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零四章:识毒计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四章:识毒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见着陈郡谢氏的大娘子这边起了身,桓世子立刻跟着起了身。

  桓玄看着大兄起身,连忙茫然的询问道:“阿兄难不成有什么事吗?”

  桓世子只是笑而不语,随后司马道生也询问道:“世子,你怎么不多喝几杯?”

  桓世子仍旧推辞,“出恭。”

  而后,便匆忙离去了,他心里忍不住的想着这谢氏小娘子是这般的娇柔可爱。

  之前差一点就有机会得到了,可惜啊,下头人办事不利,不知道怎么那阮小将军居然把这小娘子带走了。

  今日王家这宴会熙熙攘攘的,倘若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倒也是极妙的。

  想到那粉嫩的面庞,潋滟的眸子,娇柔的唇,纤细的腰,正是素口蛮腰,可爱至极,叫人怜爱不已。

  谢令姜起身跟着出来,就感觉到如芒刺背,仿佛有什么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她装作并未察觉的模样,心里回想着这清平的园子里头有什么结构,脑海中一直在不停的转着。

  而后刚好遇到一个端酒的小丫鬟,便问道。

  “这附近可有什么休憩的地方,我正是喝多了些,有些头发昏?”

  小丫鬟见到这个相貌惊艳,说话客气的女郎,便含笑的开口:“前头那有个小亭子叫望月亭。不如女郎去那里休憩一会儿?”

  谢令姜点了点头,而后笑着倚靠在那个柱子边上。

  “正好,便多谢你了。”

  谢令姜独自一人向那里走过去,不过几分后很快的桓世子就走过来了,拦住了这个小侍女,而后问道。

  “方才我家妹妹去哪里了?”

  这小丫鬟愣了愣,又看着桓世子看上去尊贵无比,虽说相貌不过是俊秀的中上之资。可是也许应该是方才那个美貌的小女郎的兄长吧,便细细开口:“方才一个貌美女郎前往望月亭了。”

  桓世子追了上去,而后便是来到了望月亭。

  谢令姜隔着湖岸便见到了那头似乎是女子休息的厢房,阿娘好像去那边了。

  心里也想知道究竟是谁跟着这边,余光里头,鬼鬼祟祟的跟过来的便是桓世子。

  这家伙,还想弄出什么名堂来呢?

  谢令姜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桓世子心里头便有些酝酿,究竟该如何说呢?

  而后便整理了衣裳,一派风流潇洒的上前。

  “这位妹妹,我瞧你格外面熟呢?”

  这是如何老套的话语?实在是太过奇怪了?谢令姜装作听不见,我就是听不见了。

  桓世子心里头便觉得有些不舒服。

  然后想想也许是自己说话的声音小了些呢,于是再次提高了声音。

  “不知这位小娘子在此地休息是怎么了?可是迷路了?某乃桓氏世子,可为你引路!”

  谢令姜这时才回过头来,一双眸子看上去有些红红的。

  “你是哪一家的郎君?我并没有因为什么在这里的。”

  声音听起来有些哭腔,尾音拉的好长,瞧上去就是不谙世事的模样。

  桓世子心里头不由得生出一股喜悦的感觉。看来这个小娘子还是很好哄的。

  “小娘子不必害怕,这里头阿兄都是很熟的。”

  谢令姜眨了眨黑亮的眼睛,似乎有些眩然欲滴,如同是天白之时的晨光下海棠花上的露水一般的璀璨,“这可怎么办呀?我阿娘给我的玉佩掉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谢令姜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手绢,擦了擦眼角本不存在的眼泪,似乎十分担心惶恐不安的模样。这样柔弱又娇柔的模样,简直叫桓世子桓熙整个人都是一种既激动又感到复杂的愉悦,似乎有小猫在心里头挠痒痒似的。

  “那你说在什么地方?阿兄眼睛明亮,保证替你找到!”

  说话间眼神已经极为猥琐,又下流的扫视了一遍谢令姜的周身。对方脸上挂着自以为是的温和笑容,看上去却是那样的刺眼和令人恶心。

  谢令姜似乎毫无察觉似的,颇为无辜的开口:“如果阿兄愿意这样仗义,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倘若寻找到这玉佩,我一定会让阿娘给你家送谢礼的!”

