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九十九章:居不易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居不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建康大,居不易。”

  谢令姜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清澈,并且带着一种笃定的气势。

  “三叔究竟为什么叹气?你连这个都悟不到吗?我说六兄啊六兄,你到最后只能靠着你这小聪明了!”

  谢令姜似乎很是为他担忧的用小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谢瑶,感觉到这来自于亲妹妹的关爱和怜悯,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有点感觉到有被内涵到哦!

  “你在说些什么?我阿耶想要看舞姬表演,可是我阿娘不准,所以今天他才再三叹气,你说的根本不是这个,长安,这次你再怎么耍小聪明也是输了的!”

  谢六郎谢瑶信誓旦旦的开口。

  “你只知道表面的原因,却不知道深层次的原因,这就是你每次都想打赌,却输了的人,想用赌博来证明自己能够赢得人,一开始就输了。也许六兄根本听不懂,我跟你所说的这些话语,但是这些充满玄学意义的话语还是值得你好好学习的。”

  谢令姜轻轻松松离开了桌子,然后回过头来,像一个孔雀一般,骄傲无比的开口。

  “三叔,为什么要经过三婶的同意才能看舞姬表演呢?就是因为他缺少能看舞姬表演的本钱,那为什么缺少本钱呢?就是因为三叔手头很不宽裕,很不宽裕的原因就在于两袖清风!”

  谢令姜分析起来倒是头头是道,兄弟姊妹们听了纷纷都有些发笑,可是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

  “我觉得长安说的很有道理。”

  “对呀,谁不知道三叔向来两袖清风,因为他又不当官,哪里来钱呢?”

  “我觉得三叔恐怕不是妻管严的原因吧吧!”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三伯父是因为缺银子才唉声叹气的!”

  谢令和向来是阿姊铁面无私的拥护者,此时更是得意洋洋,笑意满面。

  直接就给定论了。

  “照你这样说。阿耶一直都没有钱,为什么从前不叹气?偏偏今日叹气,而我明明昨日才知道阿娘不许阿耶看舞姬的。”

  谢六郎谢瑶犹自不服气的开口,谢令姜愈发显得兴致勃勃。

  “所以我都说到这里了,你反倒还不清楚?”

  谢令姜随手点了点年幼的四娘谢道辉,“四娘,你说阿姊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谢四娘原本又准备在谢三娘耳朵旁说话,此时被长姊,叫住了也不怯场,反倒是脆生生的说道:“想来最近三叔一定是丢了钱吧!不然也不至于这样不宽裕!”

  与学堂隔着一个莲花窗外,站着的正是王右军,谢安石,阮遥集三人。

  谢安石自然面对里头侄儿侄女们对自己的讨论,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也乐得如此,他们谢家向来都是这样纵容思想的肆意流动的,正是如此,他们才屡屡在玄学清谈中展现自己的才华。

  王右军不以为的了然一笑,似乎有些揶揄的开口,“世人都说某这个东床佳婿是个妻管严,可没想到谢三爷与某同好!只是今日为何屡屡叹气?反倒被这些小儿郎发现了?”

  谢三叔谢安石正要开口,阮遥集却抢先打断了他的话语,“三叔不必揭晓答案,不觉得这些小儿郎们清谈之后得出的答案才更有趣嘛!”

  像西安这样善于表达的人,一时之间得不到表达的机会,也只得掩唇一笑了。

  阮遥集静静的看着屋里头那个畅所欲言的小娘子,多想让她的一生都保持在这样的时光里呀,永远都能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着,不拘礼法,不拘礼教。

  其实好像又不能够,任凭他再有能力也没办法穿梭时光,没能到那时候,亲手阻止她奔赴死路。

  其实在很多次阮遥集,都很后悔,也很绝望,根本未曾想到重回少年时,反而只是,想着哪怕他们生生世世都不在一起,他们远隔天边,形同陌路,只要能换来她一生长安,平安喜乐,无忧无虑。

  所以只能把所有的好,都寄托在眼前,惟愿,这就是从前,这就是大梦里头前生的今世,只要自己努力,只要自己竭尽全力的向上爬,就能把一切的刀锋剑雨都挡在背后,就能让这个小娘子毫无危险的,无忧无虑的长大。

  王右军原本与谢安石,就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挚交好友,如今,虽然一个已经是朝廷重臣,另一个却隐居,却仍然不改当年的关系。

  学堂里头的郎君女郎们,个个都在翘首以盼,谢令姜,给出的最终答案。

  谢令姜歪歪脑袋,童真无邪的开口。

  “难道你们不记得?去年阿耶,三叔同阮家舅父大醉,而后非要博弈,却以三十亩土地为斗彩,然后输了不成?三叔每每思及此事,心里头都尚且有些不大安心。”

  “你们也知道如今建康土地已经议价到了什么程度?三叔丢了那么一大笔横财,此时想当然要叹气了,虽说两袖清风,当个清闲居士,叫人钦佩,可是手底下尚且还有众多奴仆田地需要供养,难不成都喝西北风去?三婶贤惠,操持中馈,自然会把三叔不合理的请求予以否定,却又并不是妻管严的缘故,你们说,是也不是?”

  谢令姜果然分析的十分地道,几个小儿郎们都开始盘算起来?谢家的土地在建康实在是少的可怜,不过,他们是不是也可以趁机捞一笔呢?

  “阿姊,那如果我们此时在此时将我们的体几拿出来购买土地,然后转手倒卖给那些即将过来的达官贵人,世家望族?是不是能够借机捞一笔呢?”

  年幼的谢玄才认识桓玄,两个小鬼头,互相切磋,互相交流,如今倒也想涉足商业了。

  谢令姜噗嗤一笑,眼眸中却渐渐泛起了担忧,自家弟弟自然是不笨的,可是早先前就和自己说起此事的阮遥集,囤积了那么多的土地,要知道枪打出头鸟,这生意该是不好做的吧?

  到时候,要是被有心人揪出来,那可有些难办了。

  莲花窗外的谢安不由得有些慨叹:“知我者,莫过长安也。”

  王右军叹服:“汝有此侄女,当胜某七子!”

  “建康大居不易,安西将军幸得此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