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一十五章:戏水图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五章:戏水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今天写的诗写的格外的不错,三叔听了觉得很欣慰,当真有我们陈郡谢氏的风姿,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见到被褚幼安带过来的翩翩独立的谢令姜,谢三叔谢安表示非常的欣然,可是没想到小娘子甚至有些气愤的开口、

  “我……我要走后门。”谢三叔愣了愣自己应该还没有耳聋,这是在说些什么呢?

  “你三叔我还没有眼花耳聋。我没听错吧?谢长安?你再说一句?”

  谢令姜把双手张成了喇叭状。气愤不已的开口道:“三叔,你没有听错,我要走后门。”

  “走后门?”

  “你是不是我们陈郡谢氏出来的女郎,一点儿风骨都没有,有事说事,不要上来就这么亲热。”

  谢安都有些无奈了,他向来是那般的和蔼可亲的,可是每每对上谢长安,自己可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谢令姜双手抱拳,十分自信的开口。

  “三叔虽然你的理想是特别的丰满的,你有这伟大的蓝图,可是根本就不能实践成功的,三叔,你想要建造一个稷下学宫,想法非常很好,可是你忽略了一点,我们这些女郎年纪多小啊,完全没有自理能力,我跟你讲,这样不行!”

  谢安一愣,而后又听到谢令姜苦口婆心的开口。

  “三叔,你要知道,这只是先行地,我们都是女郎,并不能一辈子都在这里自由的活着。”

  谢令姜显得愈发的忧郁,甚至说眼眸中都存着点泪光。

  “三叔,我需要丫鬟,五娘也需要,二娘也要,郎君们也要备好小厮,否则,你就等出乱子吧。”

  褚幼安瞠目结舌,这谢令姜果真不是凡人啊,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竟是如此的容易,也是如此的叫人感到吃惊。

  谢三叔刚刚想答应,可是忽然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会这是谢令姜自己编出来的吧,弄不好就是自己娇生惯养的。

  结果下一刻,小厮罗阳疯狂的用轻功飞了过来,可怜巴巴的开口:“不好了,三爷,桓二娘子大发雷霆,和王五娘子起了争执,说要立刻回去请南康大长公主殿下过来撑腰,差点儿要把屋檐给掀翻了。”

  谢三叔看着站在那的谢令姜,虽然年纪小,可是纤细的身躯瞧上去隐约有王子桥的风度。

  谢三叔谢安捂着脸,“你会不会拉架,干嘛过来告诉我?”

  “我管的是学习,其他的生活上的琐事,根本就不关我的事的。”

  谢三叔立刻疯狂狡辩道。

  谢令姜不冷不热的瞧了罗阳一眼。“孟姜因为什么和桓玉霞起了冲突,我们孟姜一直以来性格都超好的。”

  罗阳道:“此事真的不怪五娘子的。主要是桓二娘子的衣裳脏了,自己不会洗,非要五娘子帮她洗,结果五娘子也不会,差点掉到了溪水里,这才争吵起来了,两个人以上都湿透了,还不愿起来呢?”

  “原来如此。”

  谢三叔谢安原本以为谢令姜过问了此事,想来一定会选择前去的,可是没想到的是谢令姜只是随便问问的。眼见着谢令姜又坐了下来,谢三叔谢安选择崩溃。

  “好长安,你说什么三叔都听的,你的建议很好的,三叔这就派人去通知各府里头,旁边都有园子的把女郎郎君接回家住,要是选择在山学住的,自然丫鬟小厮都要配一个的,否则瓜田李下,岂不是真的礼崩乐坏,那也是不好的。”

  面对着自家的大娘子,谢安还是采取了一种稍微有些柔和的态度,态度不好,小侄女谢令姜可是想也不想的会直接翻脸的。

  谢令姜这才略带骄矜的走向前,对罗阳道:“前面带路。”

  再而后等谢令姜好不容于跟着前去处理了,罗阳忙不迭的跟在后面。

  谢令姜等到了地方,只觉得差点都要笑出声来了。

  这也太搞笑了,这两位怎么回事?

  只见桓玉霞和王孟姜二人都站在那。狼狈不堪,浑身湿透。

  桓玉霞极为委屈的开口:“我都说了我不会洗衣服,你非要说带我一起洗的。”

  王孟姜抹了一把脸上的泡沫,而后茫然开口:“之前百合就是这么教我的,怎么表现出来的和说的不一样的。”

  桓玉霞坐在大石头上,顿时就想哭了,这个山阴学堂究竟在搞什么鬼。

  怎么日子这样苦呢?她想要回家里找阿娘呢?

  “桓玉霞!王孟姜!你们简直就是不成体统,在瞎闹啥呢?”

  谢令姜走上前轻飘飘的开口。

  而后立刻就寻找人过来了,“大娘子,你要做什么?”

  罗阳十分配合的开口。

  谢令姜神情倨傲,含笑的开口。

  “倒也不是做别的,而是绘画,想画美人戏水图,回头你就把这幅画送到长安去。”

  “你要干什么?”

  谢令姜全然不顾此时桓玉霞的愤怒气势,尤为认真的开始绘画起来。

  “你在做什么?”

  桓玉霞腾一声从溪水里头爬出来,而后猛的朝着谢令姜冲了过去,再而后谢令姜转过去了,到了溪水边上,伸手把王孟姜带过来,再而后回过头来对差点抓狂的桓玉霞道。

  “今天还是听话些,明日,你府里头的丫鬟就会过来伺候你了。”

  急冲冲的桓玉霞这时候才停下来,一声水嗒嗒的,好不狼狈。

  谢令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开口。

  “瞧瞧你这般模样,真是个小傻瓜捏。”

  “你们在一旁站着,我替你洗衣裳。”

  再而后在桓玉霞和王孟姜二人崇拜无比的目光里头,轻轻松松的洗干净了桓玉霞的衣裳,再而后便是让罗阳挑了好几担子热水过来,让这两个一身寒气的小娘子洗澡,又把自己的衣裳拿出来给她们两换衣裳,命令这俩人今天只能够在一块儿睡觉。

  终于在日暮的时候解决好一切,看着那个在那里晒衣裳的谢令姜。

  嵇玉山觉得心里头有些异样的感觉。

  为什么一直觉得有些古怪呢?

  谢令姜觉得自己拥有那么多的吃苦耐劳的记忆真不应该,自己明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郎,偏偏在这洗衣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