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一十二章:子夜歌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二章:子夜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场战事的僵持很难取胜,阮遥集自然是心里极为忧虑于阿耶的身体,但是另一方面,他必须要撑住。

  眼见着敌军节节败退,阮遥集使用了所谓的四面楚歌的战术。他让士兵们唱起了故园的歌曲,这是《子夜歌》。

  “落日出前门,瞻瞩见子度。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

  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自从别欢来,奁器了不开。头乱不敢理,粉拂生黄衣。”

  ……

  “我念欢的的,子行由豫情。雾露隐芙蓉,见莲不分明。

  侬作北辰星,千年无转移。欢行白日心,朝东暮还西。”

  朗朗的歌声带着对于故土的思念,而这些生活在胡人统治之下的故民们没有一个不内心触动,乃至于热泪盈眶的。

  他们纷纷开始反抗,开始努力的反抗,这不公的命运,只要还能回去,只要还能回到汉人的自由的土地。

  阮遥集带着他们一同厮杀,而后终于在和平线路的两边取得了暂时的和平。

  “少将军,只能休战了,我们绝不能再这般消耗体力了,我们的战士支撑不住了!”

  阮遥集有些沉默,但是这时间没办法的事情,目前能够做的,只能够是稳定军心,而阿耶呢?

  外头是风烟万里,而阮遥集的心里,却也是波澜纷起。

  苍生该怎么办?中原的百姓们该如何?他们这些世族子弟,又该如何?

  阮遥集沉默了。

  外头有又是新一轮的斗争。战鼓再一次敲响,局势更加的焦灼。

  阮遥集只能选择去借兵。

  临近的东郡,范阳卢氏,清河崔氏手上尚且有兵权。

  只是又该用何种手段才能借到呢?

  谢令姜自然也是不知道阮遥集今时今日所遇到的这些难题,对于谢令姜而言,此时要面对的难题,只是在这山阴学堂生活的艰难问题。

  谢令姜看着阿娘坐着轿子进了在会稽山山下置办的宅子里头。这分明是极为漂亮的庭园,白芍并没有机会跟随前来,随身伺候的是可爱的子鱼。

  子鱼在跟着来会稽之前,心里头是很担心的,一直以为或许女郎不肯带她过来,反而是带了白芍这样的大丫鬟。

  可是女郎谢令姜很认真的对她说。

  “子鱼,无论我去哪里都会带着你,你要知道,你家女郎最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

  子鱼眨了眨眼,无比的感动。

  可是谢令姜察觉到不对劲了,为什么子鱼这丫鬟都跟着阿娘进了宅子了。

  而自己举目流下了无情的眼泪,呜呜呜,为什么不远处二娘谢道聆也站在那?

  三娘和四娘因为年纪小,所以没有过来读书,反而还留在建康了。

  二娘谢道聆乖巧的站在不远处,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子鱼在一旁贴心无比的安慰道:“女郎,你不必感到惊慌,其实也没什么的,等到你休假的时候,我就会去看你的。”

  谢令姜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要进山读书了。

  她慢吞吞的走到了谢道聆面前,“二娘,你带着玉珠一起去读书啊。”

  二娘谢道聆乖巧的行礼道:“回阿姊的话,玉珠年纪小,心里害怕,所以想跟着我的。”

  谢令姜瞪大了眼,而后回过头来,有些悲哀的招手。

  “子鱼,你跟着阿娘好好过日子吧,不必再跟着我了,咱们俩主仆情分,呜呜呜。”

  谢道聆有些吃惊,怎么阿姊一出来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她打心底知道,这根本就不关自己的事情。

  阮容轻松的带着奴仆们进了园子,关上大门。

  谢六郎谢瑶带着谢玄一同骑马过来,瞧着额谢令姜这般弱弱模样,忍不住讥讽道:“咱们的大娘子出了门便是一个被拔了毛的小公鸡,唉唉唉。”

  谢令姜白了他一眼,而后气势汹汹的盯了一眼谢瑶,朝着前头六条儿牵来的小马,踩着马鞍一跃而上。

  “小样,谁理你!”

