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贮金闺 > 第一百一十六章:是知己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六章:是知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谢令姜的提醒下,谢安派出的小厮观澜几乎跑断了腿,终于通知了各府里头,而后便能够瞧见的是子鱼带着七八个箱子过来了。

  谢令姜站在那,瞧着这些个箱子,忍不住点了点头。

  这才有种大娘子出街的感觉,就是这么的快乐和气派。

  “女郎,基本上您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妥当了,还有大家寄过来的各种干果,还有路上山下的玲珑阁送过来的新夏的衣裳。”

  “玲珑阁?”

  谢令姜略微有些吃惊,而后想到之前在那处凉亭里头所遇到的那个女扮男装的郎君,心里头只觉得如同猫爪一样的。

  “对呀,女郎,你可能不知道,玲珑阁特别出名的,几乎遍布咱们大晋,甚至说是--”

  说着说着,子鱼有些沉默。

  “怎么了?怎么不继续说?”

  谢令姜看着焕然一新的小园子。

  “以后这地方就叫道玄院了。”

  子鱼这时候才继续开口道:“就算是在中原,匈奴、鲜卑、羯、氐、羌等胡人统治下的的地域,玲珑阁似乎都生意兴隆。”

  “战乱之世最是难行,我知道你心里头在担心什么。只是有些时候,我们也必须要前行。”

  “女郎的心里头似乎装着整个天下,奴婢真是钦佩女郎。”

  “这有什么钦佩的。我们身份不同,因为生而不同,可是倘若我们都怀有相同的祈望。我们就不会面临同样深沉的悲哀。或许说到这里有些深奥,但是我想和你说的是,即使我们身份不同,可是我们的心从来都是生而平等的。”

  子鱼再要仔细的看谢令姜的时候,却只能够瞧见女郎面上的那分几乎捕捉不到的薄凉的神情。

  她要走的道路,是一条人迹罕至,几乎无人前去的路径。

  谢令姜不由得看向远方,只见同样显得凉薄的日光之下的亭子里头站着的三叔。

  谢三叔早已经没有之前表现出来的那番慌乱不已的姿态,含笑的对谢令姜示意。

  谢令姜这时对子鱼道:“你先安排吧。”

  而后子鱼继续去监督了。

  谢令姜则是到了三叔的身边来。

  “长安啊,你觉得这地方的环境好不好?”

  谢令姜笑。

  “这是圣人和三叔再三斟酌考虑之后选的地方,再无论如何也不会差到哪里。”

  “国朝衰弊,我心里头的晋国不是如今的模样。”

  谢安徐徐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陈郡谢氏,偌大的家族,鼎立中原之上也是无比的艰辛的。特别是如今的中原,实在是叫人长叹,当真可惜。”

  谢安还想在说些什么。

  可是忽然被谢令姜拉住了袖子。谢令姜满含泪光的看着三叔,她知道三叔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三叔是谢令姜前生今世最佩服的人,少以清谈知名,屡辞辟命,隐居会稽郡山阴县之东山,与王羲之、许询等游山玩水,并教育谢家子弟。后谢氏家族于朝中之人尽数逝去,他才东山再起。

  三叔多才多艺,善行书,通音乐。性情闲雅温和,处事公允明断,不专权树私,不居功自傲,有宰相气度。他治国以儒、道互补,作为高门士族,能顾全大局,以谢氏家族利益服从于晋室利益。

  三叔为国为民,为江山,也为百姓,可是这样的三叔,心里头怀着的还有一个简单又纯粹的稷下学宫的理想。

  稷下学宫,又称稷下之学,学术博大精深,包含了当时各家各派的思想,有力地促成了天下学术争鸣局面的形成。

  稷下学宫在其兴盛时期,曾容纳了当时“诸子百家”中的几乎各个学派,其中主要的如道、儒、法、名、兵、农、阴阳、轻重诸家。稷下学宫在其兴盛时期,汇集了天下贤士多达千人左右,其中著名的学者如孟子、淳于髡、邹子、田骈、慎子、申子、接子、季真、涓子、彭蒙、尹文子、田巴、儿说、鲁连子、驺子、荀子等。

  尤其是荀子,曾经三次担任过学宫的“祭酒”(学宫之长)。当时,凡到稷下学宫的文人学者,无论其学术派别、思想观点、政治倾向,以及国别、年龄、资历等如何,都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学术见解,从而使稷下学宫成为当时各学派荟萃的中心。

  这是三叔心里头应该有的官学的模样,可是如今氏族势力倾扎,中原又被胡人侵略,礼崩乐坏,就连玄学也一塌糊涂,各式各样的人物在乱象里头猖狂不已。

  如今的晋国实在是乱的不能再乱了。

  三叔心里头的盛世天下,究竟何时才能出现呢?

  谢安眉间的愁绪是如此的浓烈,而谢令姜开口便笑:“三叔,待会你还要上课吧。”

  谢三叔这才收起了愁绪,而后不由得如同孙氏大家一般开口:“倘若我们长安是个二郎2,我们陈郡谢氏至少三代以内不会衰弱。”

  谢长安朗声大笑道:“哈哈,三叔你怎么也重男轻女?”

  谢三叔道:“非也,非是我重男轻女。而是我真正希望在这样的世道,你作为儿郎会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谢长安再不管他,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不远千里的东郡。阮遥集正穿着一身华服,瞧上去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阮少将军少年英才,实在是令人钦佩!”

  “阮郎君风姿卓越,不知道可有妻室?”

  “你胡说什么?阮少将军今年不过十四岁,正是风流倜傥少年郎的时候。哪里来的妻室??阮郎君,你可定亲了?”

  今日阮遥集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借兵,而眼前这些含笑着的老狐狸们,分明各个都是别有居心的。

  而自己恰恰不能叫他们察觉出来自己有何不对之处。

  阮遥集从善如流的含笑开口:“自然是没有,烦请诸位大人替某留意一二。”

  京兆杜氏当家家君笑道:“倘若如此,那便是极好的,不说我家孙女儿年纪尚小,恰好合适,就是说范阳卢氏,清河崔氏的家里头也有好几个小娘子都还不错!”

  阮遥集敬酒,看上去风流写意如同一副极美的画似得。

  “那是之后再说的事情了。”

  这范阳卢氏家主道:“说来也是。上次阮少将军亲自带传国玉玺回京都的事情,叫人钦佩!”

  “来来来!喝!”
sitemap