  谢令姜毕竟才八岁左右的年纪,此时说话的时候童真无邪,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心机,很是符合这个年纪浪漫无比的小娘子模样。

  而后指着那杂草丛生生着几丛水竹的地方,“刚才我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不知道会不会在那里投,或者还是不小心掉到了岸边,或者是水里头,郎君你身上的衣裳,看上去十分的华贵,应该不会到这种脏污的地方,免得让你衣服受到了污染吧!”

  这样能在小娘子面前献殷勤的时候,自然是最好的,这是天赐的机会,怎么能够不好好把握呢?

  虽然看着那地方有些阴森,弄不好也挺脏的,有些嫌弃,但还是忍着内心的嫌恶,决定过去找了,只要找到这玉佩,还怕得不到小娘子的芳心吗?

  从前只是听二娘抱怨说这谢家的大娘子是如何的心机深沉,狐狸精似的讨厌,可是此番见来,倒是天真无暇,颇是自己内心喜欢的模样呀!桓世子桓熙脸上的笑容便愈发的深了起来,心里头的愉悦之感也忍不住多了起来。

  “好好好,你在这呆着,我这就去帮你找。你放心,阿兄一定会帮你找到的!”

  谢令姜俏生生的开口:“那就多谢郎君了!”

  而后便依旧端坐在那,只瞧着对方如同哈巴狗一样的钻在那个水竹丛里头,蹲在地上找。

  此处这样僻静,偏生对方用这样的亲近的话语说话,谁知道心里头又勾着怎样的祸心呢?

  桓世子桓熙笨拙无比的在那里头寻找着所谓的丢失的玉佩,可是这东西本来就不存在,谁能想到这么小的小娘子?却这么撒谎不眨眼呢?

  谢令姜面上浮现了一丝如同海棠花带露水的笑容,只让人觉得惊心动魄至极的美丽。

  然后看了看不远处,忽然大声开口:“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三叔,你们两个人怎么一块到这来了?”

  桓世子桓熙何曾想到自己的父王会到这里来呢,倘若要是知道自己在这里,一定会打断自己的腿的,这小娘子或许不知道自己的用心,可是父王和那谢三爷肯定是知晓的,顿时整个人缩在里头,一动都不敢动起来。

  谢令姜人就站在那,声音却还在说着,“原来你们两个人有要事相商,说来也是,回头三叔一起去了会稽,你们两个人再有这样的时光,也算是少了,嗯,那长安就先告退了!”

  桓世子桓熙此时已经吓得两股战战,没想到小娘子还跑掉了,整个人一激灵,然后想着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结果不小心就身子一歪,朝着旁边的泥湖水钻了进去。

  只听见扑通一声,掉到水里,还不敢发出声音。

  谢令姜轻飘飘的站起来,而后朝着阿娘阮容所去的厢房那去了,谁管他呢?小小狂悖之徒居然敢在她身上下手,此时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

  谢令姜行到拐角处,忽然听到那头的声音,格外的令人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似的?

  “可都准备好了?此事必须万无一失,否则有你好看的!”

  “奴婢都已经准备好了,此事应该是万无一失的,那安西大将军夫人的好日子也就过到今天了!回头我们应该称呼一声王夫人了!”

  “那自然是的,小王氏只要能上位,成为将军夫人,母凭子贵,回头这陈郡谢氏还不都尽在掌握之中吗?”

  “只是那安西将军夫人看上去实在是国色天香,真是有些可惜呀!”

  “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这种妇人之仁?简直是可笑,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无毒不丈夫!”

  那人声音带着深沉,有些微微的嘶哑,谢令姜一听面色便黯淡下来,虽然分不清楚是谁?但约莫是一个身处高位的郎君,还有一个摸不清楚身份的妇人。

  自己心里头发慌的想着事情果真是要成真了,有人想要害阿娘阮容,他们胆子可真大,实在是无耻至极,孤男寡女在一块儿,居然谋这样的毒计!

