让诸位宗妇回去操持中馈,迁府事宜。”

  阮容和郗璿都是早年便得知此事之人,此时尚且都还从容,二位公主殿下,恐怕也早就收到了风声,倒是也都保持缄默。

  王丞相夫人曹氏此时微微有些讶异,没想到陛下于众臣之前下定缄默的命令,却又亲自在这些世家夫人的面前揭开即将迁都的秘密的面纱。

  这消息迅速如同惊雷一样,在天空炸响,原本未曾去过建康的官员夫人都大惊失色,虽然是家宴,只是请了寥寥数位世家宗妇,但确实还有一些官员夫人作为随从从而来,这些世家大族夫人也不一定都收获消息,只是此时便都是表现出神色各异了。

  那里的消息凭空炸响,却没有影响到后头的小宴会。

  余姚郡主此时心里的确有些不快活,看着中宫娘娘赐的小玉牌都有些不得劲了。

  果真是偏心,明明自己才是圣人嫡亲的堂妹,怎么就比不上中宫娘娘一个表妹呢?

  “我看有些人真是没见过世面,不过就是一些稍微精致一点的典型和一些比较好喝的茶点,怎么就像饿狼扑食?几辈子都没吃过饭的,饿死鬼一样?”

  心里头愤愤不平,也只能拿嘴上说的话来堵别人的心了。

  原本正融入此时其乐融融的氛围里头的谢道聆当时就僵硬住了,眼泪含在眼眶里头几乎是泫然欲滴。

  可是并无人为她说话,她只能默然地坐在原地,默默的接受着讥讽。

  “郡主果然好口才,真是叫小女佩服。”

  谁想到硬刚的人终于出现?

  大家都朝着发声的人那边看过去,就瞧见那小娘子在长明宫灯柔和的光下,有礼地走来,一身衣裳,仿佛飘飘若仙,微微的晚风带起她的裙角,神情之中仿佛天女的荣光。

  谢令姜声音极其洪亮,步履之间更显得自信和从容。

  余姚郡主原本就格外的娇媚无比,此时听到这样的话语,只觉得自己被挑衅了,真是一股怒气,就从下腹涌到了心头,而后腾腾地冒上来,几乎头发上都要冒白气似的。

  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谢家大娘子谢令姜还真是与自己对上了,这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你个谢令姜,你牙尖嘴利,口蜜腹剑,我自然是比不上你的,听说你被誉为才女,又是自傲出生于陈郡谢氏,不如和我比上一比如何?倘若你赢了我,我便答应你任何一个要求,倘若你要是输了,那你便任我处置。”

  谢令姜早就想有个机会收拾对方了,可没想到送上门来,琴棋书画诗酒花,对不起,谢令姜没有一个不会的。

  两辈子的经验,还收拾不了一个猖狂的小娘子,一个得宠的皇家郡主,看来余姚郡主上辈子那样骄傲跋扈,这辈子这样刁蛮无比,是从来没有人教过她做人罢了!

  “小女正有此意,便请郡主随意出题,郡主才华横溢,想必是文武双全,也不须让了长安,尽情发挥即可!倘若郡主真的输了,长安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你向我妹妹送一杯茶,然后诚恳无比的道歉,想来你身边的桓二娘子应该对此十分有经验吧!”

  桓玉霞没想到战火居然蔓延到自己身上,可是又想到之前谢令姜盯着自己那幽幽的眼睛和他说的那些鬼故事,顿时整个人又吓得有些激灵了。

  余姚郡主想着自己向来被称为宗室第一女郎,就算是南康长公主姑母所出的桓伯子阿姊和桓玉霞,恐怕也比不上自己几分,如今这小小的安西大将军之女居然这样刁蛮,而且自恃清高的以为比自己厉害,可不是胆大妄为,自以为是嘛?

  忽然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看来大娘子真是自信啊,居然觉得本宫会输,本宫正想陪你玩玩,不如再请几个裁判如何?想了也许大娘子心里害怕输了,丢了脸,也不愿意请别人,本宫也可以理解的!”

  “郡主的提议,小女觉得十分满意。”

  谢令姜满脸笑意,灿烂无比,那双眸子更像是满天的星辉都落在里头一样,水汪汪的。

  回过头来,对着站在不远的白衣少年郎笑着开口:“倘若阿兄有空,便替我去请陛下和娘娘为我等裁判,如何?”

  这些女郎们都有些失色,怎么会牵扯到天家和身边?

