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零一章:刘泽弦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刘泽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阮遥集带着谢令姜成功的出门了,也就是这时候,谢令姜才像是完全变成了她活泼时候应该有的姿态。

  谢令姜一路走走停停,不停的打量四周的风景,各种各样的的地方和不同的小贩,几乎看到什么都想买一下。阮遥集,不由得好笑的提醒:“你今天出来可不是为了逛街买东西的!”

  谢令姜这才有些讪讪地把双手缩在了袖子里头,“这不是头一回逃学出来逛街吗?以前都没有这样玩过。”

  阮遥集这时才笑了,“你还没跟我说,今天逃学出来是为了什么?”

  “倒也不为什么,倘若真的说为什么?自然是看看这边的房价,了不得再入手几套!”

  谢令姜暗搓搓地搓了搓双手,表情微微有些兴奋。

  “你想要哪的房子?上次不是让你跟我说吗?”

  阮遥集怀里头抱着谢令姜刚刚采购的东西,神色不变的询问道。

  “阿兄,我倒是很担心你,你手上那么多房子,万一有人要是找上你了怎么办?”

  谢令姜忽然间又有些担心,这小娘子果然是总是担心着他。

  “天塌了,有我顶着,你怕什么呢?”

  阮遥集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意的开口。

  “快告诉阿兄,你看上哪的房子了?”

  谢令姜听了这话,神秘兮兮的手指一指,指向的地方,正是鸡笼山下。

  “我要这山下五千亩地。”

  谢令姜言之凿凿,气势磅礴。

  阮遥集在那一刻,神色分外温柔,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啊!”

  “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吗?”

  “我不需要问。”

  阮遥集并不想给小娘子什么压力,也许他们都知道,将来在那个地方,青山碧水,风景秀丽,将会竖立起当时建康城十多处宫苑中最负盛名的皇家宫苑。

  谢令姜心满意足的将小脸贴在了阮遥集的腹上,而后高高兴兴。“阿兄,你对我真好,可是这个样子,将来,我就离不开你了!”

  “怎么?将来还想离开我?”

  阮遥集从容地将她揽在怀里头,这时候面前的这个正在贩卖的小贩,惊慌而恐惧地看着,听说最近建康的贵族郎君们都很喜欢敷粉敷白,难不成居然还有龙阳之好?

  怎么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这样嗯…这样作为?

  “你误会了,这是我阿兄。”

  谢令姜转过身来就瞧见这小贩无比复杂的表情,连忙解释道。

  小贩感到更加的恐惧,“听说最近有些贵族郎君们很爱豢养清秀的小倌,而且喜欢让对方叫自己阿耶阿兄,难不成就是眼前的这一对?”

  阮遥集登时便有些无奈,便拉着她走了。

  原本想寻一处茶馆喝茶,可没想到竟见到一群舞姬正在一富贵楼前翩翩起舞,就坐落在秦淮河两边,临窗喝茶,既可以看观赏舞蹈,又可以看河边美景,秦淮河里沉舟而过的画舫一座又一座,谢令姜看呆了眼:“怎么可以跳的这么好看?这般妩媚多情,又柔和?阿兄我们去那里面玩,好不好?”

  阮遥集顿时脸就红了起来,声音有些低沉。

  “谢长安,你知不知道那里头是什么地方?”

  谢令姜还没有说话,旁边一个摇扇的白衣郎君,摇头晃脑的开口:“小兄弟,你这个问题问得好,自然是让某等逍遥自在,无比快活的地方?”

  谢令姜眨了眨眼:“难道阿兄不想去快活吗?”

  这白衣郎君差点就跌倒在地,而后深深的看了谢令姜一眼,就在谢令姜以为自己脸上粘了什么灰,或者自己身份被发现的时候。

  对方笑意满面,洋洋自得,非常肯定:“这位小兄弟,真是让某佩服,孺子可教也,小小年纪就知道此终极乐!”

  阮遥集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他此时此刻非常想把这个满嘴流油,胡说八道的小白脸给一拳头打死。

  对方却自报家门:“某乃名士之后,刘泽弦,不如两位兄弟同某一起喝酒?”

  “名士?当朝名士众多,倒不知道您家祖是谁?”

  阮遥集故意硬邦邦的询问。

  谁知道此人风流无比,显得有些狂妄:“只要他们权势在手,濡染玄风,而又慎择交游,即可取得名士地位。哪里算什么真名士?”

  阮遥集双眼一眯,而后有些慎重的开口:“原来刘兄居然有如此惊天纬地之才,卓越之目光,不如一同进去,今日某好请兄长喝酒,不醉不归,也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刘泽弦尚且有些得意,“某平生最爱酒,不知阁下高姓大名?某在此谢过,走走走!”

  阮遥集道:“在下阮孚,此乃家弟。”

  刘泽弦便很是高兴的走在前头,谢令姜有些似懂非懂的看着阮遥集,却也觉得这人要么就是狂妄之辈,口出狂言,狂悖不已,要么确实有才华,不过怀才而不遇,或是怀才而隐居,阿兄这样关注他,想必对方是有用处的。当下也从容跟了进去。

  等三人坐下来,坐的是最上等的厢房,临窗可看到秦淮河上的美景,画舫上美人起舞。

  很快伺候的人,便进来了,倒是一个看上去有些素雅的嬷嬷。

  “不知众位郎君需要几名使女?”

  “无妨,便只要请一位弹琴,一位陪刘兄即可。”

  阮遥集温温和开口。

  “另外,便把你这最好的酒上十坛子。”

  刘泽弦有些幸福的眯了眯眼,而后开口道:“不够不够,再多来十坛子。”

  阮遥集笑:“善。”

  等酒菜都上来,满桌子都是纷繁复杂的饭菜,看上去丰盛无比。

  刘泽弦已然得意忘形,形态不规整,轻纱曼舞的美娘子在后头,为他小心地捏着背。

  阮遥集见他这般得意,立刻询问道:“不知刘世兄,如何看待当今的各大家族呢?如今的朝廷局势又该如何看待?你又是有什么见解吗?”

  面对阮遥集的提问,刘泽弦从善如流地谈起了当今各大家族可取之处和弊端,言语之间更是显示出对有些豪族大户的鄙视。

  谢令姜忽然感觉到今日特别幸运,虽然是在烟花之地,却也能够遇到此等名士,这般感觉更是颇为自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