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零六章:偷换柱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六章:偷换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郎君皎若明月,姿容绝世,广袖翩翩,此时正从善如流地开口。

  “在下阮遥集,陈留阮氏子,有幸见过将军!”

  那将军吃了一惊:“去原来是少将军,请立刻随暑假前去见大将军!”

  阮遥集便从善如流地跟着对方去见自己的父亲阮俱,此时的战场其实面临的局势焦灼无比,但是晋军,瞧上去仍然是从容不迫的模样。

  阮遥集的出现自然引起了这些士兵们的非议,可而后他身份的揭露,却让将士们又如同吃了一个定心丸一样的。

  这是能打胜仗的,带回传国玉玺的少将军呀!

  “父亲大人。”

  阮遥集看着此时坐在上头已两鬓苍苍的父亲,纵使这辈子竭尽全力的让父亲延长了生命,没有因为意外的陷害而死,可是父亲的苍老还是与日俱见的!

  “遥集,你怎么来到这里?我不是说战场上,你最好不要再来吗?”

  能见到儿子,虽然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很快的阮俱就皱起了眉头。

  “战场上有什么事情?难道你父亲解决不了?还要依靠你这个儿子?”

  阮遥集走上前,“父亲,我想你了。”

  阮俱忍不住双眼朦胧,而后起身走过来,用力地拍了拍儿子日渐坚硬宽广的肩膀。

  “你很好,只是父亲想让你好好的,你兄长走的早,将来族里头都要依靠你的!”

  “父亲怎么妄下定论?宗介是一个绝佳少年郎,将来未必不能担负起族里头的责任,我早和您说过,我不是能安心管府里头的事情,担起责任的,战场杀敌,官场纵横,或许我都能够有一立足之地,但偏偏家族里的事情实在太多繁杂,我可不愿意浪费我的时间!”

  阮遥集说话简直振振有声起来。

  而后战事又起,阮遥集不由得敏锐的察觉到对方这次是气势汹汹的朝着他的父亲而来的。

  “父亲,请你允许让我穿上您的盔甲,而您被护卫兵护卫着带回去,我不是让你当逃兵,只是您活着有更大的用处,不是吗?”

  阮俱再次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次子,自己最宠爱的儿子,他的母亲也是自己最宠爱的娘子,可是没有办法,因为嫡庶尊卑,因为身份,所以只能将自己对儿子的这种喜欢强压在心里头。

  然后沉默了许久,“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阮遥集却露出即为轻狂无比的笑容,“我当然要回来的,我可还是要等着娶妻生子的!”

  随后他带着奔马前去,心里头想着那小娘子灿烂无比的笑容,“阿兄,你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对不对?”

  有那样小仙子的祝福,何愁他们的战斗不会成功呢?

  战场上的焦灼,某种程度上和此时这宴会上剑拔弩张的气势,有些类似了!

  谢令姜,阮容正和着何夫人以及她的小娘子聊得欢畅,似乎不为外头的那些关于盗贼之论有所担忧。

  王小妇的嫂子忽然鬼使神差的意识到了什么?

  然后想着,不是有贵人说今日会对安西大将军夫人阮容动手吗?难不成这盗贼就是所谓的毁掉阮容名誉的贼子宵小?

  又听着往后厢房去了,心里头更加激动,“咱们还是回去看看我家小姑子吧,要是这盗贼惊吓了她的胎气怎么好?所以说是出嫁了的娘子,可也是我们王家的女郎呀,总不能因为嫁出去了就不管了吧?”

  郗璿听着下人的回话,知道王右军已经派人了,心里头一直都自责的很,可是又不得不关注这边的事情,只见着王佟的夫人在这样繁忙至极的时候,还提着这档子事,只好不耐烦,都同意了,“那便去看看吧,倘若无事,可不要再耽搁我们的功夫了!”

  桓世子桓熙此时已经换上了女装,然后看着这倒在地上的如同一头肥猪的王小妇实在是极为不满,可没想到不一会儿又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跑了进来,两个人相互见到都愣到了。

  这小厮模样的人,正是那个被派来说要轻薄安西大将军夫人阮容的贼子,不是说这个安西大将军的夫人是个貌美如花的风流少妇吗?怎么会长得这样胖?这样高?这样壮?这样奇怪呢?

  桓世子桓熙没想到自己穿着女装的时候,居然有一个下忍跑进来了,此时连忙喝斥,只是想着声音里还要多一点女子的柔情,“你是谁?赶紧给我滚出去,不要在这里碍眼了!”

  没想到那小子虽然听着这声音沙哑,听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人?急不可耐的,上前就要把对方抱住,不管长的多么丑,自己收了钱,总归还是要办事的!

  “小美人,我来了!”

  桓世子桓熙从前倒是经常说这句话,可没想到有一天有人会在她的耳边说,而且还是一个有些丑陋无比的仆人把自己抱住了,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整个人僵硬起来,居然忘记了反抗,可是对方亲自己脖子的时候发现了喉结,立刻有些吃惊:“你怎么长得像个男人?”

  桓世子桓熙的反射弧,这才收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把这个小厮一脚踹在了地上,瞬间将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昏了过去。

  “该死的肮脏玩意儿,居然动手动到了小爷的身上,回头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外头已经喧闹起来,桓世子桓熙隐约听到外头的声音,“刚才那个盗贼就是朝着这边来,不知道有没有打扰里头的贵客!”

  桓世子看了四周也没有什么可躲避的地方,只好把这个风流少妇扔到了床底下,而后又把这个小厮拔得精光,换上自己泥浆一样的衣裳,扔到了屏风外头。

  然后整个人往被子里一钻,便死死的闭着眼睛了。

  两拨人一起到了此处,然后就瞧见了这泥巴浆一样的人,鼻青脸肿的在外头!

  连忙一拥而上,把这人抓住了,而后王佟夫人吓得不得了的跑了进去,把那蒙着被子的人拍了拍,“小姑子,小姑子,你没事吧?”

  桓世子很不耐烦的扭了扭肩膀,王佟夫人知道王小妇性格,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外头便锣鼓喧天的开始处置起这个盗贼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