  谢玄忍不住捧腹大笑,阿姊实在太幽默了些。

  只不过,这样自由的阿姊才真的好啊,和很久之前那个总是关在房间里读书的阿姊对比来说,自己真的是太高兴了,阿姊这样才是真的开心快乐呀。

  谢令姜骑在小马上,却并不感觉到开心。

  阮遥集已经去了很久了,可是都没有写信回来。

  微风里头,谢令姜骑着小马奔跑着,身后的谢家郎君和女郎们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她的神色。

  谢道聆严重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她察觉到谢令姜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似乎有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是这些人是都不知道吗?

  还是说,更愿意接受这种转变的存在呢?

  谢令姜跑着马,而后突然发现就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凉亭,谢令姜便想要前去歇息一会儿。

  谁知道那地方居然还有一个人呆在那。

  谢令姜愣了愣,怎么会有个人似乎在这里在等待自己似的。

  谢令姜有些警惕的开口道:“你是谁?”

  她骑在小马上,还保持着一副警惕的姿态,谁知道对面那人反倒一笑:“小娘子好玲珑心窍,想来此也不会令郎君担忧了。”

  谢令姜转而一项,看着对面这个郎君,相貌颇为阴柔,声音也是带着一种中性的感觉。

  “你是个女郎?为什么扮作男儿模样?”

  那身穿青衫的女儿郎朗声一笑,“某在会稽山有座小院子,倘若女郎需要帮助,尽管吩咐,另外,郎君有手书在此,还望女郎认真看看。”

  谢令姜晃了个神,对方居然就消失不见了,一身功夫,倒是神鬼莫测。

  身后谢三郎跟了上来,“长安,这会稽山你人不生地不熟,可不要一个人赶路,很危险的。”

  谢令姜紧紧的抓着手中的尺素,这阮遥集还在此地安排了人手,只是恰恰说明,阮遥集或许真的遇到了危险了。

  可是自己,可是自己年纪太小了,还有谁能够帮到阮遥集呢?

  谢令姜笑着眯着眼睛,“三兄保护长安,长安跟着三兄一起骑马。”

  谢泉自然乐得她跟在自己身边。

  而后才慨叹道:“如今边关战事不停,长安,我是真的羡慕阮阿兄,也是真的担忧。”

  谢令姜心里头一堵,这还真的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她笑眯了眼睛,似乎不以为意的开口。

  “边疆又怎么了?不是堂伯父在边关守着吗?”

  此时她的堂伯父,镇西大将军谢尚,中宫娘娘褚蒜子的父亲正在边关守着,就在不久之前,还带回来传国玉玺。

  她言语里没有提及阮遥集的存在,可是阮遥集这个名字还是时时刻刻的钻到耳朵里。

  “边关传来消息,堂伯父兵败,眼下只能撤军回来,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不愿意出兵,朝野之中正在沸反盈天的争吵,有人说是陛下执意迁都,所以才遭了天谴,也有人说是因为堂伯父治军无方,要拿他问罪呢?真的是一团乱象,只是这些世族们都忘记了中原的故土,都忘记永嘉南渡之前我们大晋所在的地方,如今胡人盘踞中原,我晋国百姓却流离失所,真是悲哀啊!”

  谢令姜心里头的线索也在谢三郎谢泉的分析下渐渐明晰,是呀,怎么会忘记这一点。

  堂伯父兵败,倘若不是皇后娘娘褚蒜子对于她舅舅的力保,焉知堂伯父的人头会不会落地。

  此时陈郡谢氏正是树大招风的时候,而且因为之前迁都的时候,陛下对于三叔谢安的申斥,已然让许多世族对于陈郡谢氏抱有着亵渎之心,虽说陈郡谢氏在永嘉南渡之后强势崛起,此时俨然已经是南朝四大家族之一,可是这一次也一定会受到堂伯父兵败的影响。

  “三兄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有中宫娘娘在,况且阿耶不是刚刚升任会稽内史吗?两位祖父也在,我们家大抵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会被敲打敲打。”

  谢令姜极为理智的分析让谢三郎谢泉稍稍安心,随即谢令姜又询问道:“只是为何此事牵扯到了阮阿兄身上?”