  谢令姜双眸幽幽的,而后便是极为生气和愤怒。

  无论是谁?谢令姜倘若要是知道,必定会报复回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等到那边的声音没有了,脚步声也渐渐消散了。

  谢令姜这时候才更加小心翼翼地从另一边绕过去,心里头想着千万不要被发现,而后悄悄地猫着身子,朝着厢房那里头去了。

  而后果然瞧见了许多贵妇人的存在,其中就有何夫人卫氏,身边跟着何准的女儿何法倪,也许也是因为是琅琊王室的亲戚,所以才会前来探望小王氏的,只是此时有这么多的夫人女郎们的存在,想来想要陷害阿娘也极为困难的吧?

  谢令姜心里头有些疑问,而后又看着王右军的夫人郗璿和阿娘阮容似乎在说着什么?阿娘阮容看上去脸色并不好,可是还在强撑着。

  谢令姜此时脑海里已经是浑浊无比了,可是又想着,绝对不能让阿娘出事,所以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必须要保持着清醒。

  然后又看着那里的一扇大屏风,似乎后头就躺着,刚刚被查出来,怀有身孕的王小妇。

  如果想要陷害阿娘,那必须其他的这些人都离开,至少是一会儿的事,那么谁想陷害阿娘,肯定应当是第一个出头的。

  谢令姜心里头这样的盘算着,阮遥集不在身边,自己更要保持理智和思想。

  果不其然,再过了一会儿,只见开口说话的居然是王小妇的嫂子,王佟的夫人,此时开口道:“我家妹妹身体不好,又刚刚被查出身孕,不如让她在此处休息,我们清平乡下,温度格外的合适,此时正是盛放了一池塘的白荷花,就在不远的地方,不如各位夫人女郎们一同去瞧一瞧?也算是热闹?”

  王右军夫人郗璿生平最喜欢的便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这是顶好的莲花,不如咱们一块去瞧瞧?安西将军夫人,你同我们一块去,如何?”

  阮容自然不便前去,虽然不过是个妾室怀孕,可她腹中的孩子该叫的嫡母就是自己啊!此时只好勉强无比的开口,“你们一块去热闹吧!此处还需要有人主持,我便在此处照料着,省的回头我家君有所担心!”

  旁边这些世家大族出身的宗妇们,便个个称赞阮容的贤惠,几乎要把她捧到天上去了。

  而后便没一个人同情,所有的人都熙熙攘攘的,离开此地了。

  阮容坐在屏风外头,身边跟着大丫鬟海月。

  谢令姜心里又在想着,如果要陷害阿娘的话,倒也没有别的什么好的手段,一来就是王小妇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们又说了母凭子贵,想来不会是牺牲这个孩子,那么如何毁掉一个妇人的声名呢?无外乎就是贞洁?

  谢令姜惊骇的睁大了眼,难不成这才是上辈子阿娘阮容的死因吗?

  他们究竟对阿娘做了如何过分的事情,才把阿娘逼死呢?

  心里头又惊又惧,可是谢令姜仍然紧紧的握着拳头,浑然不知道指甲都已经陷入了皮肉之中。

  果不其然,又如同自己所料的那样,王小妇的丫鬟玉钏紧张兮兮的跑出来,“大妇,我家小妇说肚子不舒服了,想要找郎中再看看,可是,我又不认识这里的路,能不能让海月姐姐带我一起去看看?”

  阮容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办法,不过是让海月多跑跑腿,只好同意了。

  等到两个丫鬟离开了,而后才起身准备往屏风后走去。

  躲在那扇门里的谢令姜这时才一个箭步的冲出来,然后牢牢的握住了阮容的手臂,阮容大吃了一惊,然后发现居然是自己家的小长安,刚想开口,谢令姜却伸出一个手指抵住了对方的唇。

  然后就抓着阿娘根本就不管那屏风里头有什么,直接就走了。

  好不容易快步离开了这厢房,阮容此时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谢令姜却仍然抓着她的胳膊,非常用劲地向前跑去,似乎此处是什么地狱阎罗所在的地方似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