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零二章:替挨打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替挨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你个谢长安,如今是胆大包天了不成,旁的不学好,居然敢逃课?”

  谢三叔谢安悠悠然站在那,满脸黑压压的,今日回到学堂的时候,那几个呆头鹅一样的小儿郎们都还在死记硬背的背书,等抽着让大家回答的时候,谢四郎谢倏然流畅的背出来了,谢五郎谢朗坑坑绊绊也算差不多,年幼的谢七郎谢玄倒是有些天赋异禀,颇为流利。

  至于三郎谢泉那是个将才,太像自己的大兄了,六郎谢瑶左右如何也不像自己的亲生儿子,倒是像哪里捡来的完美石头一样的皮猴子?八郎九郎十一郎年纪都小,不必过于苛求。

  只是再看女郎呢?五娘谢令和乖巧伶俐,“回三伯父的话,我还在学着读书,认字,我正在努力的把它学会,尚且还需要些时间呢?”

  三娘谢道辉向来都是一些结结巴巴的胆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会背几段句子,倒是有些读书的天赋。

  四娘谢道璨老老实实开口,“三叔,也许我不擅长读书,我还不懂是什么意思?”

  二娘谢道聆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三叔,我只会背开头,可不可以呀?”

  至于向来聪慧,前头还在耍小聪明的谢令姜,居然胆大包天的逃课了,而且还卷走了这些呆头鹅一样的郎君们的银两,一边气的是这些郎君们的不作为,一边气的是小娘子的胆大包天,还有一边更是感到惊讶的是,向来成熟稳重,被他们夸赞的阮遥集居然会带着小娘子逃学。

  这两个神色慌张的回到学堂,上头站着,面色沉重的谢三叔,左边站着安西大将军谢奕石,右边站着谢三夫人刘氏。

  这难道算不上是三堂会审吗?

  谢令姜立刻呵呵的就要笑,“阿耶,三叔你们怎么都来啦?走走走,我给你们倒杯茶,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这么凶嘛!”

  安西大将军谢奕石没想到小娘子居然这么温和,刚开始听说谢令姜居然逃课,还有些不以为意,小娘子家的要读什么书呢?还是自由自在的玩好些,回头嫁了人又被拘束了,这是他自己的看法。

  可没想到被父亲和伯父训斥了一顿,又听了一顿三弟谢安说自家小娘子是如何的聪慧?甚至比小儿郎们都还要有出息,于是乎便来关照此事了,又在夫人阮容的催促下前来,可没想到小娘子开头便笑,声音娇柔,当下就心软不已。

  “长安,有话好好说,今日了不得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吧?”

  谢安万丈后悔,居然让兄长参与到孩子的教育大事上去,当下扶额长叹:“欸,大兄,你要是没什么说的,就不用说了。”

  安西大将军谢奕石这时候意识到自己讲的不对,不好意思的退后了两步,声音严谨:“谢令姜,可不要嬉皮笑脸的,赶快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谢令姜没想到自己家的阿耶这么靠不住,转眼间立刻开口:“好三叔,今天我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也许是因为夏日炎热酷暑,恐怕是中暑了,这才让阿兄带我出去看郎中,并没有别的事情,你还不用担心呢!”

  小娘子讲话又伶俐,逻辑又清楚,感觉就是清晰不已。

  可没想到三婶那里露馅了,“长安,建康城中哪里的郎中比咱们府里头的女医还要好?再说也没听说你的丫鬟过来禀报呀!女郎身体不适,是要秉告到大家那里头的。”

  谢令姜顿时捂住了嘴。

  “嘿嘿嘿,三婶,你都知道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啦,我今日就是出去玩了一下,也没有什么的,左右想着不如出去看看哪家房子要出售的,我就出去逛逛而已!”

  “有人跟我说在秦淮那边,遇见一对兄弟,还点了歌妓舞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见?”

  谢令姜正要开口说话。

  阮遥集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而后站前一步。

  “遥集私自带表妹出去,甘愿受罚!”

  阮遥集将另一只手伸了出去,双眸澄澈无比的看着谢安。

  谢安抓在手里的戒尺摇摇欲坠,然后还是狠了狠心,狠狠的打了两戒尺下去。

  “你便要护着长安,也只能护得了她一时,也护不了她一世!我虽知道不是你的过错,和你非要揽在身上,自然也当如此了!”

  谢安语气里透着严厉,谢奕看着阮遥集却多了几分欣赏的味道,三婶连忙就在旁边给了台阶下。

  “打也打了,训也训了,小长安今天肯定玩累了,还不早点回去,免得让大家担心你!”

  谢令姜眼睁睁的看着那狠狠的两戒尺打在了阮遥集的手掌心,手掌心的皮肉很快的浮肿了,谢令姜双眼几乎蒙着泪,着急的牵着阮遥集捂住自己的那只手,匆匆忙忙的就往外头跑,“三叔,你这个大坏蛋,以后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看着眼前的小儿女渐渐离开,谢安眼睛里头的效益才慢慢浸染开来,“兄长看来很喜欢阮遥集这个郎君!”

  安西大将军谢奕石自然是非常认可,而且赞赏至极:“阮遥集有其父的风采,上战场是个将才,对待弟妹妹又十分的庇护,十分的有为主君之资!”

  “看来也是当女婿的好材料!”谢三夫人刘氏原本是故意揶揄的开口,谁知道安西大将军谢奕石还真的赞同的与有荣焉的开口,“不知道哪家有这个福气,有这样的好儿郎当女婿!”

  谢安却明白了那少年郎的心思,他当然不会继续,但也不会否定,一切都要靠自己。

  谢令姜忍不住有些埋怨,“三叔真是狠心,可是阿兄为什么非要把错误揽在自己身上呢?三叔一定不会打我的,就算是打我,也只是轻轻的一下而已!”

  阮遥集只是很温柔的看着她,“我不愿意让你受伤。”

  这一辈子,以后的所有时光,我都不会忍心让你受哪怕一丁点的伤和挫折,只要我能挡下,哪怕是刀山火海,无边杀伐,我都会挡在你的前头,至死无悔。

  “赶紧到我那,我为你擦点药膏子。”

  谢令姜可怜巴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