  “阮阿兄是被征召回的东郡边战场,阮阿兄的父亲阮俱大将军此时生死未卜,遭到了胡人的伏击,而军队似乎也因此受到不明势力的诱导,纷纷抨击阮阿兄身上的鲜卑人的血统,觉得阮阿兄的生母是胡人,更有甚者怀疑这是阮氏将军父子二人勾结敌军叛国的一场阴谋,所以我心里有些担忧。”

  谢令姜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可是仍然竭力的保持冷静的思路,手指紧紧的抓着尺素。

  “阿兄,你是如何得知这些呢?”

  谢泉看了一眼远处的云雾,又看着树梢上被微风浮动的树叶。

  “按理来说,我不该知道这样的军情,可是临走之前在阿耶的书房里头我看到的最新送过来要转呈君上的邸报,所以我格外担心。”

  谢令姜微微敛了敛神色,而后长舒了一口气。

  “没事,三兄,不要再说了,将此事放在心里头,山阴学堂设在王右军的兰亭园子里头,琅琊王氏,太原王氏,谯国桓氏子弟想来都会来此,你更要谨言慎行,上一次你得罪了桓世子桓熙,此时他应该是没有机会来了,但是你也不要掉以轻心,对于其他世家的子弟,你只需要保持一贯的礼法就可。”

  谢令姜殷切的嘱咐叫谢三郎谢泉记在了心里,十分感动,忍不住开口道:“长安,有时候我真的感觉你不是我的妹妹反而是我的阿姊。”

  谢令姜听到这,忽然仰天大笑,而后纵马前去。

  “三兄疯了不成,我如何是你的阿姊?”

  谢泉也跟在后头追着。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这山学外头。

  只见兰亭二字,倒是格外的显赫。

  这琅琊王氏的上千年的底蕴也不可忽视,而且自汉以后,琅琊王氏似乎总是过着一种艰苦朴素的生活,但是这样的朴素也是寒门子弟做梦都不敢想的。

  魏晋都习惯于实行九品中正制度,这些蒙荫出仕的子弟们想来也的的确确享受着家族的种种庇护。

  想要进门,得要先过三道难关。

  谢令姜和谢泉对视了一眼,想到这里头肯定有三叔谢安的手笔,了不还有旁人。

  只见那小厮神清气爽的开口:“女郎,郎君,请下马,你们的马,不好意思,奴要前走喂养一番。”

  谢令姜和谢泉下了马,等其余的兄弟姊妹们到。

  三娘和四娘年纪小没来,可是年纪更小的谢五娘子谢令和却是到了,谢五郎谢朗带着谢令和一同来此,下马。

  谢六郎谢瑶和谢七郎谢玄一同下马。二娘谢道聆倒也是不紧不慢的和玉珠坐在马车上跟了过来。

  黯然下车。

  谢玄觉得格外热闹和兴奋,“阿姊,这是要考试吗?真是太好了呢?”

  谢令姜看了一眼谢七郎谢玄,这是自己的亲弟弟吗?怎么碰到考试这么开心?

  可是谢玄的确高兴极了,而且他还见到了自己的好朋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王六郎王知献不晓得正在念着什么,南康长公主驸马都尉桓温的幼子桓玄跟着自己的五叔桓冲一齐下了马。

  谢玄快乐的把桓玄的胳膊抱着,“咱们俩又遇见了。”他冲着谢令姜兴奋的挥手,“阿姊,这是我的好友,也叫阿玄哦?”

  谢令姜举目望去,而后就看到老对头桓玉霞。

  这小娘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时刻都要在自己面前。

  桓玉霞嫌弃无比的看着桓玄和谢玄二人,“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要不是世子阿兄生病了,二兄在一旁陪着,你焉能够前来?”

  “出口不逊,怪不得我阿姊说你没教养。”

  谢玄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阿姊说过,遇到看不顺眼的事情,一定要仗着自己年纪小,说回去。

  谁能想到小郎君居然这般的说自己,当时这桓玉霞就怒火中烧,极为生气,而后似乎又想通了什么,才释然笑道。

  “将来都在一块而读书,时间长得很,谢令姜,我们走着瞧!”

  谢令姜听到对方这样说,忍不住就笑了。

  “来日方长,自然要和你好好比较,今日怎么不见你的好友衡阳郡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