  裴九娘甚至有些担忧的奉劝,“不必闹得如此,我虽对你很有信心,可是长安,此事一旦涉及到天家面前,他最重颜面,恐怕不好收场。”

  “九娘姐姐,不必相劝,既然郡主这么有兴趣,长安自当奉陪。”

  谢令姜瞧上去更是自信无比,似乎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余姚郡主心里头有些怯怯的,可是没想到谢令姜居然这么主动的要去请皇帝和中宫娘娘,那也亦无不可啊!

  “谢大娘子,真是自信,本宫还没说比什么,就已经这样积极了,那么本宫自当奉陪的!”

  阮遥集从善如流,一个小眼神都没丢给这位骄傲无比的跋扈的郡主殿下,反而是温和的开口:“好的,长安你在此地稍等待些,阿兄现在就去请两位陛下。”

  天家和中宫娘娘都在一块说话,其余的夫人们尚且都在小声的交谈,有的人也曾经在建康置地,有的人却没有地产,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所以还是担心无比的,此时只是笑着,并且有些尴尬,也有些急性子的,连忙问身边的夫人能不能卖点地或者卖点房屋给他们,也好让他们到时候来的时候不至于太过匆匆。

  阮遥集朝着这边走来的时候,还是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但是并没有说话之后带来的冲动那么大。

  “遥集今日居然对着宴会感兴趣,朕倒是十分欣慰。”

  当今天子果然如同传闻之中,对这位陈留阮氏的少将军十分关怀。

  阮遥集从容不迫的温和开口。

  “陛下,娘娘,后头有一场热闹,不如一同去看看?”

  中宫娘娘褚蒜子听完之后忍不住笑了。

  “呵呵,居然还有热闹?能够让你觉得喜欢,那本宫同陛下自然要一同前去的?”

  圣人更是有些好奇的开口询问:“究竟是些什么热闹?可否说的清楚些?朕也想知道清楚。”

  “余姚郡主殿下要同谢氏大娘子比赛,只是究竟比什么却还要郡主殿下来出题目,两位陛下,只需拿出些彩头就可以了。”

  阮遥集从容不迫的把事情都说得清楚,果然这些世家夫人的注意力便完全转向这里了。

  郗璿听了有些吃惊,他们王家自然是宴请过陈郡谢氏的女郎们,可先前并没有听说谢氏的才女呀?反而余姚郡主殿下的名字是如雷贯耳的,身为宗室里十分优秀的女郎,向来为人称道,又是会稽王的掌上明珠,可以说是非常有名气的。

  连忙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谢氏大妇阮容,这位大妇似乎只生了一个女郎和一个小郎君,其他的三位女郎和几位郎君都是庶子,与王右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王夫人郗璿自然是不能明白,也不能理解的。

  阮容听了这话,内心只不过轻蔑的一笑,脸上却浮现不出来任何急迫的神色,此时只是更加从容。

  “恭敬不如从命,那臣妇也要去凑热闹了,旁的或许不够多,百两黄金也是拿的出来的。”

  圣人更是朗然大笑,“原来是谢公的孙女儿,中宫是陈郡谢氏的外孙女儿尚且如此优秀,朕倒要去看看是不是和我们中宫一样优秀?”

  中宫娘娘褚蒜子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也是从容一笑。

  “陛下说的本宫也是动心了,想要一同前去。”

  而后这些世家贵妇人纷纷跟着阮遥集,天家和中宫夫妇一同前往后园。

  王孟姜看着成竹在握的余姚郡主,有些忧心的到了谢令姜的身边。

  “据说余姚郡主殿下最擅长的是音乐一道,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才艺,我这心里头可是担心的不得了。长安,你千万加油。”

  谢道聆咬了咬唇,没想到阿姊谢令姜居然会为了自己出头,让余姚郡主这样尊贵的宗室女郎向自己道歉。

  她朝着谢令姜走过去。

  “阿姊,不若我和她比,我学过楚国细腰舞曲的。”

  谢令姜只是摇了摇头,极为冷静。

  “无妨,此事并非因你而起。”

  “长安才貌不输郡主,郡主挑衅恐怕最后是被辱的下场。”

  宫宴居然闹出来这样的事情,可是更加有趣了。

  听着谢泉中肯评价,会稽王世子司马道生几乎笑眯了眼睛。

  天子驾临此地,携同中宫娘娘。

  第一次见到圣人,这些女郎们都有些畏惧。

  长安只是微微下沉身子,面上的表情坚定无比。

  人群熙熙攘攘,可是阮遥集